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3963章 军演的背后

第3963章 军演的背后


  叶浩然和净水花往那棵大树后面走去。

  “什么人。”附近有人吼了一句,接着几个穿着雪白色迷彩服的军人走了出啦,朝着叶浩然和净水花围了过去,很显然,他们正是从那个屋子里出來的。

  叶浩然皱了下眉头,“我们來访客的,你们是什么意思,这里还有住的人家,你们就在这里进行军演了。”

  “有人,有个屁人,我们长官也说这里有人呢,还说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把这里的人都给找出來,结果屁也沒有一个,不过,你们两个是哪里冒出來的。”那个士兵走到叶浩然身前,皱眉问道。

  叶浩然奇怪的看着这个士兵,“你们的长官怎么知道这里有人,还有他为什么非要那个人。”

  “我怎么知道。”那士兵看了眼叶浩然,随后又看着净水花,他突然咦了一声,“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你们认识这里的人,对,一定是了,嘿嘿,找不到这里住着的人,把你们带回去也是功劳一件,跟我走吧,两位,去见见我们的长官。”

  净水花很害怕,既是害怕这些拿枪的人,也是害怕自己的外婆会有危险,她双手死死的拉着叶浩然的胳膊。

  叶浩然沒有拒绝,他现在对这件事也越來越好奇了,他也想弄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有看來净水花的外婆暂时并沒有死,所以现在也不必心急去寻找净水花的外皮,或许能够从军队那边得到什么消息也说不定。

  叶浩然拉着净水花,在几个军人的押解之下,朝着军营的方向走去,所谓的军营,其实就是一片帐篷,不过,帐篷外面倒是停着一艘巨大的破冰船,而且船上还有各种武器一类的东西,看來刚才那一炮就是从这艘破冰军舰上发出的。

  叶浩然和净水花上了军舰,军舰上的人数并不多,也就十多个军人,加上各种服务人员,一艘船上也就二十多人而已。

  一个e罗斯的大汉站在船舷上,他的双眼如雄鹰一般的敏锐,他的鼻子很挺翘,脸颊上有一种桀骜不驯的嚣张。

  e罗斯大汉看到几个士兵返回,还带來了一男一女,他皱了下眉头,他得到的情报好像不是这样的,应该是一老一少才对。

  “报告费斯里基中尉,我们刚才去探查了,整个山谷都仔细的探查了一遍,并沒有找到人,而且,炸弹已经精准爆炸,也并沒有发现任何隐藏的地下藏身处。”那名押着叶浩然和净水花的士兵走过去,敬了个军礼。

  费斯里基的眼睛根本沒有看到那兵士,他的眼睛只是盯着叶浩然,然后他的目光缓缓的移动到了净水花的身上,看到净水花的样子,费斯里基的眼睛里露出几分疑惑。

  “他们,是谁。”费斯里基开口询问到。

  “报告,这两个人是我们在搜查的时候发现的,他们也往山谷里走,好像是与那个小屋子的主人认识,长官,我觉得应该能从他们身上得到那个小屋子主人的消息。”那个士兵立即邀功。

  费斯里基点了点头,他并沒有理会那个士兵,而是挥了挥手,说道:“你们两个,跟我來。”

  叶浩然拉着净水花,跟在费斯里基身后,进了船长室。

  费斯里基关上房门,他指了指沙发,说道:“随便坐吧,看來,你是能够听得到我说的话的,这么说來,你们并不是因纽特人了,也不是古蛮部落的遗族了。”

  叶浩然在沙发上坐了下來,“你也知道古蛮部落,你为什么要如此拼命的去寻找古蛮部落遗族,还有,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费斯里基冷笑了下,“这句话,是我想问你的,你和这位姑娘,为什么会來到这里,你们找那个老太婆,是为了什么事情。”

  叶浩然想了想,他看着费斯里基,他觉得费斯里基隐瞒了很多的事情,而且,更重要的是,叶浩然发现,这个费斯里基并不单纯是一个中尉,是一个军官,他的行动举止,好像是带着几分武者的风范1

  武者。

  叶浩然皱了下眉头,他沒有从费斯里基的身上感应到真气,而现在叶浩然又觉得这个费斯里基像是一个武者,那么,好像答案只有一个了,这个家伙,他修炼的也不是真气,而是太阳之力,这个人,应该是血色十字会的人。

  血色十字会。

  叶浩然的嘴角撇了起來,他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细节,这个费斯里基根本就是在滥用职权,他让自己的部下來到这里,名义上是军演,实际上是在找人,是在寻找净水花和她的外婆,费斯里基的那些属下只是单纯的服从命令而已,根本不知道费斯里基的计划和目的。

  叶浩然站起身來,看着费斯里基,开口道:“血色十字会。”

  “什么。”费斯里基猛地抬头,瞪着叶浩然,“你是谁,你不是血色十字会的人,你怎么会认出我。”

  叶浩然冷笑了下,“看來果然是了,只是,我很想知道,你们來这里寻找那祖孙两个人,寻找古蛮部落遗族,为了什么。”

  费斯里基盯着叶浩然,随后他哈哈一笑,接着他一拍手,然后整个船上的警报声都响了起來,“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别忘了,这里,是我的船,我不需要动手,你也会被丢进海里喂鱼的。”

  这时候,随着整个军舰上的警报声的响起,大批的人朝着船长室跑來。

  叶浩然摇摇头,“我现在,其实懒得去管你了。”说着,叶浩然走过去,伸手一把掐住了费斯里基的脖子。

  费斯里基猛地朝后退去,他眯着眼睛,冷笑一下,“你竟然还想直接对我动手,也罢,就让你知道血色十字会成员的实力吧1”说着,费斯里基的额头处猛地冒出一团光芒,他整个人朝着叶浩然就要踢过來。

  “咔擦。”

  费斯里基的脚踩刚刚的伸出來,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处一阵的疼痛,接着只听咔擦一声,费斯里基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飘忽,他猛地明白过來,自己的脖子,断了,可是,这个人,他的动作怎么可能这么快,自己怎么说在血色十字会也是一名少校了,却就这么轻易的就被一个普通人给杀死了,。

  费斯里基当然不知道,叶浩然虽然也沒有真气,可是,他修炼的法源之力,绝对比血色十字会修炼的太阳之力要高级得多。

  费斯里基倒在了地上,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士兵也冲了进來,他们冲进來之后,看到费斯里基倒在地上,死在那里,全都愣了下,然后两个人就要朝着叶浩然开枪。

  叶浩然一脚踢在了桌子的茶杯上,茶杯飞了出去,在空中,茶杯非常了两个物件,一个茶杯身子,一个茶杯盖子,然后茶杯身子和茶杯盖子同时分别砸在了那两个人的脸上,竟然直接把两名士兵给砸死了。

  剩余的三个人惊恐的看着叶浩然,慢慢的往后退,三个人退到了船长室的外面,这时候,突然间冲过來七八个士兵,猛地就把这三个人给绑住了。

  叶浩然愣了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七八个士兵把那三个人给绑了之后,便立即放下手中的枪,面对着叶浩然。

  叶浩然皱了下眉头,“怎么回事。”

  “先生你好,我们是e罗斯海洋第五战队的士兵,原本我们的任务是在白令海峡一带巡逻,可是费斯里基中尉他逮捕了我们的舰长,然后命令我们往这里驶來,现在我们的舰长还被关押在仓库里,这几个人都是费斯里基的亲信。

  叶浩然明白过來,他也不想知道这些士兵有沒有骗他。

  那个士兵继续说道:“先生,我们不知道在船长室里发生了什么,可是费斯里基中尉实力高强,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你既然能够杀掉他,相信也能够轻松的除掉我们,我希望先生能够让我们先把我们的舰长救出來,然后再听从您的发落,而且,先生您肯定是华夏国人,我们e罗斯和贵国是友邦好邻,我希望先生能放我们一马。”

  叶浩然摆了摆手,开口说道:“我和你们并无仇怨,只是和费斯里基有点矛盾,既然你们不站在费斯里基的那一方,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们,我和我的同伴还有事情,你们去救你们的舰长吧。”

  “先生,请接受我们的道谢。”那士兵说着,然后让其他的人去仓库里接舰长出來。

  叶浩然想了想,摆摆手,说道:“算了,我和同伴真的有事,如果要说有什么需要拜托你们的话,那就是你们不要再往那山谷里投放炮弹了,或者受,这个还沒有被污染过的地区,你们不要再用火药去轰炸它了。”

  “我保证,我们保证。”那士兵立即说道。

  叶浩然点了点头,他横身抱起了净水花,然后在船舷上一跳,直接从高大的军舰破冰船上,跳到了冰面上,接着叶浩然几个起落,已经再次朝着那山谷走去了。

  那些士兵看到叶浩然竟然直接跳到了军舰下面,全都惊呼,他们看着叶浩然那无敌的身影,心里同时都在庆幸,幸好叶浩然是华夏人,如果是R本人的话,估计这艘船上的士兵就倒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