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973章 最强对决(三)

第973章 最强对决(三)


  973最强对决由收费提供观看!

  有时分,活着不一定是成功,死了也不一定是失败。[ w w w.h a o 1 2 3.s e ]叶谦和鬼狼白天槐之间的感情,没有人可以明白,即使是和他们有着非常默契的林枫,也不能完全的体会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友谊。或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数。

  皇甫擎天等人茫然的看着他们,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唯有一旁的王雨,此时曾经是泪眼朦胧,不知所措,浑身不住的颤抖着。其实,她和鬼狼白天槐没有什么,也非是什么情人的关系,当日在老爹的葬礼之上,也不过是做戏给叶谦看而已。

  王雨的心里无时无刻的不牵挂着叶谦j市的那一次诀别,让她对叶谦有着很深的愤恨,觉得本人的深情错付,有些难以承受。有意间,她遇见了鬼狼白天槐,后者为了能和叶谦一战,而且为了迫叶谦可以全心应战,因此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可是,鬼狼白天槐似乎有些低估了叶谦对他的友谊,一切的心血似乎毫无作用。

  和鬼狼白天槐长工夫的相处,王雨对这个不善言辞,沉默寡言的男人从心眼里佩服。她也可以从和鬼狼白天槐不经意的聊天之中,感遭到他对叶谦的那份友谊。只是,男人之间的情感,往往女人很难可以了解。她也曾试着去化解,可是杯水车薪,鬼狼白天槐还是那么的执着。

  她不希望叶谦死,那是由于爱;她不希望鬼狼白天槐死,那是由于怜惜。女人天生的母,让她对鬼狼白天槐的遭遇非常的同情,让她觉得鬼狼白天槐的生活是如何的凄惨。刚刚看到鬼狼白天槐将叶谦打飞出去,王雨的心就仿佛是被利刃刺穿了一样,痛彻心扉,假设可以,她真的希望这一切本人可以替他承受上去。

  林柔柔是叶谦第一个女人,而王雨却也是和叶谦有着非常纠葛的女人,她的初吻是被叶谦给无情的剥夺而去,从那一刻起,她的脑海里无时无刻不是充斥着叶谦的身影。那一颦一笑,仿佛都是那么的人,让王雨沉醉。还记得当初在烧烤店外,王雨看见叶谦和秦月在一同亲密的容貌,让她的心里仿佛是针刺一样的疼痛,不顾笼统的和秦月对战。

  其实,在叶谦的心底,对王雨还是有着一些感情的,否则,当初也不会对王雨选择那样的做法。只是,或许是缘分未到,他们之间由于种种的事情,最后才导致这样的场面。

  叶谦拔出本人的匕首,气劲溶入到血浪之上,使得血浪的红光大涨,刀身之上,犹如血活动。鬼狼白天槐嘴角浮起一抹浅笑,从怀里掏出了本人的匕首,饮血刀。都说刀是有灵的,一点不假,血浪和饮血刀仿佛也末尾了比赛,纷纷的颤抖起来,杀气弥漫。

  假设说刚才的对决不过只是一场牛刀小试,那么如今的这次,才是真正的生死对决。一切的人,瞬间的屏住了呼吸,他们知道,叶谦是动了真格的了。二人只怕不会再像刚才那般,相互的推让了。

  叶谦体内的螺旋太极之气,末尾疯狂的运转起来,丹田之中,那颗“黄豆”普通的东西不停的释放出气劲,游走于叶谦的周身百骸。刚刚那一拳的伤势,也仿佛好了许多。风停,可是叶谦的衣服却是无风自动。

  鬼狼白天槐也是普通,浑身上下似乎被包裹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手中的饮血刀,泛着赤红的光芒。这一战,似乎他们单方都有所成长,气劲外放,这对于古武者来说,是朝思暮想的事情。虽然,并不是很波动,但是却的的确确让人感遭到了那份气劲外放的气势。

  “当”,二人骤然间冲刺,兵刃相交,发出一声脆响。一触,即收。二人完全是以打,到有些让人美不胜收。这才是真正的龙虎之争,让人看了只觉得痛淋漓,畅不已。但是,此时的王雨却更是将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紧紧的盯着场上,浑身不住的颤抖。

  二人似乎没有任何的留手,一副要致对方于死地的架势。但是,只要他们单方心思清楚,这样的攻势并不足以要了对方的命。那看似淋漓畅的打斗,单方虽然看似出尽全力,实则却是都有留手。

  天下武功,唯不破。二人皆是一触即收,的让人无法看清楚。叶谦手中的血浪,宛如来自地狱的催命修罗,滑过一道赤红光芒,刺向鬼狼的胸口。鬼狼白天槐也不敢逞强,手中的饮血刀如闪电,直刺叶谦的咽喉。众人似乎曾经看见了却局,两全其美的结局,双双的死于对方的手中。

  但是,理想会是这样吗?眼看着单方的匕首就要刺进对方的身体,鬼狼白天槐突然间手段一翻,饮血刀从叶谦的脖子旁边刺了过去。鬼狼白天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愁容,摆脱的愁容,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惬意。

  鬼狼白天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叶谦不由的大吃一惊。虽然叶谦早就料到鬼狼白天槐是成心寻死,可是他根本就无法做到亲手杀了鬼狼白天槐。仓促之间,叶谦曾经没有办法发出本人的招式,只得手段一翻,血浪避开了鬼狼白天槐的致命之处,刺进了他的身体。“噗”的一声,匕首刺进皮肤的声响明晰可闻。叶谦整个人突然的愣住了,慌忙的上前扶住鬼狼白天槐,颤抖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鬼狼白天槐惨然一笑,说道:“这样不是更好吗?最少,我化解了华夏古武界的争斗不是吗?”顿了顿,鬼狼白天槐接着说道:“叶谦,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不断都是,你让我如何能对你下死手呢?可是这么多年来,我被仇恨不断的折磨着本人,煎熬着本人。假设不是我,我大哥又怎样会死呢?只要我死了,才能摆脱,否则我一辈子都要忍受良知的煎熬。这样也好,至少,我可以去和我大哥见面了。”

  “不,你不能死。”叶谦说道,“你怎样能这么无私?你死了是依然如故了,可是我呢?你既然当我是兄弟,那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无法承受本人杀死兄弟的痛苦,难道你就让我承受亲手杀死本人兄弟的痛苦吗?”

  “我不断都是这么无私的,难道你不知道吗?”鬼狼白天槐说道。

  “不,你这都是掩耳盗铃的话,我知道,在你的心里,不断都想着要回归狼牙。你也从来没有一刻遗忘过狼牙,遗忘过本人是狼牙的人,否则,你就不会有数次的帮我,不是吗?”叶谦说道,“你一定要活着,好好的活下去。”

  “有件事我必需要和你说清楚,其实,我和王雨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我不过是想应用王雨来迫你和我一战,让你可以不顾一切的杀死我。”鬼狼白天槐说道,“叶谦,我真的很羡慕你,有这样的女孩子默默的守护着你,你是幸福的。王雨是值得珍惜的女孩子,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呵护她。”

  “不要说了,你如今什么也不要说,我马上送你去医院,马上送你去医院。”叶谦急切的说道,眼眶内,不由的滑落出滴滴的泪珠。

  鬼狼白天槐悄然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叶谦,不要送我去医院,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走吧,让我静静的在这里躺一会,我好累,真的好累。”说完,鬼狼白天槐渐渐的闭上了眼睛,任由叶谦呼喊,却没有丝毫的回应。

  “我送你去医院,我送你去医院。”叶谦有些发狂的说道。转头看向皇甫擎天,叶谦吼道:“叫救护车,叫救护车在山上等,点。”

  皇甫擎天不敢有迟疑,慌忙的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叶谦可不管鬼狼白天槐会不会恨本人,他如今只想将鬼狼白天槐送到医院,他不能让鬼狼白天槐死。抱起鬼狼白天槐,叶谦发疯似的朝山下奔去。

  阎冬看到这一切,不由悄然的摇了摇头,仿佛一切早曾经在他的预料之中。阎冬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愁容,喃喃的说道:“魔门的列祖列宗,非是阎冬不为,真实是有力为之。既然输了,阎冬就该遵守诺言。”这,似乎是一句宽慰本人的话,理想也的确是这样。

  在他遇见鬼狼白天槐的时分,和他相处了一段工夫之后,他就曾经清楚鬼狼白天槐所谓的代替本人去和叶谦决斗,去决斗魔门的去向,实则是一个变相的协助叶谦的办法。他非常的清楚,换做其别人,或许会不赞同,可是他却选择了答应。他并不是很喜欢中原这边的生活,更喜欢的反而是西部那种风吹草地现牛羊的生活,可是列祖列宗的严令他却不得不从,独一的办法,就只要找一个本人说的去的缘由了。深深的吸了口吻,阎冬喃喃的说道:“值得尊崇的年轻人,我会一辈子记住你,鬼狼,很风趣的绰号。”话音落去,阎冬转身从另一个方向走下山去。

  求一下pk票,有的冤家们帮忙砸下啊

  由收费提供观看!

  [ w w w.h a o 1 2 3.s 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