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二十五章,可怖的小木偶

第二百二十五章,可怖的小木偶


  诡异的木偶,虽然之前也遇见过类似木偶身上附上冤魂杀人的事件,不过眼前这个全身被针刺满的木偶,其身上并没有冤魂,这只是一个木偶,虽然样渗人了点。小说网..

  让快递公司追查木偶的发货人信息,我挂了电话之后,转身正想往房里面走,却没想到迎面撞上了木梁纯,她看着我手里的小盒,忽然眼睛微微一睁,立马冲过来将我手里的盒给夺了过去,不由分说地冲进了自己房间,我手上只有一张被撕下来的面单。

  “怎么了?”

  毒龙真人疑‘惑’地问了一句,我低头仔细看了一眼快递面单,上面的收货人,赫然写着木梁纯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个古怪的盒,本来就是寄给毒龙真人的。

  那么面单发件人上写着的:讨债的人,难道是木梁纯的仇人?

  有了之前恋心儿的例,我心里多少有些担心,赶忙走了过去,敲了敲木梁纯的房间,房间里一直没有回话,我心中更加着急,一剑将木梁纯的‘门’锁给削开了,然后冲了进去,却看见木梁纯的房间里很‘乱’,当然不是说衣服‘乱’扔,或者是生活用品‘乱’丢,而是满地都是占卜工具,龟壳,铜币,纸牌,甚至还有一些日本占卜时候用到的妖怪骨头,散落一地,而木梁纯则坐在椅上,背对着我,我隐约间能够看见在她的面前,似乎放着那个木头小盒。

  我站在‘门’口没有进去,轻声说道:“你没事吧?”

  木梁纯摇摇头,回答道:“没事,头儿。”

  她能这么回答我,就说明她至少意识还是清醒的,我走了进去,轻声说道:“怎么这么‘乱’,也不让保洁阿姨来收拾一下?”

  她没回答,此时的我瞥见了在她的书桌角落里,放着一卷古书,但是让我惊讶的是,这卷古书上面的文字并不是,而是日文。小说网

  心中越发感觉蹊跷起来,问道:“你从日本带回来的书?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小木偶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老道士是不是说的是真的,命中死劫……”

  木梁纯摇了摇头,依然没有转头,只是轻声说道:“老大,我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我还要继续占卜,请你先出去,把‘门’关上。”

  这还是木梁纯第一次对我下了逐客令,我皱着眉头,不退反进,快步走过去,一把拉住她的肩膀,然而,就在我碰到木梁纯肩膀的一刻,她整个人一软,身更是倒了下去,嘴里竟然喷出了一片白雾,慢慢地落进了面前这个小盒中的木偶身上,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我压根就没反应过来。

  等到我想要阻止的时候,所有白雾都已经落进了木偶的身体内,木偶微微一抖,随后那两颗木头做成的眼珠竟然看向了我,这白雾一定是木梁纯的魂魄,可是魂魄为什么会被吸入木偶中?我立马出手,手指一点木偶的头,黑白道力迸发,缓缓地将木偶中封印的白气一点点拉了出来,这个过程非常缓慢,木偶挥动手臂,发出一阵阵尖叫声,这尖叫声并不响,但是很凄惨,我双眼圆睁,暴喝道:“给我出来!”

  随后左手猛地一提,木梁纯的魂魄被我强行拉了出来,重新落回了她的身体内。不过魂魄受损,必然影响很大,我转过头去喊了弑君他们进来,将木梁纯给抬了出去。(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房间内很快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看着桌上的这个木偶,它并没有因为木梁纯的魂魄被我‘抽’走而倒下,反而站在了桌上,一双满是鲜血,猩红‘色’的眼睛盯着我,说不出的‘阴’森和可怕。

  我一挥手,一道劲风将房‘门’给关上了,房间里没有开灯,窗帘拉着看起来有一些‘阴’沉,我往后退了一步,伸手一指木偶,冷冷地说道:“碎了!”

  穿着和服的木偶应声碎裂,里面缓缓飘出一张人脸来,由青‘色’的光线组成,依稀能够看出是一个‘女’人的脸,她开口说话,声音很冷,有一些飘忽,有一些慢条斯理地说道:“端木森,这是我和木梁纯之间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不然,我搅的你轩辕家族‘鸡’犬不宁!”

  我瞟了她一眼,快步走了过去,左手一把捏住了这张青‘色’光线组成的脸,冷漠地说道:“你可以来试试看,如果不怕死的话。”

  语毕,左手手心道力一闪,整张‘阴’沉的脸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转身走出了房间,看见在休息室里,木梁纯已经渐渐转醒了,大叔释放出来的仙气环绕着她的身体,木梁纯的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木梁纯醒来之后,一语不发,眼睛只是看着我。我让其他人都走出了休息区,就剩下了我和木梁纯两个人。

  “你是不是早知道所谓的命中三劫之事?所以一直在房间里占卜。”

  我开口问道,我也不傻,看见木梁纯房间里那些凌‘乱’的占卜工具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

  木梁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早就知道自己命中有三劫,我已经度过了两劫,但是这第三劫我怎么占卜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结果,必死无疑。其实之前在日本高天原的时候,我就认为自己死定了,可是没想到最后被老大你的命格一冲,必死之局却被打破了,我才能侥幸活下来。但是这一次,或许是上天不愿意给我机会,我看来是一定会死了。因为,这是来自亡者的复仇,是我过去所造之孽的报应!”

  我听的更加疑‘惑’了,问道:“亡者的复仇?你是说那个小木偶里的鬼魂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木梁纯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当年我从日本逃到中国,其实一开始并没有加入灵异马戏团,而是流‘浪’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受到来自日本妖怪的追杀。有一次,我进入中国南边的一个小村,当时下着大雨,还是晚上,我刚刚甩开一‘波’追兵,本来不想进入村里借宿,奈何实在是疲累不堪,便躲在一户农家的仓库里,想着天亮之后早点离开。但是却没想到,被农户家的‘女’儿发现了。我还记得,她当时穿着一件红‘色’的睡衣,长长的头发,瘦瘦的身,看起来还有些睡衣。她是听见了声响才走出来的,见到我后,我以为她会赶我走,结果却没有,还好心地给我带来了几件她母亲的干净衣服和简单的食物。她说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问我山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很美好。我说,山里面的世界才是最美好的。我们一直聊天,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我让她回去睡觉,结果,这一回去,出了大事。”

  木梁纯的话,让我一愣,追问道:“是不是日本妖怪的追兵赶来了?”

  木梁纯捂着脸,看起来很痛苦,点点头说道:“是的,因为当时我身上的占卜工具都进了水,和湿衣服一起晾干。所以,根本就没料到妖怪这么快就跟了上来。等我听到村外面传来尖叫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当时吓的不敢出声,就听见外面的村民一个个都在哭喊,尖叫,场面非常‘混’‘乱’,我当时没有本事,更没有勇气,就一直躲在仓库的谷堆后面。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时候木梁纯的‘精’神状态已经很不好,我正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可是她却站起身来,不自觉地在休息室里走来走去,低声说道:“当时,我看见一个妖怪,拖着那个给我送衣服,送食物的小‘女’孩走了进来。那是一个长相很可怕,很猥琐的怪物。我看着它,一刀抹开了那个小‘女’孩的脖,小‘女’孩死的时候眼睛睁的很大,一直望着我这个方向,可是我害怕的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出声。接着,接着那个丧心病狂的妖怪,竟然‘奸’污了小‘女’孩的尸体!最后彻底‘弄’烂了小‘女’孩的身,像是扔垃圾一样扔在了角落里,当时她还穿着那件红‘色’的睡衣,满脸都是血,就和那个小木偶的表情一样。我等了很久才从谷堆里走出来,当我站在那个小‘女’孩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死透了,甚至尸体都开始发臭。然而,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我,死死地盯着我,她的魂魄也不见了,消失了!我知道,如今一定是这个小‘女’孩来复仇了,一定是的!”

  然而,我却不敢苟同这个观点,因为这个快递是从日本寄来的,而且,难道厉鬼也会寄快递了不成?这里面肯定是人为搞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