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超级兵王 > 第7291章 教育熊孩子

第7291章 教育熊孩子


  论如何*一个熊孩子?

  关于这一点,叶谦表示他的经验相当丰富。

  他转身带着些许笑意,顺着蜿蜒的假山石径来到祝山海面前。

  祝山海只有十三四岁,发育的却不错,个头差不多到叶谦胸口。

  “你要干什么?”祝山海见叶谦不怀好意地笑着来到面前,眼睛一横,凶道,像极了一只防备心很重的小奶狗。

  “来问个问题!”叶谦轻轻一笑,俯视着祝山海,吐字清晰道:“你问我为何轻视你,让我们换个说法,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重视?”

  “……”祝山海下意识地想说成都大帝是他师父,但看到叶谦似笑非笑地表情,祝山海觉得以自己的自尊说出去这种狐假虎威的话。

  “想不出来?”叶谦笑问,笑容温润如玉。

  “……”祝山海委屈却又倔强地抿着嘴,他确实说不出任何东西。

  他第一次发现,在面对叶谦这般诸天万界天骄榜的真正天骄,一位九品炼丹大师,他除了师父,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

  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能与纪无言这些九品炼丹大师侃侃而谈,却在面对叶谦时,简单的两句话,却让他有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知道你错在哪里吗?”叶谦温润地笑着问道。

  “……”祝山海依旧倔强地盯着叶谦,他不知道说什么,承认不知道为何叶谦对他态度这么差,还是承认自己错了?

  “哪怕路边一个乞丐,客气地问我一声姓名,我也当客气回答,这是礼貌,更是礼仪,也是尊重……”叶谦说道,像极了一位规劝孩子的淳淳君子。

  祝山海死死地盯着叶谦,眼中闪过一道羞愤,叶谦这是在说,他堂堂成都大帝的弟子,连个路边的乞丐都不如么?这个叶谦,怎么敢如此羞辱我?不怕我回去禀告师父,甚至不用禀告师父,只需说与富贵公主,就有的这个叶谦苦头吃。

  “你连乞丐都不如……”叶谦话头一转,从淳淳君子变身魔鬼,让祝山海小脸为之一白,叶谦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意继续说道:“你在山下直接吼问我是哪个?我确实是叶谦,但你又是谁?心情好,我才会转身离开,不与你计较,心情不好,换做一些邪修,直接杀了你取血炼魂炼成傀儡!真以为普天之下皆是你爹,都要惯着你?”

  每一句,都让祝山海的小脸白上一分,浑圆的眼眸中甚至水雾弥漫,祝山海强忍着委屈,控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他记住这个叫叶谦的了!

  叶谦拍拍祝山海的脑袋,邪魅道:“我轻视你了,你咬我?”

  言语之轻佻,顿时让祝山海眼睛微红,一股莽气直冲头顶,他直接啊呜一声,张嘴就向叶谦摸着的头顶咬了过去。

  叶谦压根没想到这小子,十三四岁了,居然还真好意思下嘴咬人,以他的修为,躲过轻而易举,但叶谦并没有这么做。

  那张嘴,如愿以偿地咬到了叶谦的手腕。

  祝山海整个人都懵了,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能干出这种事,更没想到,还特么咬到了。

  虽然好丢脸,但祝山海觉得,真爽,就特么咬你了,怎么着!

  以叶谦的肉身强度,哪里是一个初入窥道境的小孩能张嘴咬得动的。

  叶谦压根没被咬出啥感觉,就是摇摇手臂,一个小孩挂在手腕上,场面太过搞笑,他都不用回头,神魂都能感应到小侍女均瑶目瞪口呆的震惊模样。

  “放嘴!”叶谦嘴角抽了抽,他倒无所谓被咬,但小屁孩嘴里的口水也流到他手上了,恶心谈不上,就是有点难受。

  “呜呜……”祝山海倔强地死死咬住手腕,哪怕被叶谦甩来甩去,也绝不松口。

  你让我咬,我咬了,想松开,没门,咬不动你也恶心死你,口水再多吐一点!

  “……”叶谦翻了翻白眼,手腕一抖,就将祝山海的牙齿睁开,摆脱了纠缠,随手甩掉上面的口水,叶谦眼神诡异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祝山海,这小子,倒是有股子莽脾气,合他胃口。

  “咬也咬了,找我做什么?”叶谦一脸嫌弃地看着祝山海,问道。

  “……”祝山海本来仰着头死死盯着叶谦,被这么一问,顿时脸色一僵,他总不能说是想提前认识叶谦,找他随便聊天,这话说出来,怎么听都是凑近乎,若两人没发生什么冲突,他还能说出口,现在,怎么说?

  难受,想哭!祝山海发现这个叶谦就是他的克星,一言一语就能让他难受的要命,怪不得纪无言大师会被气晕,这人说话太让人难受了!

  “啧啧,看来只是想认识我,闲得蛋疼……”叶谦好笑地说道,没几个字,声音戛然而止,表情也微微一僵,他开头想来皇城,可不也是想瞅瞅问道境强者成都大帝,出龙之战不过是敲好遇到,所谓闲的蛋疼,他叶谦也一样。

  “鬼才想认识你,谁能想到所谓叶谦大师,居然是这幅德行,乔以煜和周伯俊那两位天骄的风度与你,简直天上地下!”祝山海哼了一声,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嘟囔着嘴说道。

  “因为我身上有种奇怪的病!”叶谦轻轻叹了口气,故作遗憾地说道。

  “什么病?”祝山海好奇地看了叶谦一眼,有什么病是九品炼丹大师治不好的么,他忍不住问道,问完才觉得,应该掉进叶谦话里的坑了。

  “见到熊孩子就想安排一下……”叶谦唉声叹气道,然后加重语气,轻轻摇头,有点幽怨地说道:“这是绝症,遇到就会爆发,忍着会死!”

  “你……”祝山海好悬一口血没喷出来,怎么会有这种怪癖的天骄,调戏他很有乐趣么,祝山海也是这样一刻猛然醒悟,动嘴他绝不是叶谦的对手,动手,那更不可能了,至于背景,叶谦真要在意,就不可能这么干了。

  他留在这,只有被欺负的份,但这么扭头走,不是他的风格,祝山海羞愤道:“叶谦,你不过是比我早修炼些时日,有本事二十年后,咱们再来比过!”

  “你直接说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就挺好!”叶谦眼眸带着点忧郁,吐槽道。

  “……”祝山海惨白的脸顿时血气翻涌上头,红润得煞是漂亮,扭头直接走人。

  “啧啧,少年人就是经不起玩笑!”叶谦舒爽地说道,这可比他战胜一个窥道境九重强者要舒爽的多,怪不得纪无言喜欢欺负人,爽感很浓郁啊。

  “叶公子,您何必跟少年人一般见识?”小侍女均瑶见小祖祝山海厉害,颇为无语地问道,小祖总归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

  “想听真话,还是实话?”叶谦笑着问道,眼中满是谐意。

  “这不都一样么?”小侍女均瑶茫然。

  “不一样!”叶谦断然道。

  “我们家公主说,若是可以,都想要,都想知道!”小侍女均瑶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娇声道。

  “哈哈……”叶谦喜欢这个回答,顿时放声大笑,他说道:“真话就是,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那实话呢?”小侍女均瑶被这话逗乐了,忍不住笑着接茬问道。

  “好为人师,平生最喜欢帮助这个年纪段的少年人,认清现实,知道敬畏!”

  叶谦一本正经道,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连成人都难以认清现实,心怀敬畏,更何况是少年人,这个年纪段,本就该无所畏惧,但基本礼貌应该有,凭白惹人烦,那就是熊孩子,该教训教训。

  “公子真幽默!”小侍女均瑶忍着笑,恭维了一句。

  “你能看出幽默,我觉得也和我一样幽默了!”叶谦也客气地恭维了回去。

  “……”小侍女均瑶忍不住翻了翻小白眼,怪不得自家主子有时候会被叶谦气到,私下更是说叶谦不是男人,一点不知道哄女孩子开心,一点没错。

  另外两位,乔以煜和周伯俊,就非常会做人,送公主礼物的时候,她们这些侍女也不会拉下,很会做人,说话也是极好听的。

  当然,那两位打的是什么注意,她们这些侍女都很清楚,这位叶公子毫不做作,到底是脑袋缺根弦,还是真对自家公主没什么意思?

  小侍女均瑶疑惑地看着叶谦,不应该啊,按说娶了自家公主,少奋斗个千百年都是往谦虚说,而且问道境的几率绝对大大增加,整个离火大世界,像自家公主这般的,加起来也就三个,这个叶谦得有多自信,才真的毫不在意?

  又或者是欲擒故纵?

  小侍女均瑶心里摇了摇头,就接触的这点时间来看,这位并不像是欲擒故纵的伪君子。

  “带路,找你家公主去!”叶谦爽利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和颜福贵说说话,想来此时颜福贵应该也梳理打扮完成了。

  “……”小侍女均瑶闻言一阵呆滞,这位绝不是欲擒故纵,脑子里缺根弦都不足够形容,这特么就是个特不着调的二货,女儿家的闺房是随便谁都能进的么?

  “怎么了?”叶谦本来已经走了两步,见小侍女均瑶没跟上,有点诧异回头问道。

  “没什么,均瑶大概明白,为何公主会有叶公子从未将她视为女孩的说法!”小侍女骄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剐了叶谦一眼,道:“公子现在去找公主,是想做公主的入幕之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