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三十三章,神秘阁主终现身

第一百三十三章,神秘阁主终现身


  心眼大师微微低下头,轻笑着说道:“是也不是,在中国能够通过灵异的方式进行换脑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来去无踪,另一个如今的确是在北京居住,只是他的要价不是一般的高。小说网.而且要的不是钱,是东西,邪道组织安排我和他通过电话。他的要求是一件斗宝大会上的宝物,江湖里的这些神医多多少少都有有些古怪,只是他开出了价码,为了我这个傻儿,我只能照办,这是我亏欠他的,必须弥补,这些年他受了很多苦,诶……”

  心眼大师所说的北京能够做换脑之术的人我也认识,名叫单旬,今年125岁,深居简出,每天上‘门’求他的人不少,但是他的个‘性’很古怪,能见到他面的人很少,能够求他办事的人更少。邪道组织能够让他和心眼大师见上一面,看来还是有几分本事的。

  不过单旬的要价的确很高,不过水平放在那里,的确是堪称神医。换脑,乍一听是不可能完成的,因为脑部的‘精’密程度胜过天下任何一台机器,至今人类大脑的奥妙还在探索之中,然而,科学办不到的事情不代表用通灵的手段办不到。

  心眼大师说完之后,认罪不讳,只是央求天方一水阁放过自己的孩,到头来,心眼大师也是逃不出一个情字所困。

  看着他被带走的背影,不断地转头看自己的儿,说实话,我一点都不觉得他是个恶人。

  有时候善人也会行恶事,恶人亦会做善事,本就没有绝对。

  我叹了口气高声说道:“还请等一等。”

  听见我的话人群慢慢停下了脚步,我看着章飞飞说道:“我想禹皇手杖你们应该是有能力追回来的,心眼大师也不是十恶不赦的恶人,虽然做了错事,可是也是情有可原,能否卖我个面,放了他。”

  我替心眼大师求情,章飞飞一愣,‘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我笑着说道:“这样吧,如果你做不了主,就让我和你们的阁主谈一谈,正好我也对你们这位神秘的阁主很感兴趣。难道我想拜会一下,他都不赏光吗?”

  章飞飞沉思了片刻,然后说道:“我去通报一声,如果阁主想见你,我会安排的,你稍等。”

  章飞飞走后,心眼大师面对我,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您,何必如此?我是罪人,又何必为了我落下面。”

  我笑着说道:“我们是在灵异的世界里,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法律,更多的是讲权力和人情,我觉得你不是恶人,所以值得一帮。”

  心眼大师怔怔地说不出话来,此时远处章飞飞缓缓走来,笑着对我说道:“端木家主,我们阁主今天正好有空,可以和您一见,请跟我来。”

  对于这天方一水阁的阁主,不仅是我一个人好奇,身后这些达官贵人,强悍的修士,有钱有权的普通人都很好奇。

  开水蛙走上来还想跟着我一起去,不过却被章飞飞拦住了,跟着章飞飞一路向天方一水阁的顶层走去,整个天方一水阁看起来空空‘荡’‘荡’,没什么人,可是墙壁上,甚至连我脚下踩的大理石都内蕴阵纹,隐匿之中保卫工作却做的非常到位。

  一间巨大的开放式的办公室,中间坐着一个人,一个身穿白‘色’华服的‘女’,虽然我进‘门’的时候她和我之间还有数十米的距离,可是我一眼就认出了她。

  因为她身上有一种空灵的气质,就仿佛你将一群美‘女’放在一起,要‘胸’的有‘胸’,要‘腿’的有‘腿’,要屁股的有屁股,摆出各种搔首‘弄’姿的姿态,可是你还是会第一眼就看见她。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如同盛开的莲‘花’一般的气质,这就是我眼前的这位天方一水阁阁主,或者应该称呼她另一个名字——慕容飞鸟。

  我实在是没想到,这天方一水阁的阁主会是慕容飞鸟,更没想到她会瞒着我们,直到今天我才知道。

  坐在了她对面的沙发上,她冲我平静一笑说道:“好久不见。”

  这个‘女’人从过去到现在,依然是这么淡定,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洛阳龙‘穴’之中,那时候龙川老头还没死,和他一起寻找真龙秘宝的时候看见了这位贴着水面几乎是飘行而来的美丽‘女’,但是她的修为和道行在我看来可谓高绝,而且漂亮的无法形容,身上更是透出一股神秘感,第一次见我就将我错当成是罗焱。

  之后数次接触,‘交’情其实不算深,不过一直没有太多的‘交’集,我只是知道她和罗焱是师兄妹,同时拜入元始天尊‘门’下,在‘混’沌山上修炼,更是和断**之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然而,如今见到她,却未曾想到她会是天方一水阁的阁主,当然,她的面容依然倾国倾城,气质依然洒脱非凡,不过我对她的好奇却更深了一层。

  从比较上来说,她和罗焱虽然是青梅竹马,更是师兄妹,但是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

  罗焱是一个你把他丢进人群之中,就再也找不到他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之人,可是慕容飞鸟却正好相反,就如同之前我所说,就算满是美‘女’,你也会第一眼看中她,出类拔萃,‘艳’冠群芳。

  “我没想到你会是天方一水阁的阁主,更没想到,你会瞒着我们。”

  我很不客气地说道,虽然和她‘交’集不深,但是至少我们都是一个阵营里的人,这些事情还瞒着,让我颇为不爽。

  “是吗?也没有刻意瞒着你,只是几年前的你还不够强大,也不够有心机,让你知道和接触太多反而不好,所以就没有告诉你。刚刚章飞飞已经汇报了你的意思,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心眼大师为我们天方一水阁服务了很多年,也算是老人了,即便你不出面,我也不会将他怎么样的。”

  慕容飞鸟带着淡笑说道,起身走到了窗边,我点点头,道了一声谢,却听见她开口说道:“端木森,你最近有收到风声吗?”

  我一愣,不解地看着慕容飞鸟,她又是一阵淡笑说道:“看来你还不知道,那就经由我之口告诉你吧,根据我们的情报网络收到的风声,许佛的逆天队伍已经初步成型了,而其中一位很快就可能和你见面。”

  我疑‘惑’地反问道:“难不成又是来杀我的?”

  慕容飞鸟摇摇头道:“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如今看来要杀你,恐怕还需要许佛亲自出手,但是这位即将和你见面之人来头也不简单,说起来在这个世界里他的年龄和许佛差不多大。”

  许佛可是从上古时候的人类部落一直活到了现在,和他年纪差不多大,这,怎么看怎么不可思议。

  “呵呵,可能是我夸张了,不过万年寿命应该是有了。而且和许佛也是老朋友了,该隐,你应该听说过这个西方的吸血鬼始祖名号吧?”

  慕容飞鸟话音刚落,我立刻从椅上站了起来,颇为吃惊地说道:“你是说这个纯种吸血鬼的先祖,老不死的该隐要见我?看来还真是来势汹汹啊!”

  慕容飞鸟点点头道:“而且,我们也都知道了你和通天教主的三年之约,你不要以为在古皇陵墓中你能够逃生,甚至和通天教主硬拼,就能够战胜他。这位截教之主多的是手段,而且圣人之力你永远都无法想象。最后,有一条至关重要的消息,也是我这一次要见你的原因所在。”

  她脸‘色’严肃起来,我洗耳恭听,慕容飞鸟开口道:“断**上一周从那个世界发回了消息,他见到了一个疑似元始天尊的神秘存在从天际划过,他想要追踪,可是却没赶上对方的速度。也就是说,我和罗焱的老师,比通天教主更强,心机如海的元始天尊,可能即将出世了!”

  我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吃惊地问道:“那么你们分析下来,他是敌是友呢?”

  慕容飞鸟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从上一次逆天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敌人,但是我的老师本就是一个捉‘摸’不透的圣人,而且我和庄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当年我的老师获得了鸿元所赠的一律道痕,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可能已经初步参悟了鸿元的道痕。那么,可能他会变成这盘天地大棋上的第三方势力。也就是说,如果我的老师真正出世,会打破目前棋局上的局势。而他可能会找甚至是消灭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我师兄罗焱的继承者,还不够成熟的逆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