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灵神武尊 > 第八百六十二章:血力的故事(二)

第八百六十二章:血力的故事(二)


  这般回忆对于血力来说绝对是痛苦的,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如今能够对周末几人吐露而出,也已经是说明他的心结已经解开了。稍稍的情绪触动是不可能避免掉的。

  感觉到了自己周身的杀意有些不受控制。

  血力深吸了一口气,旋即继续沉声说道:

  “这个镇长最终是成为了我的义父。而,他收我做义子,也仅仅只是为了让我给他争夺名利。最终可以送他沙湾城中,坐得一个官职而已!”

  “我的天赋,足以让我进入紫云宗了。”

  “他也是看重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送我去紫云宗进行入门考核!”

  说到这里,血力回头看了一眼车厢之中的紫丽丽。旋即嘴角浮现了一抹惨笑说道:

  “呵呵,丽丽小姐应该知道紫云宗的入门考核是多么残酷的吧?”

  紫丽丽闻言面色微微有些发白,稍稍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紫云宗每年都会招收一些弟子,天资好的进入内门,天资差的只能留在外门。而留在外门之中的人,多半是因为他们有些背景,能够给紫云宗送上一些丰厚的供钱。这样的人每年都不下上千人!”

  “而我们紫云宗的考核是很严格的。千人之中最终可能只有五十人进入宗门,最严苛的时候,甚至只有十个不到的人进入。”

  周末闻言微微点了点头,对于紫云宗如此严苛,周末也是可以表示理解的。

  否则若是紫云宗敞开大门的话,如今的紫云宗就是一群乌和之众聚集的场地了。根本就不可能在龙灵帝国拥有如此超然的地位。

  只是血力却是接着紫丽丽的话语冷笑说道:

  “不仅仅只是如此,紫云宗最后的一场考核,会让竞争变得最为激烈,考核者甚至会自相残杀。能到这一步的,至少有百人,而每次都会死伤一多半的人!所以说,进入紫云宗是要有着必死的觉悟的!”

  紫丽丽面色越发的惨白了。有些忐忑的朝着周末看了一眼。她生怕周末会因此对紫云宗有些坏印象。

  毕竟在紫丽丽看来,考核之中的这一点也是相当的残忍的。

  只是,让紫丽丽心中稍稍安稳一些的是,周末并没有因此露出了多么厌恶的神色。

  反倒是对着血力反问一声:

  “血力大哥,那若是直接被宗门长老或者是一些高层直接引入紫云宗,成为紫云宗弟子的人也是要经历这些考核的吗?!如果他们不参与这种考核的话,岂不是很不公平?”

  血力被周末这么一问,反倒是愣了愣。旋即苦笑摇头说道:

  “你说的对,是很不公平,不过我听说那些直接被引入紫云宗的弟子,多半是一些大家族的子弟,他们的先辈就是紫云宗之人。而这些后辈被引入其中,也是因为他们自身的天赋,或者实力已经是都相当突出的了。”

  “这……似乎也不算不公平,毕竟他们的先辈已经经历过这种残忍的考核了。他们为紫云宗效力这么多年,若是没有一点点特权的话,反倒是不合情理了。”

  听完血力这话,周末认同的点了点头,而一旁的周天翔却是摇头淡淡说道:

  “这对于现在的紫云宗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当年紫云宗是不对外招收弟子的。就算是你天赋再高,若是没有一定的背景,想要加入紫云宗是完全不可能的。当年的紫云宗是相当的自负的!”

  紫丽丽对于紫云宗的过去自然是知晓很多的,比起周天翔知道的都不少。

  当即觉得在这么谈论下去,或许紫云宗的那点黑历史就完全被挖出来的。所以还是赶忙对着血力追问道:

  “血力大哥,你当年不是已经成功的通过了考核吗?为什么还要放弃资格呢?按照我紫云宗的规矩,一旦通过考核,那只有招选的各大执事以上的人才有资格取缔入选弟子的名额的。难道你得罪了招选的执事吗?”

  话题被牵引回来,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放在了血力的身上。

  而血力此时却是摇了摇头,转过身去,依旧是留给了大家一个背影,而后就这般沉声说道:

  “不是的,紫云宗与我从来没有任何的仇怨。反倒是当年招选我的执事一语点破,让我得知了那个镇长义父究竟是怎样的衣冠禽兽!”

  众人沉默,这个血力的义父,让血力痛恨至此,所有人都想知道其中究竟是什么缘由。

  血力这次也没有半点的停顿,冷声继续说道:

  “我并非他的第一个义子了。而是第三个,前面两个,资质都比我差很多。他都没有成功将那些义子送入到紫云宗。而后那些落选的义子全部都被他活生生的打死了!这件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紫云宗却是十分清楚的!”

  “他谎称那些参选考核的两位义子都是在紫云宗的考核之中丧命了。但事实却是全部被他秘密带回去给残忍的杀害了。”

  “而如此残忍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身上多背负一些名声。让外界承认他的两个儿子都是为了进入紫云宗而死的!只是,这般名声还是不足以让他这个镇长的官位有所提升的!”

  “所以,我是第三个,若是我进入紫云宗的话。这个衣冠禽兽的计谋就要成功了!”

  血力猛然甩动缰绳,马匹嘶鸣一声,奋力的朝着山坡之上窜去,翻阅过这个山岭就到了紫云宗范围之内了。到时候,就没有任何的路径了。

  而且帝国的卫兵就镇守在那里。到时候,周末几人也只能是表明身份,才能使用一条盘山路蜿蜒而上了。

  “若仅仅只是如此的话,我或许还不会相信他人的一面之词。”

  “但是,后面那执事的一句话,却是让我决绝的放弃了进入紫云宗的资格!”

  血力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泪水竟然已经是无声的滑落而下了。

  “那是进入到他家的第三天,我认识了他大夫人的女儿,当时我只有十岁,而那个姐姐是十四岁,一个很柔弱的少女。但却也是唯一一个对我笑脸相迎的人。”

  “我叫她敏敏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