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穿越之铁血武侠 > 第 142 章 紫锃

第 142 章 紫锃


  青色与金色辉映,溅起许多五色尘光,闪烁着,明灭不定。

  “不可以,绝不妥协!”

  一个声音高亢地在丁一脑内鸣响,引起丁一极大不适,头晕,想呕吐。

  金牌跳荡得厉害,这跟丁一心中所想,指物为宝的应用似乎有些不同,指物为宝这一道法力本是预留,按道理应该很强劲才对。

  丁一并不知道,这份卷轴是轮回殿复制得来,文字内容没有问题,但那道复制的法力就差太远了,多宝道人做原版卷轴时,接近准圣,一道法力,就是一条黄河也能炼化,当然,法力越高深,越注意生态平衡,不会凭白造杀孽,一般人家不会做这事。

  而复制的,法力聊胜于无。

  防护机制也因为是复制,丁一才那么容易得手。

  运转真元,脑内清冷,好了一些,本来神情轻松的丁一,慎重起来,盘腿坐下,五心朝元,闭目冥思。

  刚刚消停没一会儿,声音再次响起。

  “我是地球百亿人的未来,不能够从属于任何一个人!”

  那道声音急迫,紧张,尖锐!

  还带着机器特有的噪音,滋拉着响,耳膜有穿孔的危险,吓人。

  “滚出去!”

  电子音似要突破天际,丁一脑仁疼得厉害。

  青光与金光如同战阵,明灭交缠一阵后,便形成了稳固的形势,青光如同浪潮,奔涌澎湃,金光好象海防河堤,坚固稳重,一时瑜亮,互不相让。

  指物成宝这道法力不受丁一指挥,丁一咬牙苦忍噪音,期待早点收服金牌,好穿梭时空回家。

  他没想到金牌里竟有主持者,有独立意识,反对成为他的法宝,而且还很激烈。

  “滚开!去死!!”

  这次声音与前不同,浑厚重拙,如洪钟大吕,恢弘盛大!

  随着这道声音,三道金色光点,自金牌内飞出,重重击打在青光之上。

  金色光点内敛了无穷光华,撞击之时,强光爆闪,尽管丁一闭目,眼皮下的眼睛疼痛难忍,险些让他叫出声来。

  撞击后,金色光点湮灭无踪,青光被撞得穿窗而出,飞遁不知去向。

  之前的动静,无声无息,所有的声音,直接振动丁一的识海,是意识的交流,这最后的强光爆闪,来得快如迅电,普通人眨眼的工夫,还以为只是幻觉。

  白素贞正与阴冶平说话,突然强光闪烁,惊道:“什么东西?”

  一步跨上房顶,向大厅所在方向望去。

  法眼之下,大天白日里,青光无处遁形,白素贞袖子当空一卷,延展无限,一圈一圈,如一朵盛开的玫瑰,层层卷去,要困住青光。

  青光灵活,似有灵性,转了半圈,调头又向丁一窗户钻去。

  大袖飘忽,有点追之不及,白素贞甩甩头,纤指前指,娇哧道:“疾!”

  乌云般的盘发里,紫色发簪迅电般穿出,太快,带出一溜尖啸和紫光,后发先至,妥妥地扎在青光之上。

  青光变淡,如烟如雾,氤氲在发簪周围,稍后,消失无踪。

  “回来!”白素贞招手。

  发簪在窗前震动了几下,啪的一声落在窗台,依旧振动不休,象一条离水的鱼,挣扎着,却没能回应白素贞的召唤。

  扑,一只大手吹枯拉朽,破开窗棂,捏在发簪,发簪落入丁一手上,立刻安静了。

  丁一在窗前出现,将发簪举到眼前,仔细观瞧,发簪通体紫色,紫得透亮,顶端呈龙形,略有缕空,材质怪异,尖端锋锐。

  发簪打磨这么锋利不怕误伤么?

  将发簪摊在手心,举起来,问高处的白素贞道:“你的?”

  白素贞面无表情,道:“宝物择主,既然它落入你手,便是你的!”

  ‘我要发簪做什么,女子贴身之物,订情信物么,男女私相授受,置阴冶平于何地?’

  丁一心思怪异,听到白素贞说是宝物择主,问道:“这是何宝物?”

  白素贞淡笑,语气亦是轻飘飘的,没有半点重量,似乎不会落地般:“你问它!”

  丁一狐疑地看向发簪‘这要怎么问?’

  “姐姐,什么事?”小青自从修成人身,灵觉惊人,她与白素贞就住在隔壁,发现白素贞异动,来得比阴冶平都快。

  “无事,走吧!”白素贞转身跃下房顶,回去了。

  小青注目一会紫色发簪,脸有不悦之色,终究没有对丁一说什么,招呼跟来的阴冶平:“走了!”

  阴冶平骚骚头发,看看窗口的丁一,看看他手上的发簪,笑笑,走了。

  噫,有动静,丁一暗凝紧张,手却托着发簪不动。

  发簪缓缓变大变长,丁一手心有点痒,不自觉地握紧,方才发现,握持住的是剑柄,发簪化作一柄神异长剑,通体紫色,剑脊上,许多繁复的花纹,神秘玄奥,锋锐处发出莹莹白光,白光里,隐有紫色神龙,瑞气氤氲,宝光十足。

  长剑轻颤,有一种孩童濡慕父母的欢乐情绪传来,抚摸剑脊,心意相通的感觉油然而生,此剑当真认自己为主?

  拨掉一根头发,轻轻放在剑刃上,虚不受力,却立刻断为两截。

  划条弧线,带出一片深紫!

  好剑,丁一赞叹,只是这色彩,太适合女人,拿不出手见人,凑和用吧。

  心里正想着色彩,紫剑就起了变化,紫色渐退,剑脊处,两条深深的黑线从柄延至剑尖,其它位置,色作银白,寒光凛冽,似有无穷冷意,繁复花纹亦是消失不见。

  “好!”丁一赞道,这剑竟然能隐去光华,褪去神奇外相,不愧法宝。

  习武之人,谁不想要神兵利器,喜悦同时,还有不足:“还得去做个剑鞘,做个什么样的呢?”

  意念方动,隔壁上传来丝丝黄气,兵器架上传来丝丝白气,院内植物上传来丝丝青绿之气,这些各色杂气包裹向丁一手上长剑。

  “这是怎么回事?”丁一信手挥动,那些杂气附着剑身,甩不掉。

  没一会,杂气变成了一只古色古香的剑鞘,剑鞘上,镂着两个篆字:“紫锃”。

  收回剑鞘,插拨两次,铿铿作响。

  院外守卒声音这时才传了进来:“主公可好?”

  “无事,叫几个匠人,把窗户重新给我做一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