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七十九章,谁入了魔?

第二百七十九章,谁入了魔?


  破庙,空净大师坐于我的对面,我见其双眼中的黑‘色’“卍”字缓缓转动,看着让我心里不免生起了几分诡异的感觉。(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加上他刚刚说是另一个世界里的空净大师告诉他我来到了这个世界,这就更加奇怪了,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两个世界里同样的一个人,能够互相对话。

  我开口问道;“您和我的世界有联系?”

  空净大师却没有回答我的话,反而,缓缓举起手,手心一翻,金‘色’的佛光慢慢散开,落在四周的墙壁上,释放了一个类似结界一般的存在。

  “我与他,其实本就是一体,我们本就是一人,虽然生于不同的世界,但是,他叫空净,我亦叫做空净,其实我俩却是一人。”

  空净大师的话说的很悬,既没有承认又没有否认我的话。

  我看了看四周的死尸,皱着眉头问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

  空净大师却在听见我这个问题后笑了,若不是我们身处在这片尸体之中,我一定会认为空净大师的这个笑容,很纯真,因为他笑的的确很纯真,如同一尘不染的琉璃盏一般。

  只是,此刻他的笑反而又给了我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的声音很轻,如同袅袅的佛音一般传来,对我说道:“此地之人,皆是罪人,我为何不能杀?”

  这也就是变相的承认了这里的人都是他杀的,我开口质问道:“佛‘门’之人不杀生,你破了戒,为何还如此镇定?难道,你当真入了魔?”

  空净大师却又笑了,伸出了他的右手,其手心里飘浮着一团黑‘色’的气团,我一眼就看出这黑‘色’的气团分明就是魔气,他将手心缓缓合拢,再摊开的时候,魔气竟然变成了金‘色’的佛光,这一幕若不是我亲眼所见,我绝对算是不会相信的,冷哼一声说道:“你这障眼法,偷梁换柱之术,耍的倒是不错,不过我却觉得,将魔气变成佛光,将佛光变成魔气,你真当我看不出来吗?”

  空净大师却笑而不语,也不与我争辩,此时伸出了左手,手心里金‘色’的佛光很是闪耀,他一挥手,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很是庄严,佛力之‘精’纯,可见一斑。(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然而,空净大师此时却又伸手一点,将这金‘色’的“卍”字,变成了黑‘色’的魔气,这一幕我是真真看在眼里的,也就是说,空净大师不可能做一点手脚,佛光竟然能够和魔气互相‘交’换,却让我开了眼界,但似乎又感悟到了其中有一些特殊之处。

  一个被团团魔气包围的“卍”字在空中旋转,空净大师伸手一指天空中的“卍”字,说道:“所谓佛光,所谓魔气,所谓正,所谓邪,所谓善,所谓恶,不都是后人标榜出来的吗?我杀了人,便是恶吗?那他们要杀我,就是正?我入这小镇,镇民对我恶言相向,我便只能忍耐?所谓礼义廉耻,所谓道德论法,其实在我看来,不过是前人套在凡人身上的枷锁。”

  这身穿黑‘色’僧袍的空净大师当真是一开口便一堆歪理,我乍一听确实感觉都是歪理,可是细细想来,却觉得空净此言,又好像有几分道理。

  空净此时继续说道:“凡人大多愚昧,认为自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没有翅膀便造了飞机,没有神速便做了汽车,然而,这样的凡人,自认为懂得了天机,认为自己便是上天的**儿。(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其实事实却大相径庭,今日我们所见种种,不过只是轮回因果中的沧海一粟。凡人自认为自己懂天,可是他们真的懂吗?他们见不到厉鬼,见不到满天神佛,便说这些是虚无缥缈。然而,这‘门’外的那些灵异人士,就更懂天道吗?其实在我看来,他们和凡人没有什么区别,自认为能够看见神佛,能够捉妖封鬼,便很厉害。然则,只是无知罢了。”

  我听着空净的话,却一时间无法反驳,因为他没有说错一个字,就算我不想承认,然而社会就是如此,世界也是如此,江湖更是如此。

  对面的空净大师猛然间从蒲团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窗口,指着破庙的窗外说道:“端木森,你看这天,你能看到什么?”

  我抬起头望着外面的天空,双眼忽然有些‘迷’离,轻声说道:“我看见的,只是一片天。”

  空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所以,连你都看不穿天,外面的人如何能够看懂天道?地上这些人要杀我,我便还击,小镇恶人骂我,我便出手,世人说我罪孽深重,说我已经入魔。可是我却说,是他们入了魔,是他们被这个‘混’‘乱’,魔‘性’十足的世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所以他们才是魔,而我,才是这魔世之中唯一清新的人!”

  空净大师越说越‘激’动,天空中那个被魔气包裹的“卍”字旋转的越来越快,看样似乎是随着空净的情绪‘波’动而变化。

  我端坐在蒲团之上,想了想后说道:“我不懂佛,更不懂天道。你说如今世间种种都是人们自己强加出来,因为凡人觉得自己懂得天道。你说的似乎没错,然而,你的这些话若是说给其他人听,或许他们会‘迷’茫,但是对我来说,你的话,我并不认同。虽然说不出来你的话哪里错了,但是我知道,你若不做出格之事,这里的人便不会来杀你。你说世人入魔唯你独醒,我却觉得,你的这个状态,太过执着,太过痴狂,我曾经入过魔,我知道,你心中的魔‘性’已然深重。用你们佛‘门’的一句话来说,回头是岸,切莫继续执着。”

  眼前这个身穿黑‘色’僧袍的空净,他刚刚的话的确很是鼓动人心,但是人是有克制力,是有理智的。这个世界的空净,的确很难回头了,说他是魔僧,一点都没说错。

  空净靠在墙壁上,低下头,从自己的脖上取下一串佛珠,一边盘一边平息自己‘激’动的心情,安静了一会儿之后他忽然问道:“端木森,你可知天下为何有佛与道的区别?”

  我想了想后说道:“因为教派不同。”

  空净此时往前踏了一步,又开口问道:“那我再问你,无论是佛,还是道,都说自己寻天机,懂天道,那么,到底是佛更懂天道,还是道更符合天道?”

  又是一个无比复杂而难以说明的问题,我心中也有一些恼怒,进来这破庙我原本是抱着准备开打的心情,但是现在可好,打又不打,总是问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什么佛与道,什么正与邪,说话间,我一下从蒲团上站了起来,皱着眉头很不耐烦地说道:“空净,今日无论如何都是你错了,既然你错了,就要认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不管你受了何种刺‘激’,所以才会入魔。但是今日,你杀了这么多人,将来可能还会杀更多的人,我必须将你拿下。”

  我的态度表达的很明确了,空净却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好一句杀人偿命,哈哈,不过现在还不是我们两个动手的时候。我这些年来走遍华夏大地,倒是收了不少奇奇怪怪的‘门’生,这些‘门’生都是可怜之人,或者是可悲的妖怪鬼物,我将他们的魂魄‘抽’出,封印在了五颗佛珠之内,你已经杀死了其中两个,剩下的三个,都会陆陆续续来找你,等你集齐五颗佛珠之时,才是你我动手之日。在这期间,你回不了你的世界,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回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竟然是准备逃走,都到了这个份上,我又怎么会让其逃走,立马冲他跑了过去,空净却双手一合,先是天空中那个被魔气包裹的“卍”字轰然落下,砸向了我的脑袋,我闪身躲过之后,却看见空净大师的身已经飘出了窗外面,我想要追上去,却看见四周他刚刚释放的佛法结界配合他之前设下的大阵一起向我攻了过来。

  我立马后跳,不断地打出手印,黑白双鱼游了出来,但是空净大师布下的结界却很是强悍,竟然拿能够和我的黑白双鱼持平,此时外面传来了喧闹吵杂的叫喊声,应该是人群发现了空净,冲上去围杀。

  而我这里,破庙的大‘门’猛然间被打开,我看见紫月和紫心这对师姐妹站在了破庙的‘门’前,关切地看着我,但是四周的佛光大阵却转变了攻击的对象,向着紫月和紫心笼罩而去,而紫月和紫心本事不大,此时立马陷入了危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