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三十六章,民心已失……

第一百三十六章,民心已失……


  我拿过手机放在了周易的面前,喊道:“你丫的自己照!”

  这货用自拍模式照了一张脖上的咬痕,结果这一看,顿时跳脚,满脸惊恐地喊道:“丫的,我被咬了!我居然被同类咬了!”

  说句难听的,这就好比蚊吸别人血,结果最后却被同类给吸了血是一个道理!我低声说道:“咬你的吸血鬼就在我房间里,你要过去和他见见吗?”

  周易立马披上黑‘色’斗篷,表情坚毅地说道:“当然,本少爷倒是要谁这么大的胆,居然敢吸我的血,不想活了!当然,要是美‘女’吸血鬼的话我可以考虑咬回去,嗯嗯……”

  我一拍脑袋,自从星梦和他分开时间久了,这小对星梦那一根筋的念头也是淡了不少,没事的时候又恢复成了荤段挂嘴上,开玩笑无下限。..

  我跟在周易的身后,心中不免有些担心,这小怎么说也是人家该隐的后裔,换句话说人家该隐算是他变相的老祖宗,他能对自己老祖宗下手?

  一路走回了我的房间内,结果该隐这货却不知去向,没一会儿几个年轻的‘女’员工房间里传出了一阵娇笑声,大半夜的不睡觉,笑什么?

  周易冷哼一声说道:“在我的地盘上撩菜?这吸血鬼好大的胆,给我等着!”

  路过李迅房间的时候,还将李迅给叫了起来,这一对难兄难弟,都是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等我们绕到‘女’员工的房间‘门’口,居然看见月光下,该隐搂着两个衣衫轻薄的‘女’**,这画面可以说是比较香‘艳’,我挑了挑眉‘毛’,拍拍周易的肩膀说道:“上呀,就是他咬的你,你不是要对付他吗?”

  结果我一转头看见周易这货的脸上不知道何时换上了一副谄媚的表情,我可没形容错,就是眼角和眉‘毛’下垂,嘴角上扬,笑的和这‘春’天里的百‘花’一样灿烂。

  “该,该隐大人,我的天啊,我不是做梦吧,偶像,偶像啊!”

  周易这货一边喊着一边冲过去抱住了该隐的大‘腿’,嘴里一个劲地喊偶像。我和李迅眼神‘交’换了片刻,李迅苦着脸说道:“这个,老大你可能有所不知,该隐对于周易来说是有特殊地位的。(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简单的来说就是该隐在他的心里就是‘精’神支柱,他崇拜的不行。”

  此时的周易往该隐的身上一个劲地蹭,小屁股摇的和电动马达似的,那表情叫一个**。

  我尴尬地说道:“这个,现在我看出来了。”

  说起这话就不得不提起当年世界灵异大师比赛的时候,周易知道了罕莫尔德是自己的父亲,并且诶觉醒了纯种吸血鬼的血统后彻底变成了吸血鬼,那时候母亲死亡,自己变成吸血鬼,父亲还是十恶不赦的凶手,多重打击之下,让这位年轻的纯种吸血鬼事后非常消沉甚至是恐慌,人生是一片黯淡,久久没有提起‘精’神来,直到这小偶然间听见了一些西方黑暗世界关于该隐这位吸血鬼始祖的传闻,还看见了几张该隐的画像,被该隐‘迷’人的风度,强大的实力,以及神秘的气质吸引。渐渐地将该隐变成了自己的心里的偶像,崇拜的不行。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该隐还算是拯救了周易破碎的心灵,当然我是没想到周易看见该隐后的表情会这么**。

  “咳咳……”

  我干咳了几声,该隐笑着看向我,说道:“哦,看来你已经同意我住下来了是吗?端木家主。”

  我立刻拒绝道:“谁说的,我会想办法清除周易身体里的毒素,我家不留你,别以为会几手我没见过的法术就厉害了,真打起来,我也不怕你……”

  这话还没说完,周易就一转头满眼星星地跑到我身边,笑着说道:“老大,老大,你看这月息姑娘刚死,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家里也没什么生气。正好我的偶像大人来造访,我准备办一个盛大的欢迎会,好好热闹热闹,冲冲悲伤的气氛。你呢,也不要天天难过了,多和我的偶像学学,他的阅历丰富至极,经历更是数不胜数,我相信你们会变成好朋友的。”

  我抬手就给了周易这小一个脑崩,喝道:“你丫的被吸血吸的脑坏了?他是许佛的人,是我们的敌人,而且我和他学什么?学他吸人血?”

  说完这话,我顿时一愣,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因为我面前的周易也是靠吸血为生的。周易松开了我的手,叹了口气说道:“吸人血有什么错?我们吸血鬼又有什么错?也不是我们愿意才会变成吸血鬼的,无论是我还是该隐大人都是被迫的,老大,其实你的心里一直看不起我是吗?”

  我一拍脑‘门’,李迅也看出了气氛有一些尴尬,出来打圆场道:“周易,你也知道老大不是这个意思,出生入死这么多次,难道你还不明白老大的为人?”

  周易没说话,我呼出一口气,喊道:“好吧好吧好吧,真是服了你了,该隐可以留下来,不过事先说好了,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都得给我兜着。”

  就这么着,该隐这位吸血鬼始祖留了下来,暂时住在我们的家中。周易开了一场盛大的欢迎舞会,不得不说这位吸血鬼始祖真的是异‘性’缘太足,而且非常非常会说话,舞会上几乎所有的‘女’宾客都抢着和他跳舞,他也是来者不拒,当真是舞会的焦点,周易这货在边上又是开香槟,又是伴奏,开心的不亦乐乎。

  舞会之后,该隐看似在家族内没什么事干,不过正如周易所说,该隐的博学,丰富的经验,以及杀伤力惊人的吸引力很快就为他引来了超高的人气。

  比如,‘玉’罕对于几张用毒配方拿捏不准,该隐就免费提供了几百年前他游历中国时候买下的几个相似的用毒配方,两个人一讨论,让‘玉’罕的研究前进了一大步。

  还有远远不止这些,他教会了黑蛋如何控制身体肌‘肉’的小范围爆发,传授给了弑君几招对付‘女’汉的高招,让那几天的弑君和毒龙真人天天不到中午都不下**。木梁纯的占卜术该隐居然也很‘精’通,甚至还帮助小骗控制身体内的魔,让原本只会放出小苗的小骗能够将魔释放成把的状态。连李迅的道教协会管理,他都帮的上忙。

  轩辕家族上上下下,几乎都对他一片赞许,不到一周的时间,这位西方吸血鬼的始祖就成了呼声极高的人气家族成员,甚至还有轩辕家族的几个董事提议,接受该隐的部分合作项目,将该隐发展成我们轩辕家族总部的董事。

  而相比之下,很多对我的非议之声也渐渐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主要是来自于轩辕家族的一些基层群众和中层干部,有好几次我上厕所的时候能够听见有人议论我。

  “该隐大人虽然不是我们的家主,不过他也太厉害了,不像端木森,只会打架,要是光靠打架就能够管理家族的话,那天下的企业家都是武林高手了。”

  “你这话说的不对,该隐大人的本事据说比端木森厉害多了,上一次我听说一个项目经理忘记带重要的文件,该隐大人凭空就变出来了。而且,听说他还是吸血鬼的始祖,活了几万岁了,比弑君前辈还要年长,怎么可能打不过端木森?”

  “是啊,哈哈,端木森说到底还是靠着当年老太太的关系才上位的,终究只是一个小屁孩。”

  这样的嘲讽渐渐在轩辕家族中弥漫开,我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虽然生气,但是不得不说,很多方面我的的确确比不上该隐。

  我不懂得企业的管理,不懂得如何有效的拉拢人心,不懂得怎么成为这群人心中的支柱。我只是想着逆天的事情,有时候,不是你手里的剑锋利就能够征服所有人,这个社会也不是依靠一把剑就能够摆平的。

  不过心中不免失落,然而这样暗中的冲突,在半个月的时间到了的一天,也就是周易的毒素排出的一天终于爆发了!

  按照约定该隐应该离开轩辕家族,但是在众人的请求下,大家都认为该隐不应该走,因为他的存在,无论是大家的个人生活还是整个家族的事业都在良‘性’的发展。

  而爆发的这一天,我看着周易‘激’动地对我说:“老大,我觉得该隐始祖不应该走,他是真心在帮助我们家族。”

  一群人附和着,我眼角微微跳了跳喝道:“你们都是这个意思?不让他走,难道是让我走?”

  我这是气话,但是身为家主,我说这话后应该出现的场面是大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可是却没想到,此时人群中有人喊道:“就是应该你走,让该隐大人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