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一十三章,一丘之貉

第一百一十三章,一丘之貉


  昌平工业园区内,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去,朦胧的月光渐渐攀上天空,日落月升,正是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休息的时候,但是在我的面前,一场阔别了多年,王者之间的战斗终于要上演了。@!..

  我提着轩辕神剑,往后退了几步,毁灭世界的两大王者的战斗我不会‘插’手,因为这是一场并不属于我所在的世界的战斗。

  月息脸‘色’如这月‘色’一般深沉美丽,她身上流转出来的王者气息平静散开。深蓝之王,虽然只是一个幻影,但是面对月息的时候却一点都不慌张,同样的王者气息,一个散发出至尊高贵的气质,一个却似亘古宏伟的宫殿一般深沉可怕。

  两大王者都没动手,但是空气已经在两人之间凝聚,就好像是一堆‘药’,只需要一点星就会瞬间爆炸,形成前所未有的冲击力!

  血支撑着重伤的身体走到我身边,对我低声说道:“端木家主,感谢您的救命之恩,只是‘女’王才刚刚觉醒力量还不够强大,所以,如果‘女’王无法对抗深蓝之王,请您,请您一定要出手相助。”

  我一怔,疑‘惑’地问道:“深蓝之王现在只是幻影,难道他已经强大到用幻影就能压制月息?”

  血却摇摇头,望着那远处那一张带着平静微笑,其实非常危险的老家伙,低声说道:“深蓝之王的强大之处不在本体,而在于他的幻影,这么多年和深蓝一族的战斗下来。我们的‘女’王代代相传,但是深蓝之王却永远只有一个,永远都是这个老家伙。也就是说,深蓝一族一直是在他一个人的掌控之下,过了数万年的时光!”

  我大吃一惊,看了看深蓝之王,这老家伙活了多少岁?难道和许佛一样苍老不成?

  “不对,如果他一直存在,可是为什么云池会这么年轻?他不是王储吗?”

  我不解地问道。

  血冷笑一声说道:“云池根本就不是他亲生的,其实这也不是秘密了,深蓝之王每段时间都会从族内选择出一位血脉非常出众,类似云池这样的年轻人作为王储,让他们风光无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深蓝一族中备受**爱,被称为王储。小说网实际上,过了一段时间后,在这些王储成长到25岁左右,血脉的力量也已经到达极致后,就全都会神秘的失踪。当然他们的下落有很多猜测,不过我们这些年来都心知肚明,应该是被当做了深蓝之王新的身体替换掉了。”

  我眉头紧锁,用吞噬自己族人的方法来达到永生的目的,这样的做法,何止是残忍!我再次开口问道:“那云池或者是其他的这些被吞噬的深蓝一族王储难道就没有反抗吗?不对吧!”

  血摇头道:“这是深蓝之王的命令,谁敢违抗。所以很多人都和云池一样,即便不敢违抗那就享受人生25岁之前的时光,当然也有人反抗过,不过毫无例外全部都失败了,深蓝之王的实力和神秘程度无法想象。而‘女’王她才刚刚觉醒,力量还未恢复,面对深蓝之王恐怕是力有未逮!深蓝之王的本体不会出现,我们过去也都是和他的幻影战斗,因此,说来丢脸,我们还没见到过深蓝之王的本体!”

  我点点头,算是明白了血的意思,看着风姿绰约的月息,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仿佛站在我面前的‘女’人已经不认识了。

  我情不自禁地低声说道:“过去的月息,难道就回不来了吗?”

  血没听清我的话,轻咦了一声,我笑着摇摇头。

  却在此时两大对视良久的王者终于动手了!看不出是谁先动的手,两边几乎是同时爆发,红蓝两边的灵光一起发出,很快就撞击在了一起,恐怖的气劲将两边地上的钢材,车窗全部都震飞了出去!一击过后,月息往后退了三步,这三步每一步踏下,地面上都会被踩出一个浅坑,要知道我们脚下的可是水泥地,月息这三步居然是将水泥地给踏碎了。

  可想而知刚刚一击的冲击力有多强!这还不算,在月息稳住身之后,两条手臂上同时被划开了一道血口,鲜血喷溅出来,洒落在地上,血和一群红一族的族人全都‘露’出了焦急的表情。

  月息低头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臂,双眼之中‘露’出一丝温怒,而深蓝之王则平静地开口道:“红之王,你的实力大不如从前了!看来是这些年荒废了修炼的缘故吧,这一战,你注定不是我的对手!”

  月息没有说话,红‘色’的灵气覆盖在她的双手之上,刚刚被划伤的伤口顷刻间修复,虽然完好如初,看似没事了,但是刚刚一击已经胜负高下立判。

  月息转头以俯瞰的视线望着地面山跪着的九个人质,轻声说道:“我需要你们的祭献,时候到了。”

  九个人质集体巨震,而我身边的红一族众人全都低下了头包括血,我皱着眉头,因为实在是没听懂什么祭献,到底极限什么?我拍了拍血的肩膀,问道:“什么祭献?你们都把头低下去干什么?月息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血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过了片刻之后,我听见对面的九个人质之中传来一声惨叫声,猛地抬起头却见对面一个人质身膨胀,下半身猛地爆开,血‘肉’溅落在地面上,猩红的血块让我看的目瞪口呆,甚至连四周深蓝一族的族人都看傻了眼,因为这样的爆炸太突兀了。

  深蓝一族另一个高手此时低叹道:“我过去就听说过红一族的族人会为了自己‘女’王的一句话,而祭献自己,将所有的红‘色’灵气全部都赠予‘女’王,以此来和深蓝之王大人对抗。只是我一直没有亲眼见到过,不过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真是疯狂的种族!”

  听见他的话,我才算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人质会自己突然爆发,红‘色’的灵气慢慢从碎‘肉’之中飘出,落进了觉醒后的月息身上,月息吸收了这一团红‘色’的灵气,身上的气势顿时恢复了不少,深蓝之王看着眼前的月息,脸上表情却一点都没变,不过目光却落在了我的身上,对我说道:“端木森,见到这样的场景,你还要帮助红一族吗?我们虽然投降鸿元,不过也是为了自保。但是红一族为了自保,却连自己的族人都能够毫无顾忌地吸收和利用,这样的红‘女’王,你还想要和他们结盟?”

  我一怔,身边红一族的族人包括血都听的出来这是深蓝之王在挑拨,我皱着眉头却未发一言。深蓝之王又是轻笑一声,开口道:“端木森,或许你还不知道在我们的世界里,红‘女’王又被称为复仇‘女’王吧,当然这个名号不仅仅是因为她要向鸿元复仇而起的,而是因为每一届的红‘女’王都会不择手段,为了到达目的甚至可以毁灭自己的种族,就像刚刚一样。她是为了复仇而生,所以为了达到目的,她会放弃一切。”

  我一怔,看着地上的血液,想起刚刚月息觉醒前的呢喃,她明明是因为想要保护自己的族人,为了拯救这几个人质才会觉醒的,可是觉醒之后的她却为了打倒深蓝之王的幻影而让自己的族人祭献,这不是月息的初衷,或者说,我眼前的这个身穿红‘色’戎装的‘女’人,已经彻彻底底不再是月息了!”

  红‘女’王没有理睬深蓝之王的挑拨,伸手指向第二个人质,此时被指的第二个人质脸上虽然布满了恐惧,可是依然点了点头,缓缓叹了口气,身体上有红光爆发出来,显然这第二个人质也要效仿之前的人质,将自己的生命祭献给红‘女’王。

  死亡,恐惧,祭献,冷漠。

  这些字眼在我的脑海中徘徊,虽然死亡的不是我们这个世界里的人,可是这毕竟是活生生的生命,第二个人质低着头轻声说道:“永别了……”

  只是,他身上的红光刚刚绽放,脑袋就重重地挨了一下,然后整个额头磕在了水泥地上,头一晕,‘迷’‘迷’糊糊地倒在了地上,却看见一个男站在他的背后,扛着金‘色’的大剑,有一张看起来非常愤怒的面目。

  此时战斗中央,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包括红‘女’王和深蓝之王,我刚刚发动鬼纹极变,直飞过去在这个人质准备祭献自己的一刻,将他打晕了过去。

  红‘女’王冷高傲地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而我望着曾经熟悉的美丽容颜,如今却变的非常陌生,冷冷一笑说道:“不用牺牲他们,这一战,我会替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