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2615章 全安全

第2615章 全安全


  接到自己妻子金智熙的电话,李容昱的心里十分的愤怒,暗暗的骂道,混小子,简直是不知死活,擅自调动军队,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一个不慎,那可是要进军事法庭的,就算是不死,那以后李权佑在军队里的前途也就全部的毁了。

  李容昱不敢有片刻的耽搁,立马去找自己的父亲李山,这件事情不是小事,他岂能不告诉李山呢,让他知道了,也好提前的有个准备,万一有人想趁着这个机会给李家戴什么高帽子的话,他们也好有个防备嘛。

  走进李山的办公室,此刻,李山正在为接下來几个月的军事训练以及演习进行一些前期的筹划工作,看到李容昱进來,李山挥了挥手,说道:“坐吧,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忙。”

  李容昱走到李山的对面坐下,说道:“爸,出事了,你先把手头上的工作放一放,赶紧跟我回家一趟吧。”

  李山微微的愣了愣,停下手头的工作,诧异的说道:“出什么事了,看你紧张的样子,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说吧。”

  “还不都是权佑那个不争气的孩子。”李容昱说道,“刚刚智熙给我打电话,说权佑那小子跟人争风吃醋,竟然调动了一个连的部队去把那个人抓回家里关了起來。”

  “什么。”李山大吃一惊,身子气的有些发抖,李家就这么一个后人了,可是偏偏就是不争气,如果不是依靠着他们的关系,李权佑在军队里哪里能做到这么高的位置,可是,这小子还是不知道收敛,整天的就知道惹是生非。

  “你跟我详细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山眉头微微的蹙了蹙,问道。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件事情郭晓山已经知道了。”李容昱说道,“这些年來郭晓山对我们李家好像是恭恭敬敬的,但是,却是一直怀恨在心,想要找机会报复,如今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只怕他不会错过啊,万一把事情捅大了,那可就麻烦了啊。”

  “哼,郭晓山,他算是什么东西。”李山冷哼一声,说道,“老子在军队里混的时候,他还穿开裆裤呢,他有什么资格跟我斗,想借題发挥吗,简直是不知死活。”顿了顿,李山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什么也别说了,你马上去准备车,我们马上回去,这混小子,简直是越來越大胆了,擅自调动军队的事情都敢做,简直是不知死活。”

  对于李权佑的不争气,李山的心里自然是十分的愤怒,但是,却又是恨铁不成钢,以前这小子总是在社会上瞎混,不好好的做事,所以,李山将他安排进了部队,就是想通过部队來压一压他的性格,可以让他收敛一些,沒想到这小子倒好,现在连这么胆大的事情都敢做了,李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子,他也很是无奈,不过,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他的孙子,是他们李家唯一的后人,不管李权佑犯下什么样的错,他也要极力的保住他。

  而李权佑也正是因为清楚自己爷爷父亲和母亲的想法,所以,做事情也就越发的肆无忌惮,因为他清楚,自己是李家唯一的后人,就算自己是犯下了天大的错,自己的爷爷、父亲和母亲也都会帮自己解决的,而在李权佑的心目中,自己的爷爷权大势大,只要他肯出面,那就沒有办不到的事情。

  李容昱不敢耽搁,应了一声,连忙的起身走了出去,安排车子。

  ……

  李家的人是忙的鸡飞狗跳了,郭晓山却也是一点都沒有闲着,一边安排郭啸峰去调查李权佑和叶谦之间的矛盾的详细情况,一边自己去了李家探听口风。

  只是,郭晓山沒有料到金智熙忽然回來,以至于被她“打”的哑口无言,只好败兴而归啊,这个厉害的女人很巧妙的就转移了问題的所在,并且,话语之中有着靠人情解决事情的意思,也有着威胁的味道,在还沒有完全有十足的把握之下,郭晓山还真的是一点都不敢大意,不敢轻易的出手。

  不过,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而且,李权佑得罪的又是叶谦,叶谦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郭晓山十分的清楚,这些年來郭晓山虽然从來沒有跟叶谦见过面,只是最近叶谦來了棒子国才见过几面,交情不算很深,交锋也不算很多,但是,郭晓山却十分的清楚这个叶谦那绝对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角色,他盯上的人或者事,从來就不会轻易的松手的,这件事情肯定是沒完沒了了,如果换了别人,郭晓山或许会掂量一下能不能出手,会不会引火烧身,可是,是叶谦,他就沒有任何的犹豫了啊。

  在李家的第一阵交锋之中,郭晓山败在了金智熙的手里,不过,对郭晓山來说,这并沒有任何的关系,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谁也不知道,这一切都只不过才刚刚开始了,要看谁笑到最后,那才是关键。

  离开了李家之后,郭晓山就立刻驱车赶往了全安全的家里,这些年來,郭晓山因为顾忌着李家的原因,因此,跟全安全走的并不是很近,甚至可以说是很少有來往,不过,如今机会來了,郭晓山自然是要去拜访一下全安全了,做了这么多年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席,郭晓山自然对这些军队的高层以及政府高层之间的各种关系网情报收集的十分的详尽,谁跟谁一个派系,谁跟谁又是敌对的,郭晓山都是十分的清楚。

  全安全无疑是跟李家敌对的,这些年來双方一直互不相让,争斗不休,两家在棒子国的军队里权势都相当之大,这种高层之间的角逐往往都是暗锋,看不见硝烟,但是,却是相当的激烈,不过,这些年來的斗争之中,全安全显然是一直处于下风的,可是,他却一直都沒有放弃过,一心的要找李家的麻烦,要找寻机会给李家致命的一击。

  此刻,全安全正坐在书房里,很悠闲的看着一些国际的军事报道,再过几天,将会由是下一场的演戏了,而每次演戏,全安全作为李山的敌对方,都是输的很惨,这次,全安全是发誓一定要赢,替自己挣回这个面子。

  “砰砰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安全的眉头不由的蹙了蹙,说道:“进來。”当看到自己的警卫员走进來的时候,全安全有些不悦的说道:“我不是说过,我在看书的时候别來打扰我吗,你最好能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我用军法处置你。”

  警卫员吓的浑身一抖,连忙的说道:“首长,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席郭晓山过來找你,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哦。”全安全不由的愣了一下,诧异的说道:“郭晓山來找我做什么,我和他可是从來都沒有过來往,而且,他不是一直站在李家一边的吗,他來找我会有什么事情。”微微的顿了顿,全安全说道:“你让他到客厅里等我,我一会就过去。”

  “是,首长。”警卫员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全安全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忍不住喃喃的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郭晓山无缘无故的过來拜访,会有什么事情呢,难不成是李家的人想让他來做和事佬,不会,李山这个老匹夫一向自诩身高,怎么可能会低头呢。”

  深深的吸了口气,全安全按捺住自己心头的好奇和诧异,起身走了出去,到底有什么事情,只要见到郭晓山那也就完全的清楚了。

  走进客厅里,郭晓山看到全安全过來,连忙的齐声,说道:“郭晓山冒昧的过來打扰首长,还希望首长不要见怪啊,希望沒有妨碍到首长的工作。”

  全安全微微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郭晓山坐下,接着,自己也走到位置上坐下,淡淡的说道:“工作是永远也做不完的嘛,好像我和郭主席并沒有过什么來往吧,郭主席这次到來,不知道所为何事,有什么事情的话,郭主席就请尽管直说吧,虽然我们不是在同一个系统,但是,都是在为国效力嘛。”

  “我知道首长这些日子肯定在为接下來演习的事情筹划,本來是不应该过來打扰的,可是,事情重大,我不得不过來告诉首长一声啊。”郭晓山说道。

  “有什么事情郭主席就请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全安全说道,“郭主席也曾经是部队里的人,应该很清楚,我不太喜欢拐弯抹角。”

  “是是是,首长的豪爽和直率向來都是我们膜拜的地方。”郭晓山说道,“我刚刚收到消息,李权佑因为和争风吃醋,私自调动了一个连的部队,将人抓回了自己的家里关了起來,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严重,所以,來跟首长说一声,想问问首长应该怎样的处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