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1207章 最痛的伤害

第1207章 最痛的伤害


  [ w w w.h a o 1 2 3.s e ]金伟豪的过去的确卑微卑微的让人心痛从小得不到别人的认同甚至得不到本人家人的认同这在金伟豪的心里会形成多大的一个伤痕啊叶谦不得而知但是心里却是对金伟豪越发

  的同情起来

  但是叶谦却也从落雨的话语里似乎听出了另一层的意思似乎落雨不只仅是在替金伟豪感到不值和惋惜也是在对本人的事情抱怨看了落雨一眼叶谦说道:“金伟豪如今在唐门跟

  我的表妹如今相处的很愉快听他说我的表妹很像他以前的女冤家我也跟我的外公磋商过假设金伟豪表现的好的话就让他入赘唐家继任唐家的家主之位”

  落雨不由的浑身一震有些惊诧的看了叶谦一眼“怎样?你觉得金伟豪还有会金家的必要吗?呵呵那样的家人不要也罢”叶谦说道“不过我清楚在金伟豪的心里还有着一个很难

  解开的疙瘩也不能够是永远不见金家的人的我也不怕假话告诉你我也答应了金伟豪助他对付金家”

  落雨没因由的浑身一颤接着说道:“你还是不了解少爷的为人啊少爷他不是这样的人”

  悄然的愣了一下叶谦悄然的耸了耸肩说道:“这并没有关系呵呵我答应他的只是帮他夺得金家的家主之位而已至于他想怎样对金家的人这跟我没有半点的关系这是金家的家事

  我也不会去手的倒是你我觉得你心里似乎也隐藏着很深的事情呢假设我没有看错的话其实你也恨金家是吗?”

  此语宛如晴天霹雳猛的打在了落雨的身上让她浑身不自主的颤抖起来落雨惊惶的抬起头看着叶谦接着说道:“不错我的确恨金家假设不是金家给了我这样的一个身份的话我和

  他就不会是那样的结果他也不会死不过我是不会背叛金家的要怪也只能怪我本人我的命就是这样”

  悄然的耸了耸肩叶谦说道:“我从来不置信命运所谓的命运不过只是本人给本人寻觅的一个逃避的借口而已假设我整天的在怨天尤人的责怪命运的话我的未来会是一片阴暗我

  也不会有明天我置信人定胜天”顿了顿叶谦又接着说道:“我很想知道在你的心里对金家的忠实到底是指的什么?是忠于金家还是忠于某个人呢?金伟豪也是金家的人假设他和金

  家发生冲突的时分你会选择协助谁呢?到底什么样才是忠什么样又是不忠呢?哼我想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吧?”

  深深的吸了口吻叶谦接着说道:“说说吧你这次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假设只是想知道金伟豪的事情你该知道的都曾经知道了假设是为了金家来打探音讯的话你可以带个话给

  金家的人他们想动我的话虽然放马过去只需他们可以承受的住我的报复”

  悄然的摇了摇头落雨说道:“这次来只是顺路过去而已次要是来参加沈朝阳的葬礼当然这种事情本来是不需求我来的但是我知道你在所以特别的过去找你我只是想让你转达少

  爷一句其实金家的人曾经知道他跟你联络上了他们是相对不会允许少爷来的甚至会不惜杀了他假设你真的拿他当冤家的话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劝劝他让他放弃报复金家的打算好好

  的过他未来的生活吧”

  悄然的耸了耸肩叶谦说道:“对不起我可以帮你把话转达给他但是我不会劝他他怎样选择那是他的事情而且我也不以为他会惧怕金家的人杀他置信这么多年他对金家的人曾经

  是绝望透顶了吧?心早就曾经伤透了不在乎再多被损伤一次还是那句话我很想知道你是什么立场?”

  “你放心吧我不会对付少爷的”落雨说道“他母亲生前拿我当姐妹一样的照看对我很照顾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对少爷动手的”

  “假设是金家的人让你动手呢?你可别忘了你是金家‘风雨雷电’其中之一假设金家的人让你杀了金伟豪你会怎样做?”叶谦问道

  “假设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只要选择死了”落雨说道

  悄然的撇了撇嘴巴叶谦说道:“有时分我真的很不明白你们这种人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人应该是有思想的动物不是被人应用的工具而你们即使明知别人只是拿你们当工具

  看却还是死心塌地为了什么?”

  惨然一笑落雨说道:“由于是金家给了我生活下去的时机是金家在我最困难的时分帮了我一把”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将你们培育成他们的一个工具一个杀人的工具?而且这么多年来我想你欠金家的也都应该曾经全部还清了没有必要再为他们

  活下去应该为了本人真正的活一次”叶谦说道“我见过杀手世界上大名鼎鼎的杀手但是我不断觉得杀手也是应该有本人的思想也是应该知道是非对错最少懂得大是大非不是吗?就

  像林枫他算是杀手界的顶尖了吧?而你呢?”深深的叹了口吻叶谦接着说道:“我似乎说的有点多了”

  “其实我也很猎奇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又会用什么办法对付金家我知道你灭掉过上官家族可是你要肃清金家可比上官家的实力强太多了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哦”落雨

  说道

  “有困难点才有意思嘛我喜欢应战高难度假设金家太不堪一击的话我也会觉得没什么意思从而得到兴味”叶谦说道

  “好了我该说的都曾经说了后会有期”落雨没有再持续的说下去“记住我的话金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假设能够的话你最好还是劝劝少爷我不希望他……哎!”话说道一半落

  雨无法的摇了摇头转身就走了出去

  迈出去几步之后回过身说道:“不介意由你付账吗?请美女吃饭应该是男士买单哦?”

  叶谦翻了一个白眼没说什么虽然刚才落雨的话说的有些个不置可否但是叶谦其实曾经感觉出来了落雨的来意那是来正告本人一声金家的人预备对付金伟豪了所以让他转告金伟

  豪这的确是有着很大的能够毕竟金家的人只怕是不敢随便的动本人的毕竟本人在华夏的关系太错综复杂了金家不是傻瓜事出有因的招惹本人这样一个敌人而且这一切的根本都在

  于金伟豪只需杀掉了金伟豪的话一切就都可以处理了

  照这样看来叶谦觉得这个落雨还是有着其残忍的一面至少她对金伟豪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关爱付完帐叶谦走出了餐厅落雨曾经消逝在黑暗中看不见她的身影就仿佛她从来都不曾

  来过一样

  叶谦上车坐下掏出手机拨通了金伟豪的电话片刻之后对面响起了金伟豪的声响“叶先生!”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叫我?我们关系就真的这么生疏吗?”叶谦无法的摇了摇头说道“直接叫我名字吧这样我习气一点”顿了顿叶谦接着说道:“刚才我跟落雨聊过她也跟

  我说了很多的事情”

  “都说了些什么?”金伟豪问道

  “你的过去”叶谦说道“不介意我知道这些吧?”

  甜蜜的笑了一下金伟豪说道:“介意你不也是知道了况且这些根本也不是什么秘密我的过去就是一部充满了无视的悲剧所接触到的只要白眼、仇恨和暗杀哼多可笑的一个家族

  啊”

  “我很想知道当初绑架你的人是谁?金家的人?”叶谦问道

  悄然的点了点头金伟豪说道:“是那个女人下的手我真的很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在金家那么的不受注重根本就不会要挟到她她居然还要这样对我真是可笑”

  虽然金伟豪没有说出名字但是叶谦也可以猜得出来他口中的那个女人到底指的是谁只怕是她那个很有心机的后母吧?“她还跟我说了一件事情金家的人知道你找了我所以预备

  杀你”叶谦说道

  “我知道”金伟豪并没有吃惊也没有伤心这些年他的心伤的曾经够了曾经没有了感觉这样的事情他根本不会感觉到吃惊和伤心

  叶谦却是悄然的愣了一下不明白金伟豪是怎样知道的诧异的问道:“你是怎样知道的?”叶谦置信这个音讯金家还没有付诸举动否则落雨不会到如今才来告诉本人所以金伟豪

  可以知道这个音讯让叶谦不由的觉得有些个惊惶忍不住想金伟豪不会在金家有卧底吧?

  [ w w w.h a o 1 2 3.s 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