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1879章 内部矛盾

第1879章 内部矛盾


  叶河图可以允许赵心月跟本人顽强一点,但是,相对不会允许她冒犯叶谦。这是准绳性的问題,对于这一点,叶河图是相对无法忍受的。

  赵心月也只是心中不忿而已,想起本人的父亲被叶谦杀了,她的心里总是难以抑制的冒出一丝的仇恨。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毕竟是杀父之仇,不是大事,哪有那么容易就放得下呢?

  其实,她过來赵霍利双,沒有其他的什么事情,是为了赵及的事情。本人的三哥,就这样事出有因的被霍利双给弄死了,赵心月怎样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呢?假设说叶谦弄死她父亲,她还有着一些顾忌,不敢随意的乱來,但是,霍利双可就不同了,本就是敌对的单方,本人假设吞下这口吻,岂不是被江湖上的人笑话?

  可是,刚刚过來沒有多久,沒想到叶河图也來了,正事还沒有跟霍利双谈呢,叶谦就用质疑的语气问本人,她当然不会有什么好气。她知道叶谦疑心什么,不过,却也懒得解释,对叶谦本就有恨意,何谈跟他解释呢?有那个必要吗?

  不过,让赵心月有些郁闷的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來一个小子,在公司的楼下捧着一大束的鲜花说是喜欢本人,要追求本人,弄的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赵心月在公司里向來都很严肃,手下的人对她都是很敬畏的,可是,莫明其妙的跑出來这么一个人,倒是有些让赵心月措手不及。

  其实,不管一个女人表面上看起來如何的不近人情,如何的冰冷,她的内心都还是盼望着会遭到男人的关注。毕竟,对于女人來说,男人的关注是她们的颜面,也是她们的生命。有哪个女人喜欢男人看见她都躲的远远的呢?

  赵心月也是一样,她曾经二十多岁了,不管她多么的清高多么的冰冷,她的内心也是希望能有一个爱她呵护她的男人,这就是女人的小女人心态。不管多么强的女强者,甚至是女王,她的内心也有着这样的小九九。

  不过,不管赵心月的心里是如何的盼望,面对李伟的时分,她也不能够答应。虽然对李伟的行为有些厌恶,但是,赵心月的心里却也有一丝的欢欣,毕竟,李伟的做法还是刺中了她的关键,一份盼望爱的关键。由于赵心月的冰冷和冷漠,很多追求她的男孩子还沒敢接触她,就直接的畏缩了。

  由于要來霍利双这边,赵心月也沒什么心境跟李伟纠缠,留下两个人让他们摆平李伟。可是,沒想到,沒多久,这小子居然追了上來,瞪着一个脚踏车,骑的飞快。当赵心月摇下车窗的时分,这小子一下就钻了进來,速度快的吓人。赵心月还真的有些被他给吓住了,不过,能有这样的伸手,显然不是复杂的人物啊。赵心月禁不住的对李伟有了一丝的猎奇心。

  一路上,李伟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即使赵心月不理会他,他也是说的津津有味,完全沒有任何觉得尴尬和不安的。

  “小子,你很嚣张啊,你是谁啊?”李伟上前一步,撇了撇嘴巴,说道。

  叶河图一愣,有些惊诧,瞥了叶谦一眼,心里苦笑不已。叶谦吐了吐舌头,递给叶河图一个暗示的眼神,后者会意。冷笑一声,叶河图说道:“小子,你很狂妄吗?这里什么时分有你说话的份?赵心月,这就是你的人吗?一点礼貌都不懂,看來我还真要重新评价你的才能了。”

  “心月的名字是你叫的吗?”李伟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说了半天,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你凭什么对心月这么说话啊?”

  听到李伟那么亲近的称呼本人,赵心月的眉头悄然的蹙了一下,显然是有些不太习气。不过,李伟这也是为了本人,赵心月也不好指摘他。

  “我叫叶河图,是赵心月的老板,你说,我有沒有资历这么说她?”叶河图倒是很配合。叶谦递给他的眼神他明白,知道李伟这小子一定是在演出英雄救美呢,索性就好好的配合呗。

  “切,老板很了不起嘛?”李伟撇了撇嘴巴,说道,“我如今很担任任的告诉你,心月是我的人,你最好是别太为难她,不然的话,我可跟你翻脸。我才不管你是谁呢,叶河图还是叶河纸的。”

  叶河图很配合的眉头皱了一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我可以杀了你?只需我一声令下,你离不开西京市,你置信吗?”

  “草,谁信啊……”李伟撇了撇嘴巴,说道。赵心月慌忙的拉了一下李伟,虽然她不是很喜欢李伟,但是,毕竟李伟这也是为了她,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感激的。李伟这样的冒犯叶河图,她自然有些担心,担心真的惹怒了叶河图,李伟那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啊。“老板,他什么都不懂,胡乱的说话而已,你别跟他普通计较。”赵心月说道。

  “什么啊,我说的都是理想嘛。”李伟说道。

  “闭嘴,你不说话沒人当你是哑巴。”赵心月瞪了李伟一眼,说道。心里却是有点甜滋滋的,能有一个男人不顾本人的风险替她出头,这自然是让她很欢欣的一件事情。

  李伟吐了吐舌头,沒再说话,却是偷偷的朝着叶谦和叶河图眨了眨眼睛,意思很分明,你们配合的不错,有停顿了。

  叶河图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希望你要弄清楚本人的身份,不要由于我对你一再的容忍而产生其他的想法,我能捧你一同,就能将你摔下去。你到这里來是做什么?别告诉我,你是想跟他协作。”一边说,叶河图一边瞪了霍利双一眼。

  霍利双的表情一僵,脸上分明的浮起一抹不悦,不过,却愣是忍住了沒有发飙。突然冒出叶谦这么一个凶猛的人物,霍利双倒是有些不得不小心翼翼。能够也正是由于他太过的小心,反而少了很多的气魄,这能够也是约束他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缘由。

  深深的吸了口吻,赵心月压制住本人心头的不悦,说道:“我想老板是真的误解了,我明天过來是为了我三哥的事情。不过,我还是不得不说,也希望老板你能明白,我们赵家能有明天的地位,靠的也是我们本人的努力,而不是你的施舍。我们赵家这些年,做的也足够了,就算是我们真的最近有了一些过火的举动,但是我也不觉得我们欠你的。”

  “这些是私事,我们都暂时不说了。说说你弟弟的事情吧,到底是怎样回事?”叶河图说道。不管怎样样,如今赵心月也是本人的人,霍利双动了赵家的人,那也就等于是打了本人的耳光,叶河图不能置之不理的。

  赵心月自然是不会再说什么,毕竟,叶河图曾经这样说了,假设她再持续不依不饶的话,那可就真的是成心的找茬了,这对她也完全的沒有任何的益处。不管本人跟叶河图有多大的矛盾,那也只是外部矛盾,而如今本人哥哥的事情才是大事,外部矛盾。

  “霍老板,那我们就言归正传吧。”赵心月说道,“我不知道我三哥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霍老板你,会惹的霍老板发那么大的火,以致于杀了我三哥,我希望霍老板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要解释是吗?我可以给你。”袁玮良冷哼一声说道,“只怪你哥哥眼睛长到了屁股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本人看,他把我打成这样,假设我不杀了他的话,我的面子往哪里放。这件事情是我下的命令,霍老板也只是听令行事而已,你有什么招就冲着我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假设我想玩死你们赵家,那也只是动一动手指的问題,再复杂不过了。”

  赵心月悄然的愣了一下,虽然她并不清楚袁玮良的身份,但是,却也知道这些日子以來叶河图所遭受的事情都是袁玮良一手策划的,也就是说,袁玮良的身份不复杂。还沒等赵心月发话,李伟又站了出來,指着袁玮良的鼻子说道:“靠,你很了不起吗?你信不信我如今杀了你,也就是动一动手指的问題?奶奶的,敢对我的心月这么说话,找死是吗?”

  赵心月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生气,这个小子虽然莽莽撞撞的不知死活,但是,却是处处在维护本人,这让赵心月的心头有些感觉暖暖的。“袁大公子真的是好大的气魄啊,这西京市什么时分也成了袁大公子的地盘了啊?”叶谦悄然的撇了撇嘴巴,说道,“对了,霍老板,正好还有件事想要费事你呢。听人说你抓了我的女人,是吗?”

  霍利双悄然一愣,诧异的说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我沒有抓叶先生的女人啊?不知道叶先生的女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