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八百七十二章,恋爱的季节!

第八百七十二章,恋爱的季节!


  有一句很‘浪’漫的话: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这是让很多人都感觉很美好的一句话,不过普通人都认为,所谓的轮回,所谓的前一世都是虚假的。那是因为,每个人喝过孟婆手上的那一碗忘却一生记忆的孟婆汤后,才会进入轮回。

  然而,如果当上一世这个人给你的印象太深刻,或者是你的灵魂受到了‘激’烈的冲击之后,很有可能会回想起上一世的记忆。

  就好像我面前这个满脸泪水,痛哭不止的‘女’人。

  我不知道小茹上一世是谁,也不想知道她和白凡在上一生发生了怎样的邂逅和悲惨的故事,这一切都和我无关,我的目的是帮助这个‘女’孩,如今我已经做到了,那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望着痛哭的小茹,我平静地说道:“我不会帮你去救他,你若是一定要去救白凡,也是找死。我救过你两次,而且也算是发了善心,没有要求回报地帮助你。但是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三次,你算不上我的朋友,更不是我肝胆相照的战友。收拾一下,好好睡一觉,明天就离开我家吧。”

  说完之后,我走出了房间里,顺手带上了房间的‘门’,却没想到一群人站在了‘门’口,李迅和周易都是‘欲’言又止的样,但是也都知道我的脾气,也都明白,白凡坑了我,去救他是不可能的。

  就在此时,站在一边的木梁纯忽然开口说道:“头儿,你有没有办法让小茹忘记白凡?”

  我一愣,接着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点了点头后说道:“若是能够‘弄’到孟婆的汤,稀释一下,或许能够做到,但是这个笨‘女’人肯吗?”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叹气道:“不是我不想帮她,但是,她不会舍得忘记白凡的,就算白凡之前还想置她于死地。(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有时候,爱情这事情真的没办法说。”

  第二天,一早起来后,周易就告诉我,天还没亮的时候,小茹就离开了。我点了点头,没说话,这‘女’人也许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但是,我只是一个‘阴’阳代理人,我不是神仙,更不是万能的,有些事情,我也无能为力。

  趁着这段时间北京那边也没事,我准备在上海留几天,给自己放一个短假。毕竟,我也不是机器人,只不过这群家伙也全都找了我的借口,说要留下来,陪陪我,结果一个都不回北京去。

  下午我正坐在院里看书,‘玉’罕和木梁纯出去逛街了,周易则一个人在打游戏。却没想到,李迅这货一脸坏笑地走到了我的身边,说了一声:“老大,找你有点事情,嘿嘿。”

  一般来说,这家伙‘露’出这样的表情,特别是对着我,只可能有两种事情,第一便是他缺钱了,过去这家伙还是个穷鬼的时候,总是‘露’出这样的笑容。第二便是这家伙又有搞不定的委托,要找我帮忙了。

  “怎么了?”

  我挑了挑眉‘毛’,李迅微微一笑,用手挠了挠头,一个大老爷们竟然‘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

  “老大,这个,你也知道我老大不小了,如今也25了,比你还大三岁呢,过去在灵异马戏团的时候太苦了,后来跟着老大你,出生入死的次数也太多,如今咱们好不容易稳定了一点。所以,我,我想解决一下个人问题。”

  我了个去,原来这货是思‘春’了啊,我放下书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你想解决个人问题,找我也没用啊,我又不是红娘,难道你还喜欢上了我们队伍里的‘女’孩啊?哈哈……”

  我这么一笑,忽然看见了李迅这货的脸上竟然有一些红晕,顿时大吃一惊说道:“你小,真是喜欢上了我们队伍里的‘女’孩啊,哪个啊?”

  李迅这大老爷们,平时还是‘挺’男人的,此刻被我一问,小声说道:“‘玉’,‘玉’罕……”

  此话一出,我还没说话呢,就看见周易一溜烟地跑了出来,站在了我们的身边,速度快的惊人,出现之后这家伙脸上满脸嘻嘻哈哈的表情,笑着说道:“还好我的耳朵尖,你喜欢‘玉’罕?哈哈,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小过去做任务总是要求和‘玉’罕在一起,而且你们还是一个灵异马戏团出来的,我看你们也‘挺’配的,一个扔瓶,一个耍蛇,哈哈,祝你们早生贵啊!”

  周易这家伙半带嘲讽地说道,虽然这话说的好笑,但是却表达出了浓浓的祝福之意。(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李迅眼睛一瞪,作势要打周易,周易这家伙哈哈一笑,飘到了二楼。

  只是听见这话,我却有一些犯难,之前在南疆的时候我进入过‘玉’罕的梦境空间,我心里可是很清楚,‘玉’罕是喜欢黑蛋的,黑蛋走的时候,她还老伤心呢。没想到这李迅居然还喜欢上了‘玉’罕,而且看的出来,这家伙肯定是个处男,且过去没有谈恋爱的经验,所以才会如此扭扭捏捏,要是换了周易,早就猛攻了。

  “这个,你表白了吗?”

  我有些为难地问道,万一黑蛋也对‘玉’罕有意思,他们俩情投意合的,我这在里面一搅合,不好做人啊,所以这才试探‘性’地问了问。

  李迅微微一愣,然后红着脸摇摇头说道:“我没敢,有时候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她好歹也是原来北疆家族出来的大小姐,虽然家族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但是毕竟身份还是很高的。而且,长的也很漂亮,心肠也好,我就是一个纯粹的底层灵异人士,要不是遇见了师傅,或许如今我还只能飞飞匕首,没用的很。”

  李迅心里很自卑,我看的出来,而且也明白,他能够鼓足勇气来找我帮忙,就已经用了很大的决心和勇气。

  有很多男人就是如此,他的强悍表现在外,看起来刚硬坚强,或是洒脱自在,但是一旦遇到了心仪的‘女’孩,就会立刻变的手足无措,别说是李迅了,就连大叔也是这样的人。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这样,我这几天想一想办法,你别着急,得忍着,‘玉’罕‘性’烈,万一你没处理好,把关系‘弄’僵了,可就麻烦了。”

  其实我是想试试看能不能联系到黑蛋,或者是也去探一探‘玉’罕的口风,咱们灵异人士也是人,当然也有恋爱,结婚,生的事情。

  李迅冲我笑了笑,接着一抬头指着周易说道:“你小敢笑话我,看我不‘弄’死你!”

  他们两个在二楼打闹,我却试着拨打了师傅的电话,可惜没打通,接着又让索尔借助轩辕家族的网络,帮忙查一查狼皇的下落。

  快到傍晚的时候,‘玉’罕和木梁纯手拉着手回来了,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回来,还给我们带了礼物,‘玉’罕给李迅买了一块手表,乐的李迅这小嘴巴都合不拢了,一个劲地傻笑,周易还在旁边起哄道:“哎呦,定情手表都送了啊,真是的,不忍直视啊。”

  结果,最后这家伙被李迅和‘玉’罕撵的满房‘乱’跑,一个劲地喊:“你们俩小夫妻不厚道,联手欺负我,我也要找一个,啊,别放蛇来咬我啊,白金啊,我没少给你‘肉’吃啊,你别咬我啊!”

  笑声传遍了整个房,我却看见木梁纯拿出了一块怀表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说道:“老大,我知道你不缺钱,不过这怀表样‘挺’别致的,我觉得你会喜欢,你手机经常坏,这怀表比较小,贴身放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坏了吧。”

  这小妮说着说着也脸红了,接着跑进了房里,就留下了我一个人,疑‘惑’地自言自语道:“这是怎么了?‘春’天不是已经过了吗?一个个都蠢蠢‘欲’动的!这木梁纯不会喜欢我吧,脸红什么啊?”

  正在房里打闹成一片的时候,铁‘门’却被敲响了,我对后面喊了一声:“别吵了,有客人!”

  几个家伙才收敛了不少,我整了整外套,将怀表放进了‘胸’口的口袋里,走到了铁‘门’前,打开铁‘门’,看见是一对老夫妻站在‘门’口,见到我后,老头冲我笑了笑问道:“你是端木森小兄弟吗?这里是上海‘阴’阳代理人协会吗?”

  我点了点头,眼睛扫了一下,这一对老夫妻没有任何的问题,没有灵觉,就是普通人。我脸上‘露’出了笑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两个人迎了进来。

  老大爷一直拉着老婆婆的手,老婆婆看起来似乎很木讷,或者应该说是有一些老年痴呆,傻傻的,走路很慢,嘴边还有口水流下来。

  老大爷拉着老婆婆走进了客厅,我让‘玉’罕给两位泡了茶之后,笑着问道:“两位有什么灵异方面的问题吗?”

  老大爷先是拿出手帕擦掉了老婆婆嘴边的口水,然后不好意思地说道:“是这样的,我和老伴的老房里,好像进了鬼,所以托了朋友的关系知道了您有一些特殊的本事,就来找您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