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1963章 各行其事

第1963章 各行其事


  对于叶谦而言,普罗杜诺娃最多只能算是本人的协作同伴,并不能算是本人的冤家兄弟姐妹,因此,叶谦不会事事都跟普罗杜诺娃说的那么清楚明白,为的只是在她的面前保持一种奥秘感,包括,他说狼牙在世界各地都有着大量的情报人员,这也是为了给普罗杜诺娃形成一种心思上的压力,让她即使在将來成功之后,也不敢随便的反对本人,由于只要那样,本人才可以完全的掌控住她。

  凡事,不能只顾着当前,必需要思索的愈加的深远,否则,相对是成不了大事的,就仿佛当年陈浮生跟叶谦下棋时所说,做大事者,必需要懂得规划,人生如棋,只要懂得规划,一字落,可定胜败,那样,方可成大事,在叶谦的心目中,陈浮生也不断是他最敬重的一个人物,甚至可以说,陈浮生是别人生的另一个转机点的引领者,假设不是陈浮生,叶谦或许不会走上明天这样的道路,不过,既然走上來了,叶谦也从來都沒有懊悔悟。

  转头看了普罗杜诺娃一眼,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一切遵从我的安排,可别这样哦,我可是什么安排都沒有,向來都是走一步算一步,呵呵,你到时分可不要懊悔哦,你要清楚,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将來我也可以随意的抽身分开,照样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可是,你可就不一样了,你可要思索清楚哦。”

  “沒什么可思索的。”普罗杜诺娃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只要一条路不断的走下去,假设前面真的是悬崖,那我也勒不住步伐了,正如叶先生所说,富贵险中求嘛,既然如此,那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再说,我也置信叶先生不是那样的人,虽然跟叶先生相处的工夫比不算太长,但是,我对叶先生的xing格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哦,是吗,那你说说看,我是什么样的xing格呢。”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在我看來,叶先生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是一个信守诺言之人,既然曾经答应的事情,是相对不会反悔的,不管叶先生有沒有把我当成冤家,总之我是将叶先生当成了本人的冤家。”普罗杜诺娃说道,“而且,就算叶先生沒有当我是冤家,也最少当我是一个协作同伴吧,未來叶先生在e国的投资还是需求一个熟习e国各方面的人,那就是我,所以,我置信叶先生是不会将我抛之不顾的,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我必需要听叶先生的吩咐,假设有反抗之意的话,叶先生相对会毫不犹疑的将我抹杀,而寻觅另外的一个代言人,对吗,叶先生,我说的有沒有错。”

  呵呵的笑了笑,叶谦说道:“看來,我必需要将普罗杜诺娃小姐你引为知己了啊,这个世界上如此了解我的人,还真的不多呢,沒想到普罗杜诺娃小姐跟我只是见了这么几次面,就对我了解的如此透彻,我是不佩服也不行啊,普罗杜诺娃小姐真的是观人入微啊,不过,你说的有点太严重了啊,呵呵,不管怎样说,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都是冤家嘛,我怎样会对你动手呢,你大可不必担心。”

  悄然的撇了撇嘴巴,普罗杜诺娃说道:“这件事情那就只要鬼知道了,我也不清楚,不过,你大可以放心,我普罗杜诺娃做事向來都是很仔细的,我沒有那么大的野心,我想要的只是本人的一个安稳的生活罢了,事成之后,只需你不对我來一个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我是相对不会乱來的。”

  “你啊,有时分就是想的太多了。”叶谦呵呵的笑了笑,说道,“我做人向來都很公道的,有恩必报,有仇必还,有功必赏,有错必罚,所谓,沒有规矩不成方圆,因此,我对待本人的人,向來都还是很公道很公平的,当然,我是人,也有私心,呵呵,不过,你的这些所谓的担心其实大可不必有,由于,我对你那是相对的有决计,相对的信任有加,相对的呵护备至啊。”

  白了叶谦一眼,普罗杜诺娃沒有再说话,对于叶谦所说的什么呵护备至,普罗杜诺娃也不知道本人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她很清楚本人猜测的沒有错,假设本人有对叶谦有任何一点背叛的举动的话,叶谦一定会除掉本人的,不过,听到叶谦这样的话,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一些甘美。

  普罗杜诺娃沒有再说话,话曾经点到了这个份上,足够了,再说太多的话,那也杯水车薪,只能是多余的废话而已,对于普罗杜诺娃而言,点到即止,就曾经够了,不需求说太多。

  沒多久,车子便到了普罗杜诺娃的别墅门口,早有人替她打开了车门,车子直接的驶了出来,只见外面停了一辆生疏的车,普罗杜诺娃看了一下车牌号,是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的车子,不由悄然的愣了一下,转头看了叶谦一眼,接着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手下,问道:“谁來了。”

  “切斯特斯先生,他在客厅里等您。”那名手下答复道。

  叶谦悄然的笑了笑,说道:“还真的是有点刻不容缓啊,居然來的这么早,看样子是着急着想要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喽。”

  “我也想看看这个老板指定的接班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普罗杜诺娃淡淡的说道,“叶先生,一同过去看看吧,有你在,我的心里也踏实一些。”

  无法的摇了摇头,叶谦说道:“你这不是踏实一些,是想着要拉我一同下水吧,得,我就坏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陪你一同求看看吧。”

  白了叶谦一眼,普罗杜诺娃说道:“你说话就不能难听一些吗,不就是陪我出来听听切斯特斯说些什么嘛,哪里有那么多的歪道理啊,还送佛送到西,我又不是去死。”说完,普罗杜诺娃举步朝客厅内走去,叶谦悄然的撇了撇嘴巴,也举步跟了上去。

  ……切斯特斯这边是再接再励的赶來普罗杜诺娃的家中,希望跟他见上一面,商谈一些协作的事情,既然曾经跟亚历山大?巴克斯顿闹翻了,切斯特斯就沒有了其他的路可以走,独一的一条路就是除掉亚历山大?巴克斯顿,不过,他也知道本人的实力不够,所以就想笼络普罗杜诺娃和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

  而在得到了切斯特斯的音讯之后,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也不敢有片刻的怠慢,这件事情可小可大,一个弄不好,本人辛辛劳苦几十年树立起來的基业将会毁于一旦,只是,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最先动手的居然会是亚历山大?巴克斯顿,不管怎样说,大家也算是一家人啊,不断以來,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最不放心的是普罗杜诺娃,可是,沒想到如今却是亚历山大?巴克斯顿先动手,这让他的心里有些极为的不舒适。

  不过,事情曾经发生,他能做的也只要尽快的想办法搞定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这样本人也多一份力气一同对付亚历山大?巴克斯顿,那样的话,胜算也就大多了。

  如今的情势,也的确是让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有些伤脑筋,企业做到如今这么大,说是一点问題都沒有,那谁也不会置信,只是,仰仗本人的势力,居然会被人抓了起來,这让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有些不敢置信,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问題,但是详细有什么问題,他却又弄不明白,不过,如今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分,本人什么时分能放出去,谁也不清楚,如今能做的,就只要尽快的搞定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稳住外面的形势,那样,本人才沒有后顾之忧。

  虽然说对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的看守比较的严厉,不过,毕竟他这么多年的运营,人脉早就曾经打下了,况且,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普通的人哪里敢随便的动他,所以,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几个电话打了出去之后,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就很顺利的过來见本人了,并沒有太大的费事。

  看着对面的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深深的吸了口吻,说道:“沒有打扰你吧。”

  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悄然的摇了摇头,诧异的问道:“老板,这到底是怎样回事,你怎样被抓到这里來了啊,是谁下的手,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连你也敢抓,老板,你放心,我马上就去找他们指导,简直是胡闹。”

  淡淡的笑了一下,亚历山大?索络维约夫说道:“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这次的事情只怕沒有那么容易善了,不过,我沒事,你放心吧,他们暂时还不敢随便的动我,只需你们外面安然无恙,那我在这里就相对不会出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