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七百一十三章,黑渊被封!

第七百一十三章,黑渊被封!


  我看见黑渊大发神威的样,心中虽然说不上痛快,但是也并不反感,来这个狗屁的军事基地本身就不是我愿意的,还要参加训练,接着参加比赛,更是让我觉得无聊且‘浪’费时间。(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现在,还因为打了一个‘阴’我的‘混’蛋,而被这个狗屁的能哥打的这么惨,心里已经不爽到了极点。

  能哥迈步侧行,保持着和黑渊之间的距离,刚刚世界之术造成的空间被黑渊轻松破解,这让能哥的脸‘色’也冷峻了起来。

  “你的实力还没恢复,因为你的载体不够强大,我要赢你并不难!”

  能哥一摆手,我看见他的左右手,分别捏出了十多种不同的印决,而且是两只手不同,看的我心中都不免惊叹。

  “哼,你来试试看啊。”

  黑渊很狂妄,这也无可厚非,他的实力惊人,而且能够将我身体内的法术和力量,运用到极致。

  能哥双手之间画出长长的流光,左手为黄‘色’,右手为蓝‘色’,黄‘色’的流光代表空间,蓝‘色’的流光代表时间。

  当年老西出函谷关,成就圣人之位,传说他练的就是这时空之术,能哥的这套功法,我虽然没看出名堂来,不过如今看来,的确是颇有道术的意思。

  黄蓝两道流光汇聚在了一起,扭曲着冲向了对面的黑渊。

  黑渊往后撤了小半步,手上黑‘色’的气流一转,将这黄蓝二气给包裹了起来,然后大袖一甩,黄蓝二气却被他给撕扯成了碎片,散落在了我的面前。

  “哼,就这点本事,也敢……”

  黑渊还没说完,就看见对面的能哥接着这黄蓝二气被撕碎的空档,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双手相结,左右两手上的食指同时点出,印在了黑渊的身上!

  黑渊面‘色’大变,厉声呵斥道:“你,你是想将我从他的身体内吸出来!你疯了吗?我和端木森同气连枝,若是我被吸出来,他也会死的!”

  此时,隐藏在身体内的我,同样面对了大问题,黑渊的魂魄剧烈颤抖,搅动我整个身体内部开始崩坏,我看见身体内暴‘露’出了多处伤口!

  “哼,你在他身体内,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如今你还的实力远远没有恢复,就已经如此强大。若是有一天你恢复了实力,还不掀起血雨腥风!给我出来!”

  能哥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在了手上,嘴中念念有词:“道之极,世界之本,我以时空为引,锁魂为本,吸出此恶魂,轮回之力,可助我一臂之力!”

  话音刚落,我的身体内立刻有红光闪烁,接着黑渊的魂魄发出不甘心地吼声,却被能哥硬拉出了我的身体,我立刻感觉到,好像自己身体内少了一些什么,自己的魂魄重新掌控了身体,瘫坐在了地面上,嘴角,鼻,耳朵,甚至是眼睛里都在往外流血,脑里一片空白,就好像是发闷了一般,又好像是喘不上气来。

  黑渊被能哥的血光所束缚,封印在了一个巨大的青‘色’罐里,它一直在挣扎,但是没有实体,魂力又微弱的黑渊,已经翻不起大‘浪’来了。

  我坐在地面上,看着面前的能哥,皱了皱眉头说道:“你这是在帮我?”

  能哥没说话,封印了青‘色’的罐,转身走到我的面前,一脚踹在了我的脸上,将我踢飞了出去,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身体在空中滑行了一段长长的距离后落在了地上。

  背部撞在石碑上,石碑破开了一条大裂缝,我感觉整个背部巨痛,可是却没有哼一声,眼神低垂地望着前方,连用手背擦一下脸的举动都没做。(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能哥背着手走了过来,所有人都看着我,他们在窃窃‘私’语,很多人的脸上‘露’出了看笑话的模样,也有一些人‘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端木森,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本了,黑渊都不在你身体内了,内伤至少要一个月才好,你连我的十招都接不了,你的骄傲,在我看来就是一团狗屎。所以,以后不许违背我的命令,不然,我不介意废掉你的灵觉。还有最后一点,你知道赵云倾去了哪里吗?”

  能哥此话一出,我已经死寂的心灵猛地一惊,抬起眼睛看着他。

  “根据国字号第五组的消息,当初在洲际酒店的天台上,她跳下去寻思,不过被人救了,救走她的人,是十常‘侍’的人,赵云倾现在应该被作为研究对象,或者是某位人质绑在了十常‘侍’的总部内。而以你现在的水平,连冲进十常‘侍’都做不到。还有一年半不到的时间,你自己好自为之。”

  能哥站了起来,挥了挥手,两个士兵冲过来将我抬了起来,最后简单地包扎后,他们将我扔进了一间黑‘色’的禁闭室内。

  这一次紧闭的时间是一个月,禁闭室内只有一张**,一个马桶,一个水槽,没有窗户,没有声音,‘潮’湿,黑暗。

  我过去总是在电视里看见过这样的画面,如今真正自己坐了进来,真是另外一种感觉。

  墙壁的上方,有一个通风口,从那里有微弱的光照进来,我侧躺在冰冷的石头**上,干咳了一声,接着却看见手上有鲜血的痕迹。

  整个‘胸’口像是烧起来了一样,我艰难地爬起来,走到水槽前,拧开水槽放出了一些清水,我喝下这些清水想要减缓‘胸’口的疼痛,但是却一点作用都没有。

  背后套着灵觉枷锁,鬼纹放不出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重新坐回黑暗的角落里,脑里开始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想起了赵云倾,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那个美丽纯洁的少你。我想起了恋心儿,想起了她曾经不止一次‘阴’了我。我还想起了黑蛋,想起了阿呆,想起了大叔,想起了每一个在我生命里出现过,并且留下浓墨重彩的人们。

  只是如今他们没有一个人陪在我的身边,我忽然很想‘抽’根烟,但是身上的衣服里没有香烟,我就这么坐在黑暗的世界里,回忆占据了我的整个脑袋。

  那是一种非常恐怖的感觉,没有人和你说话,没有人关心你的生死,也许我在这里腐臭发烂了,都不会有人发现。

  听起来一个月的时间很短,但对于此时此刻的我来说,非常漫长。

  每一个小时,就好像过去了整整一天,到了第十天的时候,送饭的人刚刚拉开铁‘门’,我就连滚带爬地冲过去,大声喊道:“求求你,和我说句话吧,求你了!”

  然而,这个人永远不会理睬我。

  第30天,当禁闭室的大‘门’被打开的一刻,我看着牛老站在‘门’口,他的眼神依然锐利,扫视着我的身体,威严地说道:“想当一个好战士了吗?”

  这一刻的我,浑身邋遢,缓缓抬起低垂的头,在黑暗中,我知道我的眼睛一定特别的明亮,我对着牛老点了点头,用已经沙哑的声音说道:“愿意。”

  接着我被两个卫兵拉了出来,面无表情,手脚低垂地跟着牛老,一路走到了浴室,洗去了一身的污泥,疲惫以及内心中的黑暗。

  这一刻的我,看着浴室外面明亮的天空,感受着清澈的水流,捂着脸哭了,然后双手抱头,缓缓蹲了下来,将头埋在了两手之间,任凭水流冲刷着我的身体……

  再回到夜影队的时候,新的队伍已经在筹备期间,但是却因为乔城的昏‘迷’不醒,加上我这个刺头不好的名声,没有人愿意加入夜影队,负责招新队员的秃显得忧心忡忡。

  我换掉了身上那件黑‘色’的外套,破‘洞’的牛仔‘裤’,而是穿上了绿‘色’的‘迷’彩服,平静地走进了夜影队的宿舍,秃看见我的一刻,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惊奇地问道:“你,你怎么穿军装了?”

  我笑了笑,什么都没说,走到了自己的**边,将被叠的整整齐齐,然后默不作声地看着外面。

  “不过总而言之,欢迎回来。对了,你能不能帮忙招新人,感觉大家都不愿意来,真是很麻烦啊!”

  小琳笑着对我说道,如今的夜影队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我点了点头,思考了几秒钟后说道:“你们等我一下。”

  我径直走出了宿舍,到了牛老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进入其中,牛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而我立正之后敬了个礼,严肃地说道:“牛老,夜影队招不到新人,我有一点想法,能不能说出来。”

  牛老一愣,点了点头。

  我这才接口说道:“我来接手夜影队,我来当队长,换掉队名,换掉袖标,23名的排名也可以取消,我来组成一支新的队伍,冲击第一名!”

  牛老似乎没有惊讶,而是‘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早就料到你会这么做,批准了。想好队名之后来告诉我,我会负责找人帮你们做袖标的。”

  我却直截了当地说道:“队名我已经想好了!”

  牛老笑着问道:“是什么?”

  此时的我抬起头,‘挺’起‘胸’,面目严肃,沉着地说道:“‘阴’阳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