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八十五章,两个空净大师

第二百八十五章,两个空净大师


  这大块头的怪力当真不弱,这一撞我没有避过,只是勉强在面前放出了几张‘阴’阳双鱼图,减缓了一下冲击力,可是被撞上之后,我还是被他从空中给撞了下来,落在地上之后,‘胸’口发闷,虽然不至于受伤,可是心口那种沉闷的感觉,却让我非常不舒服。(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大汉也落在了地上,看着我说道:“你若只有这点本事,怕是空净大师高看了你。”

  我站起身,拍去身上的灰尘,深深呼吸了两口后,手臂一抬,三大鬼纹齐出,包围住了中央的大块头,我冷冷地说道:“你要个痛快,我便给你一个痛快。”

  三大鬼纹同时动手,我却看见之前蛮力极强的大块头,此时却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白起的长剑,莫良的鬼爪,刑天的战斧,鲜血在染红了地上的白石头,我没有听见大块头的惨叫声,但是当他的头颅滚落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看见的却是一张微笑着的脸。

  或许,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我认真一战,也许是因为明知道失败,所以放弃了。也许是因为他和其他四个怪物不同,他希望得到的,或许只是永远的平静。

  莫良放出一团鬼,将地上的尸体烧成了灰烬,只是我走到他的酒坛边上,这么‘弄’的酒香,应该是好酒吧,可是,我却发现,除了一坛打开着的是真的烈酒以外,其他剩下的空酒坛里剩下的液体都是水,这个大块头,喝的是水,而不是酒……

  远方最后一根黑‘色’的极光消失了,灵力场同样消散,虽然除了我和道机之外,没人知道。

  我正要往回走,可是远方的树林里却有一人走了出来,他站在高处的山壁之上,俯视着我,我抬起头看见此人,赫然正是空净。小说网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的五个‘门’生已经都死了,灵力场被破解了,你说过,这是我们大战的时候。是准备在这里动手,还是找个更加没人的地方?”

  空净却微微摇头,对我说道:“我让你看了这五个人的遭遇,你却没有触动吗?还是说,你有了触动,但是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真相?”

  我看了看身后石头上燃烧着的鬼,微微一笑说道:“其实从我们开始慢慢长大,当我们走进社会,告别了家庭,告别了那些单纯的朋友时,就已经明白要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其实,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充满了危险,我们知道这个世界都是尔虞我诈,我们知道这就是社会,就像我,当大叔离开家起,当我和黑蛋相依为命的时候,我就明白,未来我的路不好走。我们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空净,你让这五个人带给我的领悟,我其实很多年前就懂了。”

  空净看着我,等我说完之后,盘着佛珠说道:“那你既然懂了,为何又妥协了呢?”

  我哈哈一笑,指着天说道:“那天在破庙内,你说天下无人明白天道,你说的没错,包括我在内,我也不明白天道是谁。但是这不是妥协,我们经常听到有人说,我们改变不了社会,所以,我们只能改变自己。你把这句话叫做妥协,我却说,这叫做成长。社会,人‘性’,你认为是天道使然,但是我却认为,无论天道如何变化,无论你空净杀多少人,点化多少‘门’生,却都无法改变。我是逆天者,若是我逆天成功,我杀了鸿元,那世界就会彻底变的干净吗?这是不可能的,有光便有影,有黑便有白,有善便有邪,你说你只是想自由。小说网其实不是,你想要的是力量,因为,你也看见了这盘棋。”

  山壁上的空净愣了一下,随后微微皱起了眉头,手里盘佛珠的速度明显加快了。空净冷冷地说道:“你说我想要力量?不错,我承认,我需要力量。世人都说佛便是善的,我却要证明,佛只是有力量,而当我有了超过这一切的力量,当我成为了这盘棋局上最强大的棋手,那么我所说的便是善,我所做的便是正义,我也能够创造我的世界。你们说我入了魔,是因为你们不敢直视自己心里的渴望,成魔有何不好?”

  空净越说越‘激’动,就和之前在破庙之中一样,他‘激’动是因为他的心‘性’已经不那么稳健。就在我要开口的时候,腰包里那一窜我的世界里空净大师送给我的菩提缓缓飘了出来,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在这黑夜里,慢慢地变成了白袍空净大师的样。

  我没想到居然这串菩提的效果居然能够跨越世界,白袍空净大师出现之后,对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山壁上的黑袍空净,面带微笑地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黑袍空净冷冷一笑说道:“是啊,这一次你又想来对我说教吗?你别忘了,你我本就是一体,你是善面,我是恶面,其实说到底,我们都是空净。你所思所想,便是我的所思所想,你所领悟的佛法,我也能领悟,你不敢使用魔气,而我敢。你不敢直面心中的****,但是我敢。我做出了很多你不敢做的事情。”

  这番话倒是让我很意外,原本我以为这两位空净大师应该是不同世界里的不同体,但是如今看来,居然还真是同体不同面。

  传说佛有三面,过去,现在,未来,很多信佛之人,都是主修现在和未来,却不修过去,这说明过去面很隐晦,不会轻易表‘露’。

  空净大师本就是佛法高深,我原本一直只有一个朦胧的概念,但是今天一见,他既然已经修出了三面,就说明他已经接近成佛。

  白袍空净大师脸上笑容不变,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次我不是来劝你的,你说的没错,我们本就是同体,虽然分开这么多年,但是还一直保持着联系。我一直说,有一天你见到端木森,就会明白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你的蛊‘惑’之下动摇。我只是想请你明日与他一战,这**,已经死了两个可怜人,我不想再有战斗发生。”

  黑袍空净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白袍空净大师,微微点了点头,冷哼一声飘在了。我想追上去,却被白袍空净大师拦了下来。

  黑夜之中,他面带微笑,一身白‘色’僧袍干净的一尘不染,平静地说道:“我与他,正如你所想的一般,是我修出的三面之二,当然我还没有修出最后一面,若是修成,我便能够成佛。只是,这最后一面难修,我也难以成佛。我将你们之间的决战拖到明天,是因为,此刻的你不能与他‘交’手。”

  我一愣,疑‘惑’地问道:“为什么?”

  白袍空净大师指着这片夜‘色’深沉的大地说道:“因为现在是黑夜,他和我不同。我虽然可以使出魔气,但是我不会,因为我选择的是成佛之路。但是他不是,他选择了成魔之路,既然选择了成魔,便百无禁忌,佛光和魔气共用,在这黑夜之中,便是魔气最旺盛的时候,所以你见他说话,三句话后便如此‘激’动,便是因为体内魔气高涨的缘故。但是白天,佛‘性’占据一定的上风,他出手便会变弱,这才是你战胜他的好机会。”

  我点了点头,拱了拱手说道:“多谢空净大师指点。”

  白袍空净大师抬起头看着满天繁星,忽然说道:“端木施主,我有时候也在想他说的话是对还是错?他追求力量,因为他认为善恶本就是强权者口中所立。如果你是最强者,你说这是善便是善,你说这是恶,这便是恶。其实一切都是力量使然吗?”

  我听出了白袍空净大师语气里的一丝动摇,我故意放声大笑,开口说道:“不,不是力量使然,我不认为我在地上捡到别人的钱还给别人是错的,我不认为老‘奶’‘奶’要过马路,我搀扶是错的。我不认为杀无辜者是对的。你们‘迷’茫是因为你们陷的太深,思考太多,有时候还是简单点的好。你认定了自己的路,认定了自己是对的,就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如果连你自己都动摇了,那才是真正没有了对错和善恶之分。”

  听到我的话,白袍空净大师忽然眼睛一亮,‘露’出了一丝愉悦的笑容,随后甚至哈哈大笑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白袍空净大师这样大笑,他一边笑一边说道:“是了,是了,是我‘迷’茫了,是我‘迷’茫了啊,简单点好,哈哈,简单点好……”

  我看着空净大师的笑容,自己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微笑,逆天,不是将我自己变成最强者,而是将已经腐坏的最强者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