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灵神武尊 > 第五百八十九章:怒杀奸细

第五百八十九章:怒杀奸细


  战虎听闻这话,也是微微点头。他此时已经是在心中做出了一些让步的。

  虽然自己这次是前来抢夺的,但是以眼下的局势来看,自己若是跟金斧佣兵团联手的话,也着实是挽救了对方一次。

  到时候多占据一些灵矿,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只要这柳垂岸不是傻子的话,必然是要接受的。

  而两人这边的嘀咕声音,别人是听不到的,但是他们的动作其他人却是都看在眼中的。

  当即,天者佣兵团跟狼行佣兵团的两位团长都是不由对视了一眼,眼中是寒光闪烁。

  而这个时候,天者佣兵团为首的那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俊美团长,却是一合手中折扇,直接对着战堂佣兵团那边开口说道:

  “战虎团长,您不会是想要在这个时候搞一些小动作吧?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可不要干哦!”

  他这话音一落下,另外一边的雪狼也是搭腔道:

  “对啊,战虎团长,你们垦城毕竟是距离这里比较近的。咱们两边可是准备一起动手的。您难道不想和气生财吗?”

  他们二人开口说话之间,站在众人之中的柳垂岸的脸色却是越发的阴冷了。

  但是,柳垂岸的目光却并未完全放在这几人的身上,而是时不时的留意一下身边已经被他定为内奸的团员林楚的身上。

  战虎那边听到对方两位团长的话语,却是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而在他身边的战狐此时却是和善一笑,踏步上前,对着两位团长微微躬身之后,这才开口说道:

  “呵呵,两位团长说的对,和气生财。只是,不知道这是如何的和气法呢?”

  雪狼跟天者佣兵团的团长九公子见到战狐站出身来开口说话,不由都是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同样是混佣兵圈子的。他们这些年要来到魔灵密林之中也是没少跟战堂佣兵团的人打过交道。

  这个战狐虽然只是战堂佣兵团的三团长,但是在他们二人看来,威胁程度是绝对不低于战虎的,因为这家伙的头脑实在是太精明了。

  他们这些年可是没少在战狐的手中吃亏的!

  两人再次对视了一眼,竟然是仿佛如同早就安排好的一般。

  天者佣兵团的九公子带着儒雅的笑容,口中却是说着让人不忍听闻的勾当:

  “战狐三团长都开口了。那我们两边自然也是要拿出诚意的。毕竟回去说不得还得从垦城路过呢。呵呵,这样吧,我们两边得六成,而你们得四成!如何?”

  战狐听闻此言,面色不变,倒是后面的战虎不由双眼瞪圆了。这般分成绝对是他们占大头啊。两边分得六成,那最后分下去也就是三成一边而已。他们战堂佣兵团却是占四成。

  而且三者联手之下,必然是要轻松许多的。而且方才那九公子也是露了示弱的姿态。

  毕竟他们的手之后,想要回到泰坦城的最快路线,还真的得经过垦城呢。而垦城就是他们战堂佣兵团的势力范围啊。

  只是,不等战虎开口,前面的战狐已经是不动声色的反问了一声:

  “这个可以,那请九公子您,说一说条件吧!”

  “哈哈,战狐三团长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快人快语,好!”

  九公子还没有开口回应,雪狼却是忍不住对着战狐夸赞了一声。不过谁都不知道,他心中已经是将这个处事极为谨慎的战狐三团长的十八辈子祖宗都骂了一个遍了。

  而九公子也是轻笑一声,随口说道:

  “条件很简单,贵团的人毕竟是多一点的。等下动手,我们可以作为主力,剿灭金斧佣兵团的家伙。不过,深入地下挖掘灵矿的工作就要交给你们了。到时候你们可不要私吞哦。呵呵!”

  不用动手,还能让自己的人下午挖灵矿,这怎么能够算的上是条件呢,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啊。

  战虎的双眼已经开始放光了。而战狐也是朗笑一声,却是没有回应,对着二人微微拱手一下,却是回身退到了战虎身后。

  细微的一个擦身,战狐已经是对着一旁的大哥出声说了的一句话:

  “这两个家伙图谋不轨,想要等解决一切之后在矿坑之中暗算我们!大哥不用考虑了。费些力气,稳妥点,总比到时候受制于人来的好!”

  战狐这一句话顿时就让战虎给清醒了过来。而他这般动作,却是让对面两位团长都是笑不出声来了。

  心下都是对战狐这个处事谨慎的家伙更为记恨了。很显然,这家伙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面对诱惑而如此的平静,完全没有回复的样子。

  可是不待他们三方再次开口,场中心完全被他们视若无睹的柳垂岸却是冷哼一声开口了!

  “哼!你们继续打着商量,我不会打搅你们的。但是现在,我有件事情必须要先处理一下!”

  柳垂岸这话出口,顿时让三方都是微微一愣。而就连柳垂岸身边的几人都是对这话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

  柳垂岸却是突然出手了。在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浮现出了一把闪烁着赤色火焰的长刀。

  而后就在他猛然掉转身形之下,长刀横扫而出,而柳垂岸攻击的对象,正是那已经是满头虚汗的林楚了!

  “团长!你……”

  林楚只是看到了一抹刀光,口中惊叫着想要躲闪的时候。

  已经是发现自己的视线发生了巨大的偏移,脖颈处传来的剧痛只是一瞬之间。

  而他全身的灵力还没有催动而起,脑袋就已经是跟身体分家了。就这般被柳垂岸一刀斩断,斜斜的挑飞了出去。在他口中后面的话自然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

  见到柳垂岸果断杀伐的一幕,周围三方都是忍不住紧了紧身子,而柳垂岸身边的几人却是愣在了原地。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哼!出卖兄弟的狗杂碎!死有余辜!”

  柳垂岸却是冷哼一声,让周围几人都是回过神来。他们的眼中虽然还带着震惊与不敢置信。但是看向那无头尸体的时候,眼中却也是灼烧起了怒火。他们落得如今这般境地,完全是因为这个信赖的兄弟所导致的!正如柳垂岸所说,死有余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