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十三章,仙帝焦心求婚难,毒龙威压黑魅惧

第六十三章,仙帝焦心求婚难,毒龙威压黑魅惧


  见到这个比月牙形痕迹之后,我并没有立刻点穿,黑魅和新月女巫之间有一些勾当都在我的考虑范畴之内。(随梦小说网)

  带着黑魅进了四合院,安置在房间里找人看守之后,我转身回了办公室。可是路过大厅的时候却被弑君子一把拉进了大堂内,这大白天的,弑君子怎么和做贼似的!

  “喂喂,我说前辈啊,你别拽我啊。”

  我甩开了他的手,却见到不止他一个人在大堂内,还有索尔周易他们,几个人暗暗偷笑。

  “咋啦?你们不会捅了什么娄子需要我来善后吧?”

  我一愣,最怕我不在北京的时候又出了什么事。不过很快弑君子就说出了真相,这老小子居然准备求婚了!

  即便他是两个世界的天庭第一天才,仙君仙王,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还是非常紧张。他拉着我的手问道:“小森啊,你说我是在电影院求婚呢?还是在马路上求婚?要不要放放烟火什么的?艾玛,过去我还真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她走到这一步,紧张啊!你说我钻戒要买多大的?”

  他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我哈哈一笑,开口道:“你们天庭过去也兴这个东西?实在不行就直接说了拉倒,你们都认识几千年了,还怕她不答应?”

  弑君子却白了我一眼说道:“你丫的以后和恋心儿谈婚论嫁,也别求婚!求婚这是一个仪式,对女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女人收到求婚的时候那种惊喜的感觉比结婚的时候还要高出好几倍。”

  我一愣,皱了皱眉头问道:“你这都是从哪里看来的?”

  弑君子拿出手机指着屏幕说道:“网上的心灵鸡汤啊,你还别说和我们那时候比起来,现代人还真是挺厉害的,他们总是能够找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论,并且说的合情合理。好了,快点帮我出主意吧。”

  我苦笑一下,这主意我怎么出啊?我又没求过婚,我们中间的泡妞大师应该是周易才对,不过这小子还是心心念念星梦不忘,天天念叨着要去补天一族的秘境把星梦接回来,魂不守舍的。

  我们正打闹内,却见都一个轩辕家族的工作人员缓步走了进来,对我低声说道:“家主,您带回来的那个女人醒了,在房间里大吵大闹的。看起来很不太平。”

  我一愣,跟着他走到了黑魅的房间门口,也不知道是谁手贱将黑魅身上的昏睡符给皆下来了,她一醒过来,就在房间内乱砸东西,破口大骂道:“去把端木森给老娘找来!老娘是来谈合作的,不是换个地方坐牢!”

  我一怔,开门走了进去,却看见黑魅将一个花瓶狠狠往地上一摔,看见我后快步走了过来,指着我喝道:“端木森,你个小王八犊子,把老娘弄来这里就是为了软禁我?不是说要还我自由吗?自由呢?手铐,脚镣还有灵觉枷锁都给老娘打开,不然你别想从老娘的嘴里听到任何一个字!”

  我一顿,这女人模样就和泼妇一样,开口闭口“老娘老娘”的,听的我很是不爽,不过想要对其出手,又怕黑魅不愿意说出新月女巫的下落,一时间我竟然有一些为难。

  不过我治不了她,不代表没人治的了她,就在黑魅大发脾气之际,我的肩膀被人拍了拍回头一看却见到拍我的人是毒龙真人,她轻声说道:“对付这种女人,还是需要女人自己出手。你先出去,我来帮你收收她的骨头。”

  我赶忙低着头退了出去,关上房门后就听见里面一阵爆喝声,随后是乱哄哄地惨叫,数分钟后,毒龙真人拍拍手从里面走了出来,很是镇定地说道:“好了,你进去吧。”

  我再往里面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却见到黑魅身体四周竖着六把白色仙剑,每一把白色仙剑都能够在一瞬间要了她的命。

  此时毒龙真人一边往外走一边高声说道:“如果你不开口,便是对我无用之人,我会毫不留情地宰了你!”

  有了毒龙真人这边一帮忙,黑魅果然变的配合多了,我从乱糟糟的房间地上捡起一把椅子,坐在她的对面开口问道:“我的问题很简单,首先新月女巫是怎么逃出来的?其次,你和新月女巫之间有什么交易,说清楚了,我不会为难你,说不清楚,你也看见这六把仙剑了,估计分分钟要了你的命。”

  黑魅沉默了片刻后,眼睛瞄了瞄身边的仙剑,低声说道:“新月女巫被关进来的时候,一开始并不在我的牢房旁边,而是在牢房的另一头,但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凡是和她靠近牢房的犯人都会在一段时间后出现昏迷,呕吐,甚至是假死状态。本来我们这些被关在天津港最高戒备监狱里的犯人也没想过可以离开,我们的生死对于国字号第五组来说无足轻重。除非需要我们的帮忙或者是要研究我们的法术。不过,新月女巫闹出的动静越来越大,到了最后,不得不给她调整牢房,但是直到她被调整到我身边为止,这种怪异的现象一直都存在。说老实话,她住到我隔壁牢房的那一天,我是很害怕的。可是当天夜里,她却透过墙体,和我轻声交谈起来。”

  我一惊,果然有料,示意黑魅继续说下去。她叹了口气后说道:“当天夜里,我睡不着,因为已经习惯了监狱里的黑暗,但是墙壁被轻轻扣响的一刻,我还是感觉有些惊讶。当时她对我说,只要我帮助她,她就能带我离开。我问她怎么帮,她便将一枚小小的扣子想办法从铁门的缝隙里塞了过来,我接过这一枚扣子后,便被吸收了部分鲜血,昏迷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而且整个人都昏昏沉沉,非常不舒服。我质问她对我做了什么,她却说,这么做是可以保持我们之间的联系,而从那一天开始,我的脖子上就出现了这个月牙形的标志。”

  她露出了自己的脖子,正是之前我所看见的,没想到黑魅竟然自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她继续说道:“要想从天津港地下的灵异监狱逃出去,可不是简单的事情。首先必须要想办法恢复灵觉,但是我们身上套着的灵觉枷锁都是经过强化改造的,根本不可能被破坏。所以,我们必须想其他的办法,但是有一天,两个守卫似乎因为什么事情互相掐架。在打斗的慌乱时刻,其中一个人身上掉下来了一枚铁钉,这铁钉正好落在我监牢的门口。我的手伸出大门上的铁板,将这枚铁钉弄到手。可惜的是,我们身上的灵觉枷锁不可能被一枚铁钉捅开。但是这枚铁钉依然帮了我们的大忙,我趁着放风的时候,将铁钉交给了新月女巫。我一开始还不相信她能打开灵觉枷锁,事实上她也没能成功打开灵觉枷锁,不过她却用巫族的方法,似乎是将铁钉刺入了自己的一处血脉穴位之中,大量激发灵觉的强度,获得了暂时的灵觉。也正是利用这一点,在之后的越狱中她才能够成功。”

  #聚j书s阁g精彩免费小说网站}新月女巫和黑魅的运气倒是不错,居然在这种地方也能遇到打架,这事情我感觉多多少少有一些不寻常的意思。示意黑魅继续说,她却闭上了嘴巴,想了想后似乎下定了决心开口道:“端木森,其实新月女巫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

  她这话才说到一半,猛然间我看见她脖子上的月牙形标志微微发亮,随后黑魅就倒在地上,不断地扑腾起来,甚至身体都被仙剑给刺破了,她一边捂着脖子嘶吼,一边喊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我不会再说出你的任何事情!饶了我吧,求你了!”

  难道是新月女巫远程对黑魅进行折磨?我快步走上去,六把仙剑被我震开后,我伸手想要拉住黑魅的手,却在此时见到她眼中神色一变,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剪刀,向着我狠狠捅了过来,这老女人居然是想阴我!

  我爆喝一声,身上气劲一冲,将黑魅给震飞了出去,她倒在地上,口吐几口鲜血,看起来面色苍白。然后猛地将剪刀扔在了地上,给我连连磕头说道:“端木家主,我不是故意的,刚刚脑子里一热,好像被控制了一般,我不想偷袭你的,是新月女巫控制了我,就是她控制了我啊!”

  她这话辩驳的很苍白,只不过正如牛老所说,这女人阴损的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