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113 章 大宋诸臣

第 113 章 大宋诸臣


  皇城、东京汴梁、大宋帝国最高权力所在地,皇宫气派宏大、富丽堂皇,位于中轴线上的金銮殿,被一级级的汉白玉阶梯衬得高高在上,在落日余晖映照下,闪着光,耀人眼目,恍如天帝所居!

  站班罚站的朝会早早就结束了,至高无上的皇帝体恤各位大臣,让大家很早就下班回家,只与几位亲信去了偏殿述话。

  利用这个时间,一些内侍与宫女正在洒扫清除,走路都他们走路都很小心,轻手轻脚,绝不发出半点声音,微低着头,双手拢在下腹部,只看着脚在三米内的地方,显得老实胆怯,胆敢行差踏错半步,一条小命可能就交待了。

  一些关键的门户,禁卫班直开始换班,他们衣甲铿铿,胸挺得很高,个个高大雄壮,威武不凡。

  所有人都规规矩矩,各自按步就班,做着自己的事。

  偏殿中,气氛很好,皇帝宋徽宗赵佶正当年富力强,自信十足,着一身青色道袍,手上拍打着几份奏章,微笑着打量近臣蔡京:“蔡卿,说过多少次爱惜羽毛,怎么就做不到呢,这又有人弹劾你了。”

  听到有人弹劾,蔡京还没说话,旁侧一脸大胡子的枢密使童贯帮着旁敲侧击:“不招人妒是庸才,天下赋入之数悉倍于前,是蔡相之功也!”

  童贯身量高大,本身为宦官出身,偏又一脸大胡子,时人皆以为奇,还有人传说他没有阉割干净,有人说要再割一刀才放心。

  虽知是因为阉得迟了才有胡子,依旧叫皇帝有点犯嘀咕,加之赵佶自诩仁君,因而童贯常年外放,并不怎么进入内庭。

  此人偏偏颇有勇力,精通军事,在西北与西夏大战连场,立下军功,拓地数州,深得徽宗宠信,以宦官之身得入枢密院,掌军权,与徽宗赵佶君臣相得,关系极好,说话也比较随便。

  蔡京在神宗朝时,便被王安石认定有宰相之才,徽宗重用他后,中外靖绥,年谷登稳,国库充盈,实在是搞经济的一把好手。

  天天都有弹劾,蔡京早都习惯了,他躬身施礼,语态轻松:“陛下圣聪明断,微臣忠心可昭日月,也不知这些人又弹劾微臣什么?如有不当之处,还请陛下责罚。”

  赵佶笑道:“你的忠心,联都知道,平时还要好好为联办事,又在弹劾你大兴土木,奢侈无度!”

  蔡京最不怕的就是弹劾他花钱,因为这钱都是花在皇帝身上的,皇帝极为聪明,这些事,他明白得很,这种弹劾不痛不痒,分明是在帮自己固宠呀!

  假意赔罪道:“微臣知错,前时微臣视察府库,见到穿钱的绳子都朽了,许多铜钱锈得满满都是青绿,若是再不拿出来用,这些钱都坏了。微臣只是用掉旧钱,好给库里腾点地方,以备进新钱。”

  宋徽宗大乐:“元长啊元长,你这惫赖之徒,这哪里是自辩,分明是说自己有功!”

  白时中凑趣道:“圣天子在位,海偃河清,钱财取之不歇,用之不尽,外头哪位小小官员哪里知道朝廷现在不差钱!”

  童贯不为人知地撇撇嘴,同样是宰相,白时中比蔡京差得太远了,除了阿谀奉承,一点建树都没有,偏偏这种人,事做得少就没错处可抓,人缘极好,不象蔡京与自已,天天都能收到弹章,那天没有弹章反而是怪事。

  童贯与蔡京彼此欣赏,从多年前就结成奥援,他对蔡京十分尊敬。

  蔡京正在做经济改革,提出“丰、亨、豫、大”的理论,这玩意说起来高大上,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刺激消费,大伙使劲花钱,钱流动起来,带动经济增长。

  当然,这会儿改革还没有进一步深入,但皇帝手里的钱开始多了起来,蔡元长极擅抓钱,这是皇帝信任他的根本。

  多年以后蔡京还会搞全面市场化的尝试,把政府控制的手工业场、盐、铁、酒等等全部交到民间,放弃官方垄断,让商人来决定生产、运输、定价。

  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蛋,现在仅仅是丰、亨、豫、大以及当十大钱就已经让民间骂声不绝,为什么呢,花钱的是皇帝和政府,老百姓得交更多地钱,看你天天花钱自然要骂。

  社会没有发展到这一地步的时候,蔡京太超前了!把全国的钱都用各种方式整到皇帝手里,再花出去,以后此人会被称为六贼之首,名声极差,命运极惨!

  童贯自己主抓军事,得蔡京的经济支持,无后顾之忧,两人相得益彰,共同发展,共同进步。

  “童卿,近来北方消息如何?前时曾说北方有变,最近怎么没有提了?”赵佶把奏章丢在案几上,询问明显有些走神的童贯,刚才说有弹劾只算是对蔡京小小敲打。

  “启禀陛下,正要向陛下道喜,北方最近变化颇多,太祖时留下的封桩钱或许很快就能用到。”

  当初石敬瑭把燕云十六州尽献给了契丹人,赵匡胤燕云十六州的失去感到很惋惜,于是就设立了“封桩库”,这里面存放的都是来自从各个割据势力收缴而来的金帛。赵匡胤向身边的心腹透漏了“封桩库”的作用就是用来向辽国赎回燕云十六州的。如果辽国人不答应宋朝赎回燕云十六州的请求,那么就用“封桩库”里的金帛来招募精兵勇士武力收复燕云十六州。

  “不要卖关子,何不写奏本上来?你不知道联天天都在关心北面之事?”

  赵佶表情有点急切,连蔡京与白时中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童贯,眼下西北党项被打败,只余北方大辽乃心腹大患,占着燕云十六州,从地型上来,居高临下,压得大宋喘不过气来,不得不年年送上岁币,大宋君臣深以为耻。

  大辽国力虽然不如大宋,但它骑兵众多,北地苦寒,勇士耐战,大宋君臣与之相处,总得小心翼翼,看人脸色,巴不得大辽出事。

  “陛下,辽国北边一伙蛮人建国,国号为金,骚扰辽国背后,前几日有信使回来,说是金国将派正式使节前来朝觐,这是大喜之事,此其一也!第二是,臣与年初,派出一支小部队,走海路绕行,想去联系金国,未料在南海府为狼群所围,就要败亡之时,被渤海人所救,渤海人竟是也要商量举事!听说各部集结亦有数万之众,如今,辽国背部有金,肋部有渤海,四面起火,正是败亡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