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八百二十四章,秒杀!

第八百二十四章,秒杀!


  唐‘门’总部虽然在地下,但是因为巨大的通风管道加上灯光的缘故,所以到了天亮,自然整个唐‘门’都会亮起来。小说网

  我‘迷’糊了一会儿,感觉到外面有光照进来后,才从**上爬了起来。

  “哐哐哐……”

  一大早外面就有敲锣打鼓的声音不断地传进来,我‘揉’了‘揉’眼睛,透过窗户往外看,好家伙,街道上已经站了不少人,有几个唐‘门’弟接着一面大锣,一边敲一边游街,上面还有一面巨大的红‘色’旗帜,写着唐‘门’内部比试即将开始,争夺唐‘门’分堂堂主之位!

  我笑了笑,好大的宣传阵势啊。洗了把脸,穿上外套,我刚走到房外面,就看见已经两天不见的章飞飞带着几个唐‘门’弟走了过来。

  “我来接你们去看比试,已经帮你们安排好了位置。”

  章飞飞正说话呢,却发现整个房里就只有我和大叔两人,她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却没有多问什么,带着我们俩离开了房。

  练武场中央最大的一个擂台已经被防御阵法加固过了,等一下就会在上面进行五局三胜的比赛。我和大叔的位置被安排在擂台西侧的座位上。

  虽然还是清晨,不过整个擂台已经被两派的弟给包围起来了,两个派系之间的矛盾在今天已经很明朗化了,唐苦行和唐凌峰还没道场,两边已经吵的有些不可开‘交’。

  要不是章飞飞他们一群高干在场,估计底下的弟早就干起来了。我和大叔没吃早餐,一边喝茶,一边吞桌上的糕点,完全不顾形象,反正这事唐‘门’的事情,无论是我还是大叔,今天都是来看戏的!

  过了半个时辰后,唐苦行先出现了,还是很大的阵势,一群人包围着他,簇拥之下他如同身穿金‘色’龙袍的皇帝走到了我们上方的主位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看见我和大叔竟然没走,他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而我则观察着他,总感觉今天他的肚好像大了一些,有一点浑圆。

  不一会儿,唐凌峰在几名弟的搀扶下,颤颤地走了上来,一副身孱弱的模样,我不得不佩服这老家伙的演技绝对是奥斯卡级别的!

  两位唐‘门’的大佬都到场了,比赛自然开始了!随着一声锣响,接着是牛角号吹响,两边数千名唐‘门’弟,一起欢呼,这一场唐‘门’内部的比试就此拉开了序幕!

  比赛在我和大叔看来,其实比较索然无味,章飞飞不下场,都是找了一些不入高手之流的弟打斗,而且,还在傍晚的时候,拖到了最后第五场决胜局。

  我打了个哈欠,此时唐燧走上了擂台,对着四方拱了拱手,今天这货倒是穿的很‘精’神,看起来颇有一些气派的风范。

  只是章飞飞这边原本定了和唐燧对打的唐求实还在昏‘迷’不可能上场,所以现在是轮空场,根本就没人上台接招。

  唐燧冷笑连连,大声说道:“还请对手快快上台来,哈哈!”

  随着他的大喊,他背后掌‘门’一方的弟全都在起哄,一时间嘘声震天,而大长老这一边的人却都默不作声,偶尔有骂了几句,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台来和唐燧‘交’手。

  又过了一会儿,唐苦行缓缓站起身来,对着唐凌峰拱了拱手说道:“大长老,你们这边没有人上台,看来这一场比试,是我们获胜了吧。”

  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我却看见章飞飞急急忙忙走到了我的身边,我知道她八成是来求我出手。可是就连唐凌峰的太昊神符我都不稀罕,她还有什么能够让我出手的?却看见章飞飞跑过来之后,不是对着我说话,而是在大叔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大叔微微一怔,接着看了看章飞飞,问道:“你确定吗?你知道骗我的后果。”

  章飞飞面‘露’着急之‘色’,点了点头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肯定没骗你。”

  此时大叔‘摸’了‘摸’下巴,过了几秒钟后看着我说道:“小森,上台打一架吧。”

  我被大叔这么一说也给说愣了,他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小秘密,怎么大叔原本和我一样是看戏的态度一下就转变了,大叔拍了拍我说道:“你先上,我回头再和你解释。”

  于是,我只能无奈地走上了擂台,我这边一上场,章飞飞立刻大喊道:“我方请来的外援,‘阴’阳代理人协会会长端木森,代表我方和唐燧‘交’手!”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唐燧的那张脸就和‘抽’筋了似的,眼睛一直看着我,他没想到我真的会上场和他打,这出乎了他的意料,也出乎了在场每个人的意料,连唐苦行都一下从椅上站了起来,先是看了看我,之后又看了看蒋天心,双拳紧握,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恨啊!

  “端木森,端木森,端木森……”

  此时章飞飞这一方的弟全都欢呼了起来,呼喊着我的名字,就和呼喊着英雄似的。而我则扁了扁嘴,等待着比试开始。

  “咚!”

  一声敲鼓的声音传来,比试开始了,唐燧想要先发制人,直冲过来,手指间夹着数枚黑‘色’的飞镖,一甩手,这些飞镖在空中旋转,向我扑来。

  而我冷哼一声,一挥手,背后的星图展开,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星光爆发,在已经有些昏暗的天空中划出了数道长长的星光,这些星光从空中落下,轰击在唐燧的身上,唐燧惨叫一声,整个人被打的飞出了擂台,口中连连咳血。

  仅仅一招,就被我给打败了!速度快的惊人,大叔倒是镇定自若,唐凌峰老家伙则还是一脸木讷的样,唐苦行却满脸‘抽’筋一言不发。

  而四周围观的唐‘门’弟,无论男‘女’,无论是大长老一派的还是掌‘门’一派的,全都看的惊呆了。唐燧在他们的眼中还算是比较厉害的高手,竟然被我一招就给打的爬不起来,而且看起来我还没有用出全力。

  过了好一会儿,我咳嗽了一声,评判在敲响了锣声,宣布我获胜了!继而宣布唐家分堂堂主之位‘花’落大长老一派中。

  有人欢喜有人愁,整个擂台上,一半的人欢欣鼓舞,一半的人哀伤叹息。我跳下了擂台,拍了拍手走到了大叔身边,问道:“大叔,刚刚章飞飞说了什么?”

  大叔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她告诉我,只要你出手,唐凌峰等一下会告诉我一个我还不知道的救亡者长老的名字。”

  我了个去,这臭师傅,为了一个名字就卖了我,过去就经常拿我当枪使,现在我都22岁了,他居然还卖我,太坑啊!

  不过现在可轮不到我埋怨,原本应该结束的比试,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唐苦行先站了起来,看了看唐凌峰一眼,接着拿出了一张金‘色’的布条,打开之后朗声说道:“今日,我唐‘门’掌‘门’,唐苦行,要揭发唐凌峰大长老的罪行。他和救亡者勾结,不仅败坏我们唐‘门’声誉,而且独揽大权,将唐‘门’变成他的‘私’人财产,排除异己,诬陷杀害无数唐‘门’的义士,种种罪行,令人发指,今天我唐苦行行使唐‘门’掌‘门’的权力,免除唐凌峰唐‘门’大长老之位,废其灵觉,打入大牢,所有其同党,全部捉拿,一律法办!”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但是在场的除了我和大叔略微有一些惊讶以外,其他的弟全都非常镇定,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这一幕了。

  而此时唐凌峰却冷冷一笑,站起身来,走到了唐苦行的身边,手上的木杖重重地敲击地面,然后朗声说道:“今日,我以唐‘门’大长老的身份,免除唐苦行唐‘门’掌‘门’之位。违背者,杀无赦!”

  好家伙,果然好戏开场了,两个唐‘门’大佬真正面对面,硬碰硬地杠上了!

  师傅和我坐在椅上,看着唐‘门’内部的派系斗争,颇有一种看张艺谋《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感觉,只不过,那是电影,这是真实的。

  唐苦行冷笑连连,往后退了一步,一招手所有他派系内的弟全部都拿出了一个个黑‘色’的瓶,一看就是毒‘药’。

  “哼,我的人都吃了解‘药’,今天,让你们死在火骨毒‘药’之下!”

  他一挥手,然而这一刻,本该将手上毒‘药’瓶扔在地上的弟们,却没有一个人动手,而是全部都转身看向了唐苦行!

  此时,我才惊讶的发现,在场的所有弟,除了个别几个,其他已经全部都是唐凌峰的人了!这还真是一出惊天逆转的大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