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1663章 洪凌

第1663章 洪凌


  [ H a o 1 2 3 中 文 网 ]朱艳的功夫相当不错,叶谦也不敢掉以轻心,一切,早就有所算计预想,本人一拳打过去之后,朱艳一定会用匕首刺过去的,所以,那一招不过只是虚招而已然后拿捏好机遇,在瞬间身子侧移,打朱艳一个措手不及在这计算中,叶谦的想法是,就算不能让朱艳得到战役力,最少也要重创她

  不过,叶谦显然有些小看了朱艳,她的反应还是很快的感觉情形不对之时,立刻就闪身避开不过,虽然朱艳反应很快,但是却还是没有躲开叶谦的攻击,脖颈上挨了叶谦的一下肘击,瞬身都有些酥麻的感觉那里是神经中枢,假设被重击的话结果会非常的严重

  冷冷的笑了一声,叶谦说道:“反应倒是蛮快的嘛还是乖乖的负隅顽抗,我保证你会比刚才舒适,会有另一个gc的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你就可以安全的分开这里”

  “你以为这能够吗?”朱艳冷笑着说道,“是我太小看了你,可是,想杀我,你还没有那个资历”话音落去,朱艳再次的朝叶谦冲了过去,不过,刚刚脖颈之处被打了一下,如今身上还有些稍微的麻木感,活动自若不如刚才的那般灵敏叶谦不敢掉以轻心,这也是他的习气,在对手没有死去之时,叶谦相对不会对她存在任何的轻视之心临死前的挣扎那是最恐惧的

  假设要杀掉朱艳的话,自然是要复杂许多,只是,照如今的情形来看,这个朱艳似乎知道很多的事情,叶谦需求从她的口中问出他想知道的材料他也清楚,朱艳是一个受过训练的人,就仿佛狼牙的弟兄一样,想从他们的口中问出材料是相当的困难但是,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种东西,称之为迷信叶谦完全可以用高科技的手腕去麻醉朱艳的看法,然后再经过催眠的方式去挖出本人想要知道的一切

  所以,叶谦的攻击必需要避开朱艳的关键,否则的话,就达不到本人理想的效果了不过,这在一定的程度上也就添加了叶谦的难度要知道,活捉一个人要比杀掉一个人困难的多了

  朱艳也不是那种妄自尊大的人,在对付男人方面她的确是有一手,但是对本人的功夫却不是自信到了那种天下无敌的地步经过刚才跟叶谦的交手来看,她清楚叶谦的功夫出类拔萃,本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假设刚才叶谦要取本人的性命的话,只怕本人如今曾经是一具死尸了

  所以,朱艳在一刀刺出,叶谦闪身避开之后,身子猛然间的往前飞射而出目的不是叶谦,居然是想逃走叶谦一愣,倒是没有料到朱艳会逃走,刚才还表现的那么气势凌厉,叶谦以为她会不顾一切的跟本人战役呢仓惶之间,叶谦慌忙的伸手抓去,不过,显然曾经是慢了一拍,曾经追不上了

  无法的摇了摇头,看样子明天是抓不住这娘们了,估量她明天也不会再去学校,想要找她出来只怕会很难了“叶谦,你就不是一个男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远远的,传来了朱艳的声响

  叶谦无法的笑了笑,看着黑暗的夜空,点燃一根香烟抽了起来虽然没有抓住朱艳,没有逼问出本人想要知道的信息,但是从朱艳的刚才的话里还是透显露了很多的音讯假设说无名就是本人的父亲叶正然的话,朱艳应该知道啊,她刚才的话分明的阐明了无名不会是叶正然

  不过,这也有两种能够性,能够是地缺的人真的不知道无名是不是叶正然只是,叶谦如今心里倒是有了本人的一番想法,那就是当前本人再也不能在面对无名的时分参加任何的感彩,否则的话,本人真的会越陷越深,以致于当前被他牵着鼻子走

  一根烟抽完,叶谦扔掉烟头,起身往屋内走去这是朱艳的家,叶谦想着应该可以从外面查到一些材料?看了看,叶谦径直的朝卧室的方向走去推开门,叶谦不由的吓了一跳

  只见卧室里一个女孩子只穿着一件透明的内衣被绑在那里,嘴巴里还塞着一块布,只能发出一些“呜呜”的声响叶谦无法的摇了摇头,一下子明白过去了,这一切根本就是朱艳算计好的,本人的猜测没有错,今晚根本不是偶遇,而是朱艳特意的安排那也就是说朱艳不断都有跟踪本人,只是不知道她到底还知道多少,是不是知道冰冰是天网的呢?地缺跟天网是对头,那她会不会对付冰冰呢?

  卧室里的女孩子看见叶谦的时分,紧张的不停的往后挪,眼神里满是惊慌的身前,“呜呜”的叫着叶谦无法的笑了笑,说道:“别惧怕,我是来救你的,你没事了”叶谦尽量的让本人的声响表现的温顺一点

  走过去,女孩子表现的特别的剧烈,不停的用脚蹬着叶谦叶谦了解她的恐惧,也没介意,将她嘴里的布给拿了出来女孩子“啊”的一声大叫,当前咬在他的手臂上,叶谦一阵吃痛,眉头一皱,甩开了叶谦无法的摇了摇头,过去将她的绳子解开,然后起身掉转头走了出去

  女孩子有些诧异,知道本人有些误解了,可是让她启齿叫住叶谦,却又不敢

  这一切根本就是朱艳算计好的,这娘们真的不复杂,想想也是,她怎样会带本人到她的家里呢,那不是等于暴露了她的行迹分开了这里,叶谦还是去了洪凌的家里到了洪凌的家门口,叶谦没有着急着出来,透过门缝往外面看了一眼,只见洪凌在院子里练拳浑身上下曾经被汗水湿透了,但是洪凌还是执着的在那里练着

  一个人的宗派,洪凌的身上的确是承载着很大的压力洪凌在外面练了半个小时的拳,叶谦也在外面看了半个小时,最后洪凌真实是忍不住了,累的瘫坐在地上叶谦无法的摇了摇头,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走了出来

  看见叶谦的时分,洪凌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叶教员?你怎样来了?”

  悄然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我顺道过去看看这么晚了怎样还在练拳啊?”

  “呃,习气了”洪凌说道,“叶教员,外面坐,我去给你倒水”

  摇了摇头,叶谦说道:“不用费事了,我只是随意看看有空吗?有空的话我们随意的聊聊”

  “你看,叶教员,真不好意思,我家有点太粗陋了”洪凌说道

  “没关系我们就坐在这里聊聊”叶谦说道,“你妈妈呢?”

  “她曾经休息了”洪凌说道,“叶教员,你明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如今学校不是要末尾武术比赛了嘛,你怎样样?预备报名了吗?”叶谦问道

  “当然有这个想法,只是,每年的武术比赛都只是一个方式而已,我们这些人根本拼不过五大宗派的人而且,我本人的功夫有多少斤两我心里清楚,我根本不是五大宗派那些优秀弟子的对手就算我参加武术比赛,最后的结果还是被淘汰”洪凌说道

  悄然的顿了顿,叶谦说道:“我根本上了解了一下你的状况,我知道你是凌云宗派的弟子,而如今整个凌云宗派也就只剩下你和你母亲两个人了,对?论实力,或许你们真的比不上五大宗派但是我想知道,在你的心里,胜负到底有多重要?你知道什么才是成功什么才是失败吗?”

  洪凌诧异的看了叶谦一眼,摇了摇头

  淡淡的笑了一下,叶谦说道:“真正的成功不是在武术比赛上,这个道理很复杂,就算你在武术比赛拿了第一名,那又能证明什么?能证明你宗派的实力越了五大宗派嘛?我想这是不能够的你知道你如今心里最短少的是什么吗?”

  洪凌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你短少的是战意”叶谦说道,“参不参加武术比赛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你如何可以打败本人假设你连参加比赛的决计都没有,那你觉得本人会成功吗?”

  深深的吸了口吻,洪凌说道:“叶教员,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悄然的笑了笑,叶谦说道:“这个想法当然是好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明白,你如今需求去直视本人,需求去面对本人你不上去跟五大宗派的弟子比赛一下,你知道本人有多大的实力吗?而且,武功不是决议胜败的独一标准古往今来,成大事者有多少是武功天下第一的人?假设你连参加比赛的勇气都没有,我瞧不起你你也不配是凌云宗派的宗主,你也永远没时机重振凌云宗派,你会一辈子没有面目去见你的父亲来,起来,我跟你打一场”

  [ w w w.h a o 1 2 3.s 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