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章,凶中凶,福中福! 感谢 萧掌柜 打赏的玉佩!

第三百一十章,凶中凶,福中福! 感谢 萧掌柜 打赏的玉佩!


  我冲到楼底下的时候,看见众人围在一起,我推开面前的人,看见小骗躺在阿呆的怀里,脸‘色’寒,身体还在往外冒寒气,这种状况就算是得了流感也不至于如此。(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抓着阿呆问道:“阿呆,小骗不是你看着的吗?怎么会这样的?”

  阿呆被我一抓,看见我急迫的样,竟然有一些怕我,低声说道:“他看见下雪了,就朝着要出去,结果被雪‘花’一淋就晕了过去,应该是雪‘花’的问题……”

  此时大叔抓着我的手,轻声说道:“别怪阿呆,这不是它的错。你镇定点,我们都在,小骗肯定会没事的。”

  我这才松开了阿呆的衣服,拍了拍它的肩膀说道:“抱歉,对不住。”

  然后我将小骗抱在了怀里,这感觉就好像是抱着块一般,非常冷,他呼出的气竟然还带着碎,甚至连头发上都开始结出了一块块块。

  这时候,黑蛋和‘玉’罕检查了外面的人群后跑了回来说道:“这些和雪‘花’接触过的人,他们的症状就和小骗一样,我检查过这是一种雪蛊。落下的其实不是雪‘花’,而是一种寒的蛊虫吐出的丝,这种丝落在人身上后,会立刻融化成水,渗透进人的皮肤内,中了蛊后,全身温度急剧下降,最后会被冻死。”

  我点了点头,左手按在了小骗的身上,纯粹的道力画作黑白两气包裹住了他的身体。我开口问道:“可有解救之法?”

  ‘玉’罕想了想后说道:“要么就是吞下极焱之物,或许可以相冲,抱住‘性’命,要么就是杀死下蛊之人,不过我觉得这个下蛊之人多半就是古宣德。(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老大,我们要抓他,很难。”

  而此时,我的脑里一直在转所谓的极焱之物,什么才是极焱之物?我拉着大叔问道:“大叔,什么才是极焱之物?”

  大叔想了想后回答道:“其他的极焱之物我不知道,但是如果白骨在,它要是肯将它身体内的魔之种分出一些让小骗吞下,这肯定就是极焱之物。但是白骨现在还在那个世界,而且就算要赶过来也要很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骗这样下去,撑不过明晚。外面那些人,也是如此。而且就算白骨来了,它的魔之种也是有限的,无法分给这么多的人,所以,我们还是要找到古宣德。”

  我将小骗抱回了房间,木梁纯端来了热水,可是滚烫的热水一碰到他的嘴‘唇’,瞬间就变成了块,寒气深重,若是入了魂,便再无回天之力。

  我心中焦急,此时除了我们几个以外,其他人都出去寻找古宣德,然而,过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有任何好消息,平遥城就这么大,古宣德怎么会躲避的无声无息了呢?

  木梁纯照顾着小骗,我让她卜了一卦,然而这一卦却非常奇怪,因为这一卦显示小骗虽然有大凶险,可是却也暗藏大造化,福祸相依,竟然是凶中凶,福中福之卦象。

  也就是说,若是今天小骗能够得到贵人相助,不仅‘性’命无忧,而且还能获得大的造化,可是这样的贵人我去哪里找呢?

  却在此时,一人从‘门’外走入,我扭头一看忽然是星梦。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上浑身不自觉发抖的小骗,微微叹气道:“之前我听蒋天心说了,需要极焱之物才能救他。”

  我点点头,看着小骗还很稚嫩的脸,轻声说道:“一会儿我也出去找古宣德,我答应过这个臭小,带他离开苦难,只要他一心向上,等这一次回到北京,我就正式收他为徒。”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手点了点小骗的脸,皮肤和肌‘肉’已经变的硬邦邦的,没了弹‘性’,而且眼睫‘毛’上也开始出现细碎的屑。

  我歪着脑袋,看着小骗的时候,就好像是看着十二年前的自己。我们都是孤儿,我们都注定了要在这个灵异圈里‘摸’爬滚打,我们都经历了风风雨雨。

  可是,我没能照顾好他,我我这小骗的手,很冷很冷,仰起头,悲伤地轻语道:“我不是一个好师傅,我不如你师祖,真的。我还没‘弄’明白自己要什么,我甚至没准备好收徒弟,你小就出现在了我的生命里。我不知道怎么教导你,所以将你丢给了毒龙真人。我很忙,总是不在你身边,可是你小也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丫的,我知道自己很逊,本事不够高强,还很幼稚,可是,可是这一次我是真的想要收你为徒。你已经是我端木森的徒弟了,我说过要保护你,要带你走上正途,我不想食言!所以,你小别死了,不许给我死了!听见没有,臭小,不许死了!”

  小骗手上的寒气沾染在了我的手上,阵阵刺痛传来,可是我却不想松手,我能感觉到小骗的生命在流失,道力也无法阻止。

  我忽然想起,当年大叔修为被限制的时候,我被僵尸咬了,中了尸毒,大叔带着我乘车,一路赶回上海,那一天,阳光明媚的让人忧伤,大叔跪在大街上,低下了高傲的头,为的是求龙行出手救我。

  而如今,我自己的徒弟也身受重伤,生命危在旦夕,我平日里这么厉害,可是现在却束手无策,我该去求谁才能救回小骗,我该去跪谁,才能治好他的雪蛊,不让他离开我!

  这时候,黑蛋从‘门’外冲了进来,我猛地转头,急切地问道:“黑蛋,有没有找到古宣德?有没有?”

  黑蛋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皱紧了眉头,低下头,忽然对黑蛋说道:“黑蛋,小骗会不会像小阿呆一样离我们而去?”

  黑蛋浑身巨震,不仅是他,所有赶回来的人听见我这句话,全都‘露’出了悲伤的表情,在场的人,除了大叔,马鸣和星梦,都知道小阿呆的故事,也都在当时因为小阿呆之死而不顾一切地围攻孟燧,大闹整个上海,也全部哭的和泪人似的。

  然而如今,我身边的小骗,也许会变成第二个小阿呆,黑蛋立马吼道:“所有人跟着我再去找,将平遥古城翻个底朝天,也绝对要将古宣德给我找出来!一定要宰了这个王八羔!”

  小阿呆是大家心中永远的痛,那天天空很晴朗,我拉着小阿呆的手,他戴着我给他新买的帽,面对着我,孟燧一掌拍在他背后的那一刻,仿佛天空都崩碎了。

  我还记得那一天我抱着小阿呆发疯一样地在上海的街道上狂奔,最后,却没能留住他的命。

  而今天,**上的小骗,我眼睁睁地看着他生命在流失,可是这里没人能解雪蛊,‘玉’罕不行,我不行,大叔不行,黑蛋不行,所有人都不行。

  我的脑里只有一个念头在转,小骗要死了,他要离开我了,我的徒弟就要变成第二个小阿呆,永远永远地离开我了……

  只是,或许是上天垂帘我,亦或者是小骗命够硬,贵人终于还是出现了,而这个贵人就是我身边的星梦。

  我看见她将自己脖上的一条项链取了下来,这条项链是一朵玫瑰‘花’的模样,中间镶嵌着一颗红‘色’的宝石,很好看,但是之前我们都没注意到。

  她将项链放在了小骗的额头上,接着默默念咒,我看见一丝微弱的行灵气散开,小骗的脸‘色’一刹那间就变的红润起来,虽然很快又开始被寒气侵袭,可是刚刚那一瞬间的变化,我却看在眼里,此时我转身一把抓住了星梦的手,‘激’动地问道:“这条项链是什么?你是不是能救小骗?星梦,你回答我。快回答我!”

  星梦看着我,不确定地说道:“我这条项链里封印了一些当年林动送给我的魔之源,也就是比白骨身上的魔之种更高级的魔本源之力。虽然并不是全部,但是威力很强,堪比魔之种。应该就是你们所说的极焱之物。”

  我一听她的话,顿时大喜过望,立刻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小骗有救了,有救了!”

  可是星梦却话锋一转,说道:“可是,这是林动留给我最后的遗物。而且,你确定小骗能够吞下相当于整颗魔之种力量的魔本源而安然无恙?如果不能互相抵消,他虽然不会被雪蛊冻死,却可能被魔之源烧死。你要确定是不是能够成功?要知道,魔之源和魔之种不同,魔之种可以切割,但是魔之源除非是魔的控制者,否则外人无法分割,也就是说,我们在场的人里,没人能够分割我的魔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