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1848章 小恶魔的恶作剧

第1848章 小恶魔的恶作剧


  收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餐饭,吃的各位经理是胆战心惊,对于叶谦的“喜怒无常”有些让他们惊惧。直到如今,他们都不清楚叶谦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他身上所透显露來的那种弱小的气势,却是压制的他们不抬不起头來。在叶谦的面前,他们这些所谓的道上的人物,都不过只是小孩子过家家而已,就仿佛他们对待那些在学校里拉帮结派的先生一样,不入流。

  不过,除了一末尾对他们停止了一番的言语敲打之后,之后倒是也沒有再多说什么。这些经理的心里都有点沒谱,心中那一点点的小心思也都压了下去,连赵昱都被叶谦毫不留情的给杀了,他们自然就愈加的沒有底气了。

  晚饭后,各位经理都纷纷的告辞离去,在持续的待下去,他们不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状况发生,他们也真实受不起再多的惊吓了。走出未央会所的时分,他们的身上都曾经布满了冷汗,从未有一刻,仿佛明天这样。

  看到众人离去之后,小刀转头看了叶谦一眼,说道:“叶先生,我们是不是需求预备一下?赵昱被杀,他的儿子只怕不会随便的善罢甘休的,万一这个时分他们闹出什么事情來的话,对我们非常不利。”

  叶谦悄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你盯紧一点他们,假设他们沒事的话,暂时的就留着他们。假设他们有什么非分之想,或许什么希图的话,你不要有任何的犹疑,给我灭了他们。如今状况特殊,相对不能对他们有任何一点点的残忍,否则的话,会坏了大局。乱世用重典,在道上混,武力是无可避免的,沒有弱小的武力作为根底,总会有人会意中不服气的。”

  小刀悄然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如今有叶先生在,我也安心了许多,否则,我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应付这样的场面。”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拍了拍小刀的肩膀,说道:“你也不要妄自尊大了,其实,你是很有才能的,否则河图也不会那么的信任你,不是吗?只不过,河图不在,你不敢私自的做主,所以,才会顾忌太多。其实,有时分就需求采取一些雷霆的措施,那样才可以处理问題。我置信你,好好干,将來你会是河图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是!”小刀重重的应了一声。

  悄然的笑了一下,叶谦也沒有再多说什么,跟小刀招呼了一声,举步分开了未央会所,打了一个的士,朝凯萨酒店驶去。想起陈思思临走时说的那句话,叶谦就忍不住心里一阵躁动啊,冰火五重天,貌似本人还真的沒有试过是什么感觉呢。

  一路上,叶谦的小心肝都有点“噗通噗通”乱跳,久久不能安静啊。虽然陈思思和若水这两个丫头喜欢常常的无事生非,但是,叶谦却是打心眼里喜欢她们。况且,她们所做的所谓的坏事,也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恶作剧而已,这也在另一个程度上反应了她们的心爱和单纯。如今这个年代,想要保留一份单纯,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

  到了凯萨酒店的楼下,叶谦打了一个电话给陈思思。后者将房间号码告诉了他,让他直接上去。挂断电话,叶谦坐电梯径直的上了八楼。到了陈思思的房间门口,叶谦敲了敲门,很快的,房门便打开了。陈思思和若水两个丫头显然是曾经洗完澡了,身上只裹着一条大大的浴巾,香肩锁骨露在空气之中,两条细长的大腿也一样的露在外面,若隐若现的,看的叶谦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瞧你那色样,怎样?还想把我们给吃了啊?”陈思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我还正有这个意思呢。”说完,叶谦一把抱住陈思思,右脚勾了一下,房门“砰”的一声打开。“你知道我如今像什么吗?我就像一头曾经饿急了的老虎,看见两只心爱的小白羊在我的面前,你说我会怎样办呢?”

  “先去洗澡,快点!”陈思思推了推叶谦,说道。

  “不要了吧?办完事再洗也是一样。”叶谦如今是口干舌燥,哪里还有什么心思优哉游哉的去洗澡啊。

  “赶紧去,不然,我可说话不算话了哦。”陈思思撇了一下嘴巴,说道。

  “那也行,我们一同去吧,鸳鸯浴。”叶谦嘿嘿的笑了一下,拉起陈思思和若水就钻进了浴室里。凯萨酒店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这件总统套房的配置自然是相当的不错,豪华的大浴缸,摆明了就是让主人鸳鸯戏水之用嘛。

  陈思思和若水倒是沒有拒绝,二人很细心的替叶谦除去衣服,然后也都脱下身上的浴巾。完全不同的身体,但是,却都一样充满了别样的诱惑。叶谦双手分明的探了下去,嘿嘿的笑了笑,说道:“很不一样的感觉啊!”

  的确,陈思思和若水在一同,的确有很不一样的感觉。这么长工夫以來,叶谦可还沒有跟她们两个一同暧昧过呢,如今她们两个站在一同,完全有不一样的感受啊。陈思思的毛发相对较多,而若水却是白板,双手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很是特别。

  瞪了叶谦一眼,若水说道:“你就不能老老实实的洗澡吗?”

  “我可不是柳下惠,冰清玉洁。美女在怀,我哪里可以老实的住啊。”叶谦嘿嘿的笑着说道。

  “色鬼!”陈思思白了叶谦一眼,说道。接着渐渐的蹲下身去,叶谦登时只觉得被一阵暖和包裹,说不出的酣畅。

  ……

  第二天一早,叶谦、陈思思和若水三人驱车赶往了西京市警局。回想起昨晚的酣畅,叶谦还有些忍不住的得瑟的笑着。陈思思和若水二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斥道:“你再笑,再笑就沒有下一次了。”

  “别别啊,我这不是在回味嘛。”叶谦赶紧的说道,“我发觉你们两个丫头总算是做了一件坏事了,哈哈!”

  狠狠的瞪了叶谦一眼,陈思思说道:“得瑟吧你,下次把你咬掉,看你还得瑟。”

  “那你岂不是要受活寡了?你怎样会舍得啊。”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两个女孩子也懒得再理会他们,狠狠的鄙视了他一眼,扭过头去,不再说话。叶谦也沒有再多说什么,随意的问了一下她们昨天在学校时的状况。陈思思很是兴奋的说了一遍,说本人是如何的痛斥那个教诲主任。叶谦有些无法的笑了笑,也沒有说什么。

  沒多久,车子在警局的门口停了下來,三人举步朝内走去。警局内还停着几辆岛国的丰田车,挂的是警车的牌子,不过,并不是警局的车。叶谦悄然的愣了一下,上次來的时分随意的扫了一眼,似乎沒有看见这些车,忍不住暗暗的想道:“不会是有上头的人來视察吧?”

  若水碰了碰陈思思的胳膊,轻声的说道:“思思姐,丰田车哎?这些政府部门的人应该支持国产嘛,你说呢?”

  陈思思悄然一愣,连连的点头,说道:“是啊是啊,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那愤愤然的表情,有点让人瞠目结舌。这两年來,由于华夏高层对叶谦那样,叶谦心里自然很不高兴,所以,对岛国那边的管束相对就削弱了一些,所以,才导致岛国跟华夏政府再次的为了周边的岛屿问題发生争论,国际再次的掀起一股反对岛国的热潮。华夏政府能够也由于这个缘由,所以想紧张和叶谦的关系,从而去争取在国际上多一个同盟。

  话音落去,陈思思大步的走了过去,对着那几辆丰田车就是一阵猛踹。车子的警报声登时的响了起來,警局内的人纷纷的走了出來,看见一个丫头对着车子猛踹,不由的吓了一跳。这些可都是省局指导的车啊。

  “住手,干什么呢?”一群警察走了过來,阻止了陈思思的行为,“在警局胡闹,信不信把你抓出来?”

  叶谦无法的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淡淡的说道:“好大的官威啊,你可以抓一下试试啊。”

  看到叶谦,那些警察不由的愣了一下,他们都见过叶谦的,带着纪委的人过來抓走了曹智新,警局内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讪讪的笑了笑,一名警察说道:“是叶书记啊,这个……这都是省局指导的车,出了事情我们不好交代啊。”

  “省局指导又怎样样?这又不是什么好车,破丰田而已,咱国产车大把跟这个档次一样的。开毛的丰田车啊。”陈思思撇了撇嘴巴,说道。

  那些警察转头看了一眼陈思思开的玛莎拉蒂,一脸的啼笑皆非,不过,叶谦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哪里敢多言啊。正在警局内视察的那些省局指导听到声响,都纷纷的走到窗口看了一下,一个个都呆若木鸡,脸上布满了喜色。“他们是谁?居然敢在警局肇事,简直是造反!”洪金华愤怒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