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三十二章,巧舌如簧

第二百三十二章,巧舌如簧


  当我听见端木宇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在心里微微颤了一下,仔细扫过他的脸,和他相比,我真是癞蛤蟆一头。小说网.

  其实,端木这个姓氏在中国也不算少,我听见这个男人叫端木宇的时候,心里莫名地颤了一下,有了复杂的感情,也许,只是我心里的一种错觉。

  将目光收了回来,迈开脚步缓缓向着前方走去,姬月的目光也在端木宇的身上停留了一下。我们往前走,很快就进入了蓬莱仙境的宴客大厅,不得不说,这里被称为仙境真是没有说错。

  我看见白‘色’的云朵从空中缓缓落下,飘‘荡’在我的脚边,环绕在整个案桌的边缘。四周的墙壁上有着繁复的雕刻,这些雕纹似乎昭示着某种上古时候的铭文,整个宴会大厅,本身就堪比是一件艺术品。

  我落座之后,看着四周说道:“果然是人间仙境的模样,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此时姬月拍了拍手,我看见整个宴会大厅内,有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弟飘来,落在了我们的身边,在我们的桌上放下酒水和各‘色’菜式,我眼尖,看见她们的脚上鞋似乎很有问题,似乎是在鞋的内衬里刻上了一些奇怪的法阵,这些法阵应该是能够让人短距离飘行的法阵,配上这些面容姣好的‘女’弟的法阵,让人如同生活在如梦幻影之中。

  大叔在我身边,低声说道:“小森,还是不要碰这些食物比较好,我觉得其中肯定有问题。”

  我点了点头,就在此时,姬月拍了拍手,随着掌声响起来,整个大殿中的三根立柱,同时发出“咔咔”之音,接着整个宴会厅都暗了下来,随着灯光慢慢地暗淡,我整个人开始紧张起来,难道姬月准备暗中偷袭?

  然而,此时却看见中间的三根立柱上同时亮起了五光十‘色’的彩光,这些彩光落在四周的墙壁上,显得异常地漂亮,我一惊,重新坐回了椅上,过了片刻之后,一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艳’丽‘女’身影出现在了这宴会大厅内,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全息投影,之后却发现,并非如此,全息投影固然够高科技,可是这蓬莱仙境,横竖没找到一点电力来源,所以这三根立柱,本身应该也刻有释放光线的阵法。

  也就是说,整个蓬莱仙境光是这宴会的主厅,就已经用上了这么多的机关和阵法,被称为人间仙境,一点都不为过。

  姬月的声音不断地从远处传来,一边叫好,一边劝酒,我们一群人是滴酒未碰,过了片刻,我慢慢从位上站了起来,高声说道:“姬月,我觉得这种没什么意义的宴会还是停了吧,我为何要来蓬莱仙境,你应该心里很清楚。你在北京偷袭我,掳走阿呆,这笔账,怎么算?”

  我本来还是抱着和姬月讲道理的心里,可是,这边还没开始讲道理,姬月就是各种扯犊,什么宴会,什么歌舞,我的耐心也被磨光了。

  听见我的喊声,姬月再一次拍了拍手,三个立柱同时停顿了下来,上面的这些光芒慢慢散去,四周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弟也一个接着一个地退后,整个宴会大厅,立马变的空空‘荡’‘荡’起来。

  姬月看着我,倒是显得很平静,开口说道:“我承认,在北京的时候,我的确是偷袭了你,也是我抢走了那个赢勾的后裔。小说网”

  好家伙,姬月既然承认了,我立马脸‘色’一变,正要发飙,却看见姬月对我微微一笑说道:“不过我偷袭你,甚至将阿呆掳走,都是情有可原。如果端木道友愿意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本人不甚感‘激’。”

  姬月这话,倒是说的我一愣,挑了挑眉‘毛’说道:“你且说来我听听。”

  姬月面带笑容,却从主位上走了下来,站在我的面前,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跟在他身后,一路走去,一直走到了蓬莱仙境这一片宫殿的后方,见到一座三层高的铁塔,这铁塔底部设有一个繁复的阵纹,四周有蓬莱仙境的弟看守。

  走进铁塔之后,不时地从里面传来一些低沉的吼声和金属碰撞的声音,我仔细一听,竟然觉得这吼声和阿呆有几分相似,不仅大吃一惊地说道:“这里面,难道关着的是阿呆?”

  姬月却对我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那个赢勾的后裔。”

  姬月这边刚一承认,我立马拔出破魔长剑,想要将这铁塔看断,不过却被姬月给阻止了,他挥了挥手,我看见边上两个看守的蓬莱仙境弟,慢慢地将铁塔上方的锁链转动起来,‘露’出了整个铁塔内的内部模样,我看见阿呆双手双脚被一些看起来像是铁链,不过却是黑‘色’的东西锁着,整个人挂在空中,身边是一片白光,这些白光给我一种如同天机眼圣洁之力的感觉。

  阿呆虽然是尊贵的僵尸真祖赢勾的三代内直系后裔,可是这也改变不了它本身是僵尸的本质,这些圣洁之光落在它的身上,无异于一把把刀剑砍在它的身上一样,这简直就是在杀死阿呆。

  “姬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用这样的阵法折磨阿呆?”

  我质问道,姬月却摇了摇头,开口道:“端木道友,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并不是在折磨赢勾后裔,而是在帮助它血脉成长。它本身拥有巨大的能力和天赋,血脉更是无双,原本是可以天地的厉害角‘色’,为何在你身边却一直帮不上忙?当然,端木道友道法神威无双,你身边的诸人也都是狠角‘色’,这个僵尸真祖后裔在你们身边自然黯然失‘色’。我早些年曾经游历中原大地,见到过一具活着的僵尸真祖,当真是实力惊天,张口可吞日月,挥手之间可破山河。当年我和它一战,虽然未分胜负,不过它倒是拜托我,如果将来遇到它的后裔,一定要‘激’发其后裔身体内的血脉,成就第二个僵尸真祖级别的存在。而我感念它之悲鸣,便答应了此事。之后见到你身边的巫卫,知晓了它的身份。便想要完成当年的承诺,然而,我心知你一定不忍自己的巫卫遭受如此大的痛苦。所以,我才设局,偷袭之后将你打昏,然后掳走了这僵尸真祖的后代。”

  我靠,我不得不说,不让姬月去写,那都是屈才了,这一通胡编‘乱’造,反正吹牛不‘交’税。我指着这法阵问道:“为何用这种对僵尸有灭杀作用的法阵?”

  姬月仿佛知道我要问这个问题,从容不迫地说道:“要‘激’发僵尸,特别是僵尸真祖后裔身体内的血脉,绝对不能够以寻常手段。要么以更强大的血脉对其刺‘激’,要么就以外力对其进行打击,‘激’发僵尸真祖后裔身体内的血‘性’,才会成长!而我用的便是后者,此阵法乃是上古时候的一个驱邪之阵,威力还在僵尸真祖后裔的承受范围之内。只要熬过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僵尸真祖后裔,定然会血脉突飞猛进,到时候,你的身边不是又能多了一个战力吗?”

  这姬月果然巧舌如簧,几句话一说,说到最后居然还是为了我好。这不是扯淡吗?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铁塔之内忽然有了距离的挣扎,阿呆挥舞手上的铁链,不断地敲击铁塔的内壁,发出“砰砰”之音,随后我看见它满脸痛苦地嚎叫起来,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存在,阿呆挣扎的越来越厉害,敲打铁塔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后,整个铁塔,都开始微微摇晃起来。

  姬月脸‘色’微变,说道:“你们几个,过去稳住阵法,绝对不能让它出来,否则血‘性’已被‘激’发,一旦将其放出,立刻会狂暴,到时候我们整个蓬莱仙境,都会遭遇危险!”

  姬月的命令发布的很及时,四周的蓬莱仙境弟一个个全都跑了过来,开始加固地上的阵法,随着阵法和铁塔的稳定,阿呆的挣扎渐渐变的虚弱起来。嚎叫的声音也越来越轻,铁链再也挥不动了,虚弱,无助,阿呆墨绿‘色’的眼睛里‘露’出深深的悲哀。嘴里吐出的尸气,被整个阵法中的白光所化解,显得异常无力,它其实想要离开这里,但是终究逃不出去。

  我看着铁塔的外壳慢慢地升起,阿呆的脸渐渐被铁壁遮住,仿佛我和它之间慢慢地被隔绝开了一般,我皱着眉头,看着阿呆渐渐消失在我眼中的脸,最后一幕,我忽然看见,阿呆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