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灵神武尊 > 第二百一十六章:将军府一行

第二百一十六章:将军府一行


  帝都的清晨虽然没有平日里的喧嚣,但是街道两旁的商贩一大早就开始为生计忙碌。

  周末今天并没有穿着炼药师袍子,而是选择了一身青衣劲装。虽然看起来气度不凡,但是却并不显大富大贵之相。

  所以一路上忙碌摆设商品的摊主也没有主动招呼周末。

  周末沿路碰上了不少日夜不停巡逻于帝都之内的士兵,于是很轻易的就打听出了程将军府邸位置所在。

  竟然是距离最远的北城区,这般距离不比当初青木镇到青山城的距离远。

  但周末已经今非昔比,脚力很好。天色蒙蒙发亮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将军府之前。

  看着门侧两尊威猛的石狮子,周末深吸一口气,踏步上前。

  同时留意他良久的守门士兵直接挥出手中长枪阻拦住周末身形,同时厉声喝道:

  “来者何人,此地乃是将军府。闲人不得擅闯!违令者斩!”

  这两个士兵身上的灵力波动很强,而且带着一股杀伐之气,给人的威压很强,若是普通人的话,定然是要惊惧不已的。

  但是周末也是经过血与火的考验的。当下挺直身形,对着两人行了一个帝国标准的军礼。

  右手重重的砸在胸膛之上,一脸的肃穆之色。

  那两名士兵见到周末的动作,眼中戒备的神色不由是放松了几分。

  另外一名守卫士兵也是出声问询道:

  “此乃程将军府邸,你可有拜访信物?或者军令信札?请说明来意,否则我们不能放你进入!”

  闻言,周末当下出声说道:

  “我叫周末,麻烦两位大哥通报一声。就说周末前来与程将军请罪!”

  “请罪?!”

  那两名守卫士兵闻言都是疑惑的对视了一眼,而后对着周末上下打量一番。

  而此时的周末也是知道自己若是不亮明一点身份的话,这两人估计是连通报都不会通报一声的。

  将代表自己子爵爵位的徽章取出,展示与二人之前。

  当下这两名士兵都是回过神来。再次看向周末的目光之中也是充斥了敬重之色。

  “周爵爷,您请稍等。我这就进去通报!”

  最先前开口说话之人,当下是对着周末行了一个军礼,而后赶忙转身进入到了将军府之中。

  而另外一名士兵则是以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末上下,但每当周末朝着他看上一眼的时候,他都会收回目光。从新恢复一脸严肃守卫的姿态。

  可是让周末诧异的是,在那士兵离去之后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仍旧是没有半点消息从将军府内传出。

  而仅剩的一名士兵也是有些面色尴尬。不时朝着府内瞄上一眼。显然,他也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周末心中思虑之下,很快就露出了一丝苦笑之色。

  而后在那名士兵诧异的目光之下,走到了将军府大门的另外一侧。军姿挺拔屹立,一幅承担起了守门士兵的职责。

  这不由让那名士兵欲言又止,最终只能是尽忠职守,同时也在小心留意周末的一举一动。

  只是周末这一站立竟然是没有了丝毫的动作,那标准的军姿之下,似乎连呼吸节奏都是那般的平稳。

  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多,大多数人都留意到了将军府上这怪异的一幕。不由侧耳与身边之人窃窃私语。

  就连那名士兵都感觉有些面色发烫了,但是周末却是没有半分的神色变化。威严而肃穆,警惕任何一个路过将军府,进入警戒范围之内的人。

  终于,熬过了艰难的一上午,那士兵也等来了交接的士兵。疑惑之间,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开口探听消息。

  深深望了周末一眼,带着敬重的目光离去了。

  而换下来的士兵只是一开始看了一眼周末,而后就仿佛是没有看到周末一般,一言不发的坚守岗位。

  正午时分的烈日灼烧的大街之上一片滚烫,眼前的景物都出现了一些扭曲。

  周末的额头之上滴落汗水,打落地面冒起一阵白烟蒸发不见。但是至始至终,周末连眼皮子都没有眨一下。

  下午一时三刻,这般烈阳之下,士兵交接换班的频率也变快了一些。

  直到换了第三波士兵之后,这次才算是出现了两名士兵。

  其中一人正是早上进去通报的人,他来到了周末的身边,有些尴尬的歉意苦笑一声:

  “让周爵爷久等了,将军大人请您进入府中!”

  周末闻言,那屹立如同雕像的身形慢慢转动过来,对着那人一个拱手,沉声说道:

  “多谢!”

  换来的却是那人苦笑摇头,周末仿若未觉。踏步走入将军府内,当下有一名面色和善身着华服的老者前来迎接。

  “老夫乃是将军府上管家程洪,请周爵爷随老夫去见将军大人!”

  “劳烦程伯引路!”

  周末礼貌回应一声,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

  终于算是熬下来了。这程将军还真的是好脾气啊。让自己站了大半天岗,为其将军府守门。这也算是自己请罪了吧。

  程洪管家一言不发,就这般带着周末走到了一处庭院之内。那其中花草林立,池塘之中鱼水承欢。一幅沁人心肺的清香之气让周末略显紧张的心情,瞬间恢复了平静。

  而此时周末的视线也落在了那正在一处刚刚挖掘过的菜田之中。其内一名穿着朴素简单的中年人,手拿镐头掘坑埋种。

  此人正是程将军无疑,但是这般犹如农夫种田一般的神态。倒还真的让周末有些不敢相认。

  管家程洪也是没有出声打扰程将军的动作,而是直接退到了庭院门庭一侧。对着周末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周末赶忙躬身还礼,这才踏步走进。

  而那程将军此时也是挺直了身形,双手搭在镐头长柄之上,抬头看了一眼当空烈日。

  都没有回头看一眼接近过来的周末,深沉的嗓音淡然发出:

  “帝都好久没有这么好的天气了。堂堂周爵爷为我将军府站岗,呵呵,还真的是让本将有些意外啊。”

  周末闻言,不由苦笑一声,躬身行礼。

  “承蒙将军大度,不计周末皇宫大殿之内无礼之举。出手救援周末于危机之中!此恩重若泰山,周末能为将军府站岗,实为荣幸之至!”

  程将军听到周末的话,这下是转过身来。以往威严霸者之气消散不见,不带丝毫威压,脸上却是浮现出了一抹让周末心颤的笑容。

  “臭小子,油嘴滑舌的。还前来请罪!让你站半天岗算是便宜你了!”

  “将军教训的是!小子知错了!”

  周末闻言,尴尬一笑,俯首认错。

  “好了,给本将过来!”

  程将军犹如下了军令一般对着周末招呼一声。

  而周末闻言,则是赶忙踏入满是新泥的菜田之中。快步来到了程将军的面前。

  “给。这玩意儿会用吧?”

  周末刚刚驻足,程将军就将手中的镐头抛给了周末。

  促不及防之下,周末赶忙是伸手接住。而后疑惑的看着程将军,旋即才释然一笑。回应道:

  “会用!”

  而后就利索的开始掘坑埋种。三下五除二的将这菜田给种好了。

  擦了擦额头之上的汗珠,这才退出了菜田。

  而坐在一旁石凳子上晒着日光浴的程将军却是将周末这整个种地过程看在眼中。

  看到周末走来将镐头放置好,不由挑眉一笑:

  “呵呵,没想到你小子倒是挺会干这农活的。怎么?你青木镇周家还有耕地种植口粮不成?”

  周末闻言,不由是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口中却是回应着:

  “家族早已没有耕地。但是青木镇地处偏僻,附近山野村落之中还有很多吃不起饭的老乡们。晚辈不时会前去送些金币口粮,也帮着干点农活,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

  “呵呵,没想到,你这臭小子还心系贫民。不错。就看在这份上,本将昨天派人救你的事,就算是你报答了。”

  程将军第一次对着周末露出如此和善的笑容,而周末也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些赞赏神色。

  这不由让周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而程将军随后就收起了脸上的微笑,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才对着周末沉声说道:

  “周末小子,你周家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只是只要在这帝都一天,你就没有多少安稳日子过。以你跟二皇子的交情,大皇子必然会对你出手打压。提醒你一句,仔细想好了。这可不同于你来不来我军营当差,一旦掺和进去,陛下是半分不会对你多照顾。”

  听到这话,周末不由是心中一凝。看来,这才是程将军想要对自己说的话。

  略微思虑,周末就对着程将军行了一个军礼,沉声应道:

  “多谢将军提醒!周末心中有数了。”

  “哼,精明的臭小子。好了,没事赶紧滚吧,看着你小子行的什么军礼,都不是当兵的了。还来这套,看你就心烦,赶紧滚!”

  程将军白了周末一眼,随后就毫不客气的对着周末下了逐客令。

  周末闻言,脸上神色却是越发恭敬。就这般面对程将军,退出了院落,直到看不到程将军的身形了。这才转身快步朝着将军府外走去。

  今日第四更,一万二爆发完毕!求书友们支持!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