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三十四章,家人

第二百三十四章,家人


  阿呆的攻击,来的很迅猛,带着强劲的掌风拍在了我的身上,我吃了一掌之后被打退了十多步,整个人身微微一颤,从嘴里吐出了一口鲜血,不过却没有倒下,反手将破魔长剑‘插’在了地上,展开了双臂,这一幕落在落在了大叔和白骨他们的眼中,顿时大吃一惊,大叔当先跑了出来,就要对阿呆出手。<>

  师傅一愣,身上的仙气吞吐不定,吃惊地望着我。

  我笑了笑说道:“这是我和阿呆之间的事情,让我们自己来处理吧。”

  师傅没多说什么往后退了几步,可是身上的仙气却没有收起来。阿呆打了我一掌之后,显得更加地痛苦,抱着脑袋,嘴里再一次传来了呜咽之声,含糊并且‘激’动地说道:“我,我不想伤你的,主人,我,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好痛苦啊,主人,好痛苦啊……”

  我展开双臂,一步步向着阿呆的方向走了过去,就连莫良的鬼纹想要自行幻化出来,都被我强行压制住了。我走向阿呆,他一个劲地往后躲,不敢靠近我。

  我的嘴‘唇’沾着鲜血,脸上却带着笑容,说道:“阿呆,你曾经对我说过,无论将来有一天,你变的多厉害,你都不会对我‘露’出你的獠牙,你都不会伤害我。”

  阿呆一个劲地摇头,喊道:“我,我食言了,主人,别靠近我!”

  它猛地一喊,身上释放出惊人的尸气,这些狂暴的尸气形成大风,将我往后吹,我双手一抬,黑白双鱼飘了出来,在我的身边游弋,环绕着我的时候,将吹向我的大风给挡开了。

  我站在尸气形成的大风之中,轻声说道:“阿呆,你没有食言。因为这不是你能控制的,其实无论是你,还是黑蛋,还是大家,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大的支持,你们是我的家人,阿呆,我只是来带你回家的。”

  阿呆猛地抬起头,在听见家人这两个字的一刻,它被惊住了,直愣愣地看着我。而我迎着狂风,在黑白双鱼的帮助下,走向阿呆。

  其实,我不知道阿呆是不是会对我出手,我不知道阿呆会不会压制不住自己的血‘性’,对我发起猛攻。但是,只要是家人,只要我把它当成是自己的兄弟,那我就应该相信它。

  这个世界本来就充满了尔虞我诈,如果连自己认定的兄弟都不相信的话,那不是太可怕了吗?我和阿呆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阿呆不再后退,只是看着我,血红‘色’的双眼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十米,五米,两米,一米……

  当我站在跪在地上的阿呆身前时,我笑着勾住了它的脖,轻声说道:“我来了,不用害怕了。”

  尸气形成的狂风在此时平息了,阿呆的哭泣声也停止了,就连他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也重新变回了墨绿‘色’,强壮的身微微颤抖,我轻笑着在它的后背上贴上了一张昏睡符,阿呆在沉睡之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主人,谢谢你。”

  阿呆在我的肩头沉沉地睡着了,就好像是一个玩了一天,疲累的孩。

  弑君快步走了过来,以仙气将阿呆包裹了起来,我则微微一笑说道:“弑君前辈,阿呆就拜托您了,希望能够以仙法压制住它的血‘性’。”

  弑君笑着点点头,此时大叔走到我的身边,微微一笑说道:“小,你这么做太冒险了,如果阿呆控制不住血‘性’,你怎么办?”

  我同样笑了起来,回答道:“如果哪一天我也血‘性’大发,您也一定会这么舍生来救我。大叔,我这可是学您的啊。”

  师傅‘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轻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就在我们准备走下山去的时候,远处的海面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我们全都吃了一惊,回头一看,却见到我们当时乘坐的那艘大船,此时竟然在远处的海面上爆炸了,光冲天,黑烟弥漫在海面上,众人皆是大惊。

  等我们赶到海边的时候,正好看见黑蛋他们几个正做着救生划到了岸边上,我赶忙问道:“都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黑蛋摇摇头,一直紧紧地攥着‘玉’罕的手,对我说道:“只是船长和大副,还有几个锅炉房的师傅,全都没逃出来,死在了里面。”

  我皱紧了眉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罕此时回答道:“不知道,一直是好好的,忽然间船舱低下就传来了爆炸声,接着我就听见有广播的声音在船舱里不断地传来,说是底部的排水层被破坏了,船体大面积进水,随后爆炸还在继续,我留心了一下,一共爆炸了五次。具体的事故,还不知道,刚刚我已经通知了北京方面,让他们想办法派船过来,只是说到一半,卫星电话也没了电,我没能将正确的路线告诉北京那边。”

  ‘玉’罕说的还是很详细的,毕竟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面对这种程度的爆炸,还是能够应付的。只是害死了几个海员,我这心里着实有一些愧疚。

  黑蛋此时走过来说道:“小森,我们所乘坐的是‘私’人游轮,在你们登岛之后,我们还做过一遍检查,应该是没有任何机械鼓胀。我觉得,不可能是船体自己发生爆炸……”

  黑蛋这话里的言下之意,我能听的出来,意思就是船体爆炸是人为的。我点点头,示意它不要声张,很快俞甜就带着蓬莱仙境的弟过来救援,将生还下来的海员全部转移进了蓬莱仙境之中。姬月更是随后跟了过来,见到我后,一脸紧张地说道:“端木家主,真是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的人没事吧?我明天会想办法让弟去打捞沉船的遗骸,你们还是快一点回我们府上休息吧。”

  姬月的关心不出我的意料,但是炸船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他做的呢?我还不能确定,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叨扰前辈了,大家准备一下,我们在蓬莱仙境暂时调整。等待总部派船来!”

  回到了蓬莱仙境,我睡在姬月准备的上房里,整个房间很宽敞,但是我却没有睡着。总感觉有一双双眼睛在盯着我,这也难怪,你在别人的家里下榻,而且还和主人之间有一些隐藏的矛盾,别人晚上不盯着你才怪呢。

  既然睡不着,我披上外套,拉开房‘门’走了出去,本来以为姬月会在‘门’口设立岗哨。不过让我意外的是,‘门’口却没有看守,这也是姬月的老辣之处,只在暗中监视,不会明着看管你,那样的话,大家的脸面都被撕烂了,迟早掐起来。

  我走在空‘荡’的蓬莱宫殿走廊上,远远地却看见一个‘女’坐在走廊的扶手上,望着天空的明月。此时已经是深夜了,难道也有人和我一样睡不着不成?

  我缓步走过去,走到近处才看见,这个‘女’竟然是俞甜,此时的她仰起头,看着繁星璀璨的星空,哼着一些清雅的小曲,看起来平静,安宁,虽然她长的不如洛轩凡那般出尘漂亮,也不如星梦那般绝世倾城,但是,她看起来更有一分邻家少‘女’一般的亲和力。

  听到我的脚步声,她转过头看见是我后微微一笑说道:“端木家主,你也睡不着吗?已经很晚了哦。”

  我微微一笑,说道:“你不是也没睡吗?”

  不知道为何,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却一点都没有警惕之心,我和这蓬莱仙境的每个弟说话,都保持着绝对的警惕,可是唯独面对俞甜的时候,却显得很平静,很放松。

  “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又是僵尸,又是炸船,忙碌了一天,其实很累了,不过躺下之后却睡不着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对了,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救那个僵尸呢?我感觉好奇怪,你这么在乎它吗?”

  她笑着问道,忽然远处有一阵大风吹来,吹‘乱’了她的头发,看见风中的俞甜,我脑中的一些记忆,忽然间就被惊醒了,同时我背后的破魔长剑也开始抖动起来。

  我怔怔地看着俞甜,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我曾经见到过罗焱的一些记忆,罗焱在那个世界里,冲进废弃的六道之‘门’,为了救一个被迫投胎的‘女’,那个‘女’怀着一个不该出生的孩,‘女’跳入轮回的时候,罗焱没能阻止,风中,‘女’的脸,竟然和眼前的俞甜一模一样。

  我仔细看着俞甜,最后彻底确定,上一个世界罗焱在六道之‘门’内没有救成的‘女’,不就是这一世的俞甜吗?那么她当时怀的孩,也就是上一世端木宇的孩,莫非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