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灵神武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观察力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观察力


  灵阵师的稀缺程度,对于周末跟吴冰来说都是有所了解的。毕竟之前在龙灵帝国之中,那些布置了传送阵法的灵阵师都是被皇室好好的保护了起来了。甚至是三大家族之中也是有灵阵师的存在的,他们即便是每年什么都不干,都被供养的很好!

  而事实上,狼啸所说的这些,周末跟吴冰更是清清楚楚的。白老是炼药师,虽然算不得灵阵师,但是也是懂得一些灵纹阵布施的方法的。而黑老最强的职业自然是灵锻师,而事实上,他也是一位灵阵师,并且是相当高明的灵阵师!

  当年白老跟黑老肉身被毁,却是能够拖住众人的追击,将天地灵珠分化之后,分别逃遁而去,这可不是两人的运气好。那是因为在前面的大战之中,白老为黑老争取了时间,在周围布置下了强大的灵纹阵法。

  如此才能够拖住那么多的强者,让他们带着天地灵珠逃遁而去!虽然后来两人的灵魂都是沉睡了一段时间,但是现在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可以说,两人能够活命,最主要的还是这最后布施灵纹阵法抵挡住了那么多人而带来的功效!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了解。灵阵师在中天灵域这种地方,定然是很多的。他们通常都是被供养起来的一群人,而自身也都是拥有着极强的力量的。只是,你如何能够确定这里的灵纹阵是聚灵阵的?难道你之前见过聚灵阵吗?东洲灵域的海域之上也有这般强大的灵阵师吗?!”

  吴冰不同于周末,这心里有什么,对于狼啸就直接是吐露而出了。

  而他这么一问,着实是让狼啸有些尴尬的。而一旁的周末则是轻笑不语,就这般看着狼啸。

  结巴了一阵子,狼啸这才开口说道:

  “我之前是没有见过能够布置聚灵阵的灵阵师,但是,就在刚才,那个带领我们进来的中年男人,对!就是那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家伙,他就是一个灵阵师,在进入到宅院之后,我亲眼看到他在掌心之中凝聚阵决灵纹,悄无声息的打在了地面上,然后这里的灵气就变得异常浓郁了起来!”

  “当然了。我之前虽然是没有见过这般手段的灵阵师。但是我们海狼宗也是存在着祖先留下来的聚灵阵的。历代宗主闭关之地,就是有聚灵阵的。也就是说,我海狼宗的先祖之中也是有精通灵纹阵的灵阵师的。只是……到了我这代,对于那些灵纹什么的东西,已经是了解甚少了。毕竟那些东西实在是晦涩难懂,歪歪扭扭的,跟蚯蚓爬一样……”

  狼啸这话一开始说的好像是辩解一般,而说到了最后的时候,就算是他自己都是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而一旁的周末却是轻笑一声开口说道:

  “呵呵,灵纹阵本来就是相当的复杂的。炼药师炼丹品阶高品质好的灵丹,都会有丹纹浮现,那是药力加持的一种象征,而灵锻师,更是需要在灵器之上不断的叠加一些灵纹阵,层层叠加之下,加之灵器的材料不错,那品质自然是会上去的!只是,很显然,论到灵纹阵的布施,那还是真正的灵阵师比较擅长的!他们可以借助天地之力!”

  狼啸当即是瞪大了眼睛盯着周末。这不是自己是专家吗?怎么转眼之间,周末就已经是能说的头头是道了。那么,他们刚才还问自己干嘛?这自己是不是没有显摆成功啊?

  一阵莫名其妙之下,狼啸也是面色有些涨红了起来,他倒是忘了,周末乃是一个炼药师,而且似乎炼药师方面的天赋是完全不弱于其武道天赋的。正如方才周末所说,通往灵阵师的快捷方式似乎就是有一些炼丹师或者是灵锻师的基础才行的。

  而就凭自己听闻的那些事情,在周末这个入门者的面前卖弄,那还真的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丫子啊。

  “你……你小子知道这么多,那一开始还问我?”

  狼啸面色涨红之间,说话也是有些语塞了。他感觉到自己的智商被周末给无情的侮辱了。

  一旁的吴冰也是少有的勾起了一抹笑意,而周末则是摇头轻笑继续说道:

  “呵呵,我虽然知道这些普通的常识,但是却没有留意到你所说的那个灵阵师。如此说来,似乎,那个带我们过来的中年人所在的家族是藤甲家族,也是这个城池的城主所在家族,据说,藤甲家族就有比较多的灵阵师,他们就是靠这些发家的。所以……这个城池之中有这么多的聚灵阵存在也并非是什么稀奇事情了。”

  狼啸这次是彻底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开口对着周末问道:

  “哎,我们都是刚刚进城的,你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藤甲家族的?又怎么知道之前带头的家伙是藤甲家族的一员呢?”

  听闻狼啸这般问话,周末还未开口回答,一旁的吴冰已经是淡淡的开口说道:

  “一路之上不少的灵兽车辆之上都绘制有藤甲家族的族徽,而且在城中一些商铺坊市的,也有藤甲家族的族徽,加之,两旁店内的食客嘴巴里都在谈论着藤甲家族。有此就可以断定这里是藤甲家族的势力范围。而在这里接待我们的,难道还能是别人吗?更何况那个络腮胡子的中年人的手肘处也有一条淡红的蛇形纹身周围有藤蔓的纹路,看起来跟藤甲家族的族徽有些相似,而那些蛇形纹路应该就是其在家族之中的身份象征,所以,我们就可以断定那人必然是藤甲家族的!”

  狼啸现在已经不仅仅只是瞪大了眼睛了。就是那嘴巴都是有些闭合不起来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自己这是跟两个人在一起吗?一路之上所有人都是看热闹一般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他们多半人是没有见过这里的一切的。自然是新生好奇。可是怎么会有人探听一些路边店内的食客谈话,更怎么可能连路旁商铺以及路过车辆上面的族徽都看到了呢?他们两个这般精细的观察力,着实是让狼啸感觉到了一阵的寒毛直竖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