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1022章 惊人的秘密

第1022章 惊人的秘密


  1022惊人的秘密由收费提供观看!

  &n..bsp;欧阳明轩,欧阳家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人才,被尊为东南三公子之一,掌管着欧阳家大半的产业运作。[ H a o 1 2 3 中 文 网 ]他会是一个傻瓜?显然不是。任何一个大的家族,都会有着血腥的争斗,欧阳明轩可以在这种争斗之中锋芒毕露,显然不是一个复杂的角,无论是心机智谋还是城府都是相当的深沉。东南王万羽中跟他玩把戏,分明有些关公面前耍大刀的嫌疑。

  他在明知道东南王万羽中曾经有了背叛之心的状况之下,怎样会那么傻的不换地方寓居,任由着东南王万羽中派人来杀害本人呢?培育一条东南王万羽中这样的狗,是非常不容易的,假设没有必要的话,欧阳明轩并不想动他。可是,既然东南王万羽中不知悔改,那他也就只要挥泪斩马谡了。欧阳家这么多年,怎样能够会任由着东南王万羽中发展?怎样会不派人监视他呢?那根本就是不能够的事情。

  王庆生的出现,只是让欧阳明轩愈加的确定了东南王万羽中的野心罢了,他也没有想过要让王庆生去接替东南王万羽中的地位。由于,一个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本人主子的人,怎样能值得信任?像他这样小心慎重的人怎样会不知道东南王万羽中在本人的车内动了手脚呢?他很清楚,只是没有揭破而已。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欧阳明轩根本就用不着费多大的力气,就轻而易举的将东南王万羽中和王庆生全部的处理了。东南王万羽中是临死也没有想到,本人棋差一招,居然被欧阳明轩给玩弄了,和王庆生一样,死不瞑目。

  欧阳明轩从外面走了出去,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东南王万羽中的尸体,冷笑了一声,说道:“跟我玩,你还嫩着点。不过,能让我这么费心的对付你,你也算是一个人物了,惋惜,你选错了对手。”

  接着转头看了一眼那些手下,欧阳明轩接着说道:“杨天的骨灰你们知道在什么地方吧?拿出来,送回给黑寡姬雯。特地告诉他,万羽中曾经被我就地正法了。”说完,欧阳明轩悄然的皱了一下眉头,暗暗的想道:“叶谦,无时机还真的很想跟你比赛一下。”

  西宁市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情,假设欧阳明轩还不清楚的话,那他这个欧阳家的未来接班人可就算是废了。他也细心的调查了东南王万羽中和叶谦因何产生的矛盾,也调查过叶谦的底细,结果显然是让他吃惊的,叶谦的权利居然是如此的弱小。作为一个聪明人,欧阳明轩知道本人应该如何的去选择,即使不和叶谦做冤家,那也相对不能做敌人。不过,这次本人的刻意示好,说不定会让叶谦对本人产生好感,接而,达到一种利益联盟的关系。

  西宁市的一家茶馆,阎冬、叶谦和墨龙坐在二楼靠窗的地位上,面前摆放着腾腾冒着热气的茶水。

  叶谦看了阎冬一眼,说道:“阎门主,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了。假设没有你的话,只怕明天的事情真的就很难处理了。”

  阎冬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叶小子,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吗?”

  叶谦茫然的摇了摇头,的确很猎奇为什么阎冬对本人会那么看重。阎冬浅笑着说道:“你跟我年轻的时分很像,而且,你的身上有着让人忍不住折服的魅力,可以在潜移默化之中影响一个人。当初,我明明知道鬼狼白天槐提出和你决斗是为了协助你,是为了化解古武界的矛盾,可是我却依然答应了他。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解的摇头,叶谦说道:“这个也的确是我感到很猎奇的一件事情。”

  “其实道理很复杂,由于你们两个让我感动。其实,对你们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虽然不多,但是却也被你们之间的那份兄弟之情触动。作为一个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一份担当,而你们这种似敌非敌、似友非友的关系却愈加的表现出你们的担当。况且,我对古武界的争霸根本就没什么兴味,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也是一只脚迈进阎王殿的人了,还追求那些做什么呢?所以,我情愿赌一把,赌一下我本人的感觉对不对。结果,我赢了。”阎冬说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岁,或许就会明白了。所谓的势力所谓的利益,甚至是江山美人,那都不过是稍纵即逝,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生命!”叶谦一语中的。

  “不错,是生命,假设你一个人连本人的生命都没有了,那追求那些还有什么意义呢?不管你打下的江山有多大,最后掩埋你的,也不过只是巴掌大的一块黄土而已。人生是短暂的,与其破费那么多的心思去争斗势力,倒不如潜心的修炼,和宇宙化为一体。呵呵,说的有些深奥了。不过,这句话,你知道是谁跟我说的吗?”阎冬说道。

  叶谦茫然,摇了摇头,问道:“是谁?”

  阎冬眼神变得有些忧伤,不自觉的看了窗外一眼,仿佛是在回想着什么事情似的。许久,阎冬渐渐的回过头来,说道:“这个人就是你的父亲,叶正然。”叶谦不由一阵惊惶,诧异的看着阎冬,有些不明所以。深深的叹了口吻,阎冬接着说道:“其实对于当年的事情,我不断都很愧疚,假设我早就知道的话,是相对不会让我师弟付十三和你父亲比武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父亲居然会死在那场比武之中,据我所知,你父亲对于武术的了解,曾经远远的超出了我们。我以为,付十三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那时分我父亲受伤了,是重伤。”叶谦说道,“我父亲太好强,想创新,结果,受了重伤。”

  “难怪。”阎冬豁然的说道。“其实,直到明天,也没有人会置信我和你的父亲其实是一面之交,他对武术的了解惊世骇俗,让我也不由的产生了浓重的兴味。”阎冬说道,“你父亲跟我说过,人身体的潜能是无量无尽的,只需可以合理而又完全的开发出来,所取得的成就将会非常的庞大。甚至是,与天地同寿。或许你会觉得有点夸张,当时我也是这样觉得,不过你父亲却是彻底的降服了我。我们魔门的秘籍中也曾记载过,只不过,华夏这么多年的朝代更替之中,经过了有数的大灾大难,很多高深的武学其实都曾经失传了,传播上去的也不过只是一些皮而已。而你父亲所专注的,就是另一种对武学的研讨。”

  顿了顿,阎冬又接着说道:“你父亲是一个典型的武痴,应战过古武界一切的高手。不过,他却是下手很有分寸,从来没有伤过一个人。你也是习武的人,应该比我清楚,有时分杀一个人反而愈加的复杂。你父亲也常常的跟我讲起他对武术的了解,也教授过我关于他研讨的心得。经过我本身的状况来看,足以证明你父亲的伟大成就。我敢说,如今的古武界,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这完全是得益于你的父亲。”

  叶谦不由的一阵惊惶,被阎冬的话弄的有些吃惊,他完全没有想到,本人的父亲会和阎冬有这样深沉的友谊。那个时分,魔门应该是被一切的古武者所提防的,可是本人的父亲却可以丢弃成见,和阎冬讨论对武学的见地,这份信任可想而知。叶谦似乎有点渐渐的了解,为什么阎冬看到本人和鬼狼白天槐比武的时分,会情愿赌一把了。

  “无时机的话,我们好好的谈一谈。你父亲走的太早,也没能给你留下什么,他留在我这里的那些阅历,我可以全部的告诉你,或许对你的未来会有一些协助。”阎冬说道。

  “其实我父亲给我留下了最宝贵的东西。”叶谦说道,“他曾经在我的身体内注入了一股气劲,非常的弱小,否则,我也不会在这么短的工夫内就拥有这样的修为。”

  阎冬浑身一震,接着说道:“果真是先驱者啊,他对武术的了解已非是我们这些俗人可以了解的了。”语气之中,充满了感叹和敬仰,能让魔门的门主这样尊崇的人,或许,这江湖上只要叶正然一个人吧?

  顿了顿,阎冬接着说道:“我想,你当前的成就或许还要凌驾你父亲之上。不过,你俗事太多,不能像你父亲一样专注武学,所以在武学上或许会显得慢一些。不过,你却有很好的条件,有你父亲为你打下的根底。等我把你父亲的那些个阅历告诉你,你本人再渐渐的揣摩,能了解多少就多少。”接着,阎冬转而说道:“我们还是先说说你和杜伏威决斗的事情吧,你们的胜算有多少?”

  深深的吸了口吻,叶谦说道:“实不相瞒,刚刚我和墨龙跟杜伏威交过手,满打满算的话,我们最多也只是能和他打一个平手..

  ..

  由收费提供观看!

  [ w w w.h a o 1 2 3.s 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