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灵神武尊 > 第五十九章:分配营房

第五十九章:分配营房


  一路之上再也没有多余的交流,周末三人都是沉默相对,周青的脸色最为难看。

  周嫣然已经是灵武者了,在战场活下来的几率本来就比他们大!

  而周末是炼药师的身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周末一直没有跟曲将军袒露身份,但是只要到了战场之上,一名炼药师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肯定要被重点保护起来。

  而反观周青自己,他只有六窍灵力,这般之下,恐怕只有他的生存几率是最小的。

  周嫣然则是一路之上不时的偷看周末,她一想到到时候会跟周末分开,脸色就是一阵发白。

  那毕竟是一个厮杀的战场。

  周末察觉到身边两人都是一脸凝重忧虑的神色,他的心中又何尝安稳过。

  有太多的问题他还没有搞清楚,既然曲将军不让他问了,他就只能依靠白老了。

  “老师,对于这千人团战您知晓多少?能不能详细的跟我说一下。”

  声音在心中响起,而后白老的回应也传到了周末的耳朵里:

  “不知晓,这龙灵帝国我也是有近五十年没有踏足了,不过,看情况,战况应该是比较惨烈的,小家伙,你就不用担心了。十天的时间,天灵珠之内的灵气,足够你突破到灵武者了!”

  闻言,周末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对于白老的话,周末还是没有丝毫的怀疑的。

  既然白老也不清楚,那现在自己只能是见机行事了。

  “周末,你记住,千万不能泄露半点天灵珠的事情。”

  白老再次对着周末提醒一声。

  而周末也是暗暗的对着白老应承了一声。

  他知道白老所说是何意思,拥有天灵珠的自己,在达到灵武者之后根本就不用再天灵****融合灵核或者灵石!

  而且一旦进入灵武者的层次,自身灵脉属性也会显露。

  就好比周嫣然,她就是火灵脉,而到时候战备训练之时,必然会被带去猎杀一头火系灵兽,取其灵核融合天灵穴之内!

  只有觉醒的天灵穴融合了灵核之后,才算是一名真正的灵武者,而其战力也会大幅度增加。

  而周末自身灵脉属性至今白老都没有提及过,但是这对于周末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因为他拥有天灵珠。

  白老说过,七系灵脉他都能够修炼而成!只是具体的功法至今还未曾告诉过周末。

  当然周末也不急,该自己知道的白老总是会提前一步说明的,而不该自己现在知道的,怎么要求,白老都不会轻易吐露。

  而周末到时候要做的就是,仅仅只是展现出一种灵脉属性来,这样才能隐藏自己身怀天灵珠的秘密。

  此时,周末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向了马车之外,见到众人正在穿过一片峡谷,他就知道,这里距离那火灵石矿脉的开发之地已经是很近了。

  这座山脉,名为秋明山脉,正是将龙灵帝国以及凤羽帝国隔绝开来的界限。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地界相当的尴尬,才会引起两国之间的争夺,看样子如今那火灵石矿脉已经是被封锁住了。

  而就在周末张望之间,马车却是嘎然而止。

  “下车!张冲,你来给他们安排营房!”

  耳边传来了曲将军的厉喝之声,而后,那名为张冲的青年汉子就对着周末几人一个招手,这是催促他们赶紧下车。

  感觉到身边周嫣然的娇躯颤抖了一下,周末赶忙是拉住了周嫣然的小手,而后跟着周青硬着头皮跳下车厢。

  刚刚落地,周围就是一阵狂风带着黄沙席卷而来,让周末几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而后,他们就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到了。

  一所所简易的营房排列,周围有着百十来名身着重甲的帝国士兵,在催促着身边的人进入各自的营房之中。

  粗略的看上一眼,此时,这里出了原有的士兵之外,应该已经聚集了三百多人的样子。

  这些人年长的足有四五十岁,而年幼的看起来不过仅仅十岁的样子,大多数人还是十六岁到二十多岁之间的青年。

  “张望什么,赶紧跟过来!”

  张冲没有给周末三人太多时间停留,直接是一声令下,就对着块头最大的周青推了一把。

  这一下用力不小,周青险些是一个踉跄倒在地上,还是周末眼疾手快将他给搀扶住了。

  而后,这才赶忙跟着张冲的脚步朝着那不远处的一个营房而去。

  营房是以各式各样的石头以及木头堆积而成的,看起来倒是很牢固,只是那入口之内的灰暗空间,让三人都是心中有些忐忑。

  只是,看着那张冲大步走了进去,周末三人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停留,赶忙跟了进去。

  进入其中,当即一股臭味席卷而来,让周末身后的周嫣然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随后,周末三人才看清楚了那营房之内的场景,两排木质的床铺整齐排列,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的估计有百十张床位的样子。

  每个床位之上都是有着一个数字雕刻其上,在入口的一号床位之上,正有着一个邋遢的老人躺在上面,随意甩在床边的脏脚丫子,就是那恶臭气味的来源。

  而除了这位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老人之外,入口处十多个床位已经是被人占据了。

  他们见到张冲进来,都是一脸忐忑之相,赶忙站起身来,站成了一拍,面容敬畏。

  张冲显然也是闻到了那股恶臭,恶狠狠的盯着那个身形站立而起,还有些佝偻的老人,开口厉喝道:

  “老家伙,下次我进入这个营房,还有这臭味,我不管是不是你的脚丫子,我都得给它剁下来!”

  那老人显然是被吓的不轻,赶忙是应了一声,而后就跑出了营房之外,看他那一高一低的身形,敢情还是一个瘸子。

  下车的时候,周末留意到,营房南侧三百米左右有一条溪流,估计这老人是去那里洗脚了。

  “你们三个,周青,十八号床。周末,十九号床。周嫣然……”

  张冲回头对着三人下令,当他点名到周嫣然的时候,显然威严的双眼之中还是露出了一抹欣赏,而后指了指床位,继续道:

  “二十号床!小丫头,你的资质不错。好好训练,希望你能够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