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二十七章,袁天罡意外现身

第二百二十七章,袁天罡意外现身


  听了王佳凌的话,我手微微一颤,松开了她的脖颈,皱着眉头问道:“你这话里的意思,似乎你曾经去过那个小小的山村?”

  王佳凌跌坐在地上,白骨将正厅大‘门’给封了起来,王佳凌惨笑着说道:“我是那个山村第一个考出去的大学生,我和木梁纯不认识,我们也不是同学。@!..山村遭遇了妖怪袭击,那时候我正好放假回来,看见了已经变‘成’人间炼狱的村,房都已经被毁了,村民们全都被杀死了,天上下着雨,却都冲刷不掉渗进泥土里的血迹,我发疯一般冲回了自己的房里。看见父母都已经死了,家里到处都是被攻击的痕迹,我想起了自己只有五岁的妹妹,可是最后我在谷仓里找到她的时候,她整个下半身都已经烂了。她才五岁啊,那么天真,我还答应要带她离开山村,去外面的大城市看一看。可是,可是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

  王佳凌的遭遇让我吃惊,原来她还真是那一场妖族暴动的幸存者,只是她的眼睛里却没有泪水留下来,继续说道:“之后我找遍了整个谷仓,发现了一些衣服,从衣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些证件,居然是一个日本‘女’人的。哈哈,我终于找到了真凶。后来警察来了,调查结果是非自然现象。于是我什么都不说,回到大学之后,拼命读书,获得了‘交’流去日本的机会。于是我去了日本,在‘交’流期间,加入了日本的邪教,通过邪教的渠道,获得了新的身份,也就是山口惠。教主还教会了我控虫之术,我表面上是东京大学的博士,其实暗地里,我一直都在帮着邪教进行暗杀活动。直到最近,组织终于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任务,也是我梦寐以求的任务。诛杀木梁纯!哈哈,我为了这一天等待了太久,可是我心里对她的恨意一直没有变!”

  事情算是清楚了,先不提那个邪教为什么要杀木梁纯,目前的情况一目了然,木梁纯身中剧毒,而这个王佳凌脑进水,信了邪教的话,加上人格扭曲,所以将仇恨转嫁到了木梁纯的身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大叔走过来,低声说道:“毒‘性’很猛烈,已经通知了‘玉’罕回来,不过‘玉’罕现在在昆明,飞机误点,‘私’人飞机还在准备中,估计还需要不短的时间,我已经用仙气控制住了木梁纯身体里的经脉。”

  我点了点头,低头看着王佳凌说道:“解‘药’‘交’出来。”

  王佳凌却一愣,一边摇头,一边‘露’出一张让人又可恨又可悲的脸,说道:“我没有解‘药’,所有我们拿到的毒虫,解‘药’都没有,全部都在我们教主的手上。不过我们教主行踪飘忽,你是找不到他的,所以还是不要费力了。我真是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要和一个这么不幸的‘女’人为伍,她所过之处只有灾难,你知道这些年来我调查的结果吗?你知道木梁纯逃到中国,间接毁灭了多少村庄和小镇吗?这些数据都是绝密的,她所过之处,便是一片腥风血雨,哈哈。这是她过去造的孽,如今来偿,已经无法改变了,谁都救不了她!”

  我一拳头将这个疯‘女’人打昏,伸出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想要突入她的梦境空间,却没想到,我的手刚刚搭在她的肩膀上,立刻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冲入了我的大脑里,很杂‘乱’,就像是已经被搅‘乱’的磁带,紧接着,王佳凌抱住自己的脑袋,一个劲地大喊道:“教主,不要杀我,我已经完成任务了,为什么要杀我,我想活着,教主,不,教主!”

  随着王佳凌的惨叫,她的头部先爆炸,就像是裂开的西瓜,鲜血和脑浆飞溅了我一身,接着是她的身体,同样爆炸,我的礼服被溅了一身,同时想要入侵王佳凌梦境空间的想法宣告失败。(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站起身来,脱掉了满是血浆的外套,却看见一丝丝青‘色’的丝线从王佳凌的身体内飘了出来,我伸出手去抓这些丝线,可是指尖刚刚触碰到丝线,就全部都消散在了我的面前。

  我皱紧了眉头,这个来自日本邪教的教主,会控虫之术,还会这种奇奇怪怪的法术,王佳凌的死,绝对是他所为。

  国字号第五组很快就来了,剩下的事情‘交’给弑君他们处理,我则坐上汽车,直奔白云观而去。到了白云观,开‘门’的童睡眼朦胧地问我是谁,我却推开‘门’,直闯了进去,童在我背后喊道:“你,你这人怎么‘乱’闯啊?你到底是谁啊?”

  心急如焚的我,站在白云观中,放声大喊道:“在下端木森,轩辕家族家主,求见上一次为我们解签的神秘道人!”

  声音化作音‘浪’缓缓传开,白云观内立刻就热闹了起来,很多道士都探出头来,不过没一会儿,之前见过的那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士就走了出来,看起来衣冠整洁,手臂上搭着一把拂尘,面带三分微笑地说道:“端木家主,几日不见,贫道的话是否应验了呢?”

  我皱着眉头,点点头说道:“的确应验了,大师,还请里面详谈。”

  老道士领着我走进了解签处,坐下之后,有童给我们两个上了茶,这童看了看我,却不敢看对面的老道士,低着头,双眼望着地板,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

  老道士捋了捋胡须,听完我的话后,他想了想后说道:“其实我辈这些凡夫俗,命里都有劫数,劫数或轻或重,人也都有一死,端木家主又何必如此执着呢?或许这也是那位小姐的命运,为何一定要违背天机呢?”

  我摇了摇头,开口道:“大师身上虽无灵觉,但是想来是隐藏起来了,在我们的圈里之人,其实一个个不都是揣摩天意而行。不过我不同,我本就是逆天之人,只是不愿看见身边的朋友被所谓的天机,命运所害。所以,我只是来求大师能够指点,这邪教教主,身在何处?在日本还是在中国?”

  大师微微一笑,掐指一算之后,轻声说道:“我已算出,不过,不能告诉你,你需要用一样东西来换。”

  我一愣,从口袋里‘摸’出了支票本,说道:“要多少钱,您自己写,我绝对不会反悔。若是想要宝贝,但凡能‘弄’到的,我没有二话。若是想要权势地位,轩辕家族,能满足你的,我也没有二话。”

  大师却哈哈一笑,回答道:“我不要这些俗物,法宝,金钱,权势,不是我所求。你将你的左手手心摊开。”

  我一愣,摊开了自己的左手手心,他却一指点在了我的事业线上,随后轻轻一抹,我惊讶地看见他指尖有金芒闪烁,竟然将我左手手心里的事业线给抹去了,我一丝痛感都没有,甚至连一点感觉都没有,眼看着自己左手手心里的事业线彻底消失,片刻之后,我的左手掌纹,已然没了两根线,和常人有天大的区别。

  大师说道:“这就是我要的,你已经给了,若是你反悔,我也无法将你的掌纹还给你。这日本邪教的教主已经到了北京,就在北京大厦之中,你去寻便是了。”

  说完,他站起身来,竟然不顾外面的鹅‘毛’大雪,脚底下有一片白‘色’的仙云托着,缓缓飘了起来,向着外面飘去,如同神仙一般。

  我抬起头大声问道:“前辈到底是谁?可否告知名号?”

  上一次我问他,他没有说,但是这一次,他说了,开口道:“袁天罡,将来终有一日,你我会在方诸山上相见,到了那时,一切谜团,都会解开。”

  他的话说的很悬,但是袁天罡这个名字我还是听说过的,唐代的大能之辈,推背图就是袁天罡和李淳风共同所著,被称为中华第一神算书,关于推背图的解密,直到今天都没有彻底解开。

  他刚刚告诉我,终有一日我和他会在方诸山相见,难道他已然是老那边的人?所以才会出现在这白云观中?

  不过这些都不是目前我要考虑的,首先还是要拿下这该死的日本邪教教主,拿到救木梁纯的解‘药’。冲出了白云观后,坐上汽车,打了个电话给四合院里,叫了援兵,并且通知了妖姬先一步封锁了整个北京大厦。

  等我到的时候,已经有了不小的阵仗,一个看起来像是北京大厦物业经理的男人,带着几个保安堵在‘门’口,大喊大叫着:“你们不能进去,不管你们是什么部‘门’的,北京大厦都不能‘乱’闯!”

  我一愣,招呼了一下阿呆,随后快步走到了这个物业经理的面前,一脚将他蹬飞了出去,他趴在地上吃惊地喊道:“你,你干什么?你怎么打人啊?”

  我撂下一句:“把这大厦给老买了!”

  随后在物业经理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带着阿呆冲进了北京大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