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三十九章,因为无聊所以变态

第一百三十九章,因为无聊所以变态


  北京欢乐谷中,人群包围下的该隐如同超级明星一般从我身边经过。小说网..

  似乎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一些明显看起来是陷阱的布局,却让我一点点踩进去,然后无法脱身。

  任何家族,任何事业,都是由人来组成的,当这群人被搞定了,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会土崩瓦解。

  轩辕家族如是,我和身边人的关系如是。

  回头看着该隐一步步离开,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场游戏,输了大不了离开,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却是一场破坏,该隐并不是想要战胜我,而是想要将我如今所有的一切都破坏掉。

  我也终于明白了他的企图,单纯的,毁灭……

  回到四合院中,安静的办公室,我看见星梦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我疑‘惑’地问道:“你白天去哪里了?”

  星梦奇怪地说道:“我吗?哦,一早就被妖姬拉出去逛街,然后泡了个温泉,刚刚回来。怎么了?”

  我叹了口气,将该隐的事情一说,星梦想了想后直接走到了周易的房间,这大‘门’还是关着的。里面传来‘抽’泣的声音,我实在是无语,这货不会躲起来哭了吧。

  星梦敲了敲‘门’,里面一个不满地声音喊道:“别烦我,让我安静一会儿,都滚!”

  星梦平静地开口道:“我是星梦,白天我和妖姬在一起,你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给妖姬。如果你觉得我会喜欢该隐,那你就太不了解我了。我说过了,我的心里容不下其他人,你也好,该隐也罢,我都不会接受。所以,如果你还想继续躲在里面痛哭,我无所谓,只是觉得你更加比不上林动。”

  星梦说完后也不停留转身走回了房间,她一走,过了片刻,周易就将房‘门’打开了。然后我看见周易低着头问道:“老大。”

  我将事情真相一说,周易用呆滞的眼神看着我,听完之后猛地冲出了房间,我估‘摸’着他是追着找该隐去了。

  我跟在周易的身后,他一路狂奔到了该隐的房间,这老吸血鬼正在房间里看书,一副既平静,又无害的模样,看见周易出现在‘门’口后,他笑了笑说道:“我就猜到了你会来找我,是不是端木森让你来找我的?”

  我就站在周易身后,但是没进去,听见周易应了一声,该隐将书本合上,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不管你是否相信我的话,但是我还是要将真相告诉你。小说网今天其实是星梦主动来找我,我见过很多和她一样的姑娘,表面上对我漠不关心,实际上却会在暗地里来找我。你应该也知道很多这样的事情,而端木森为什么会带你来见我,我不知道原因?也许,他是想让你看到这一幕,然后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周易,我是黑暗世界的王者,你觉得我会无聊到去欺骗你吗?欺骗你有什么好处吗?还不如我手上的书来的有意思,你说对吗?我这位你心里的支柱,你应该相信我,相信你心中的偶像,不是吗?”

  好一句相信你心中的偶像,一下就说的周易默不作声,我想要冲进去争辩,不过在这时候,手却被人拉住了,一转头看见弑君他们一群人全都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吃惊地轻声说道:“你们……”

  弑君冲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而此时,房间里的周易忽然笑了起来,开口问该隐:“我的偶像?的确没错,你是我的偶像,可是你不要忘记了,我也是吸血鬼,这个家族里或许只有我最了解你的想法。吸血鬼,就是这么无聊的生物!”

  此话一出,该隐和我们都是吃了一惊,该隐轻笑一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周易深呼吸一声后说道:“过去,在我还是孩的时候,遭到西方黑暗生物的追杀。那时候唯一一个亲自追杀我黑暗生物中的大人物就是罕莫尔德,或许你还知道它,它是你的后裔之中比较出‘色’的一个。当时我就在想,它为什么要追杀我?为什么不怕手下的吸血鬼来杀我?是因为不放心手下的人办事吗?后来,我自己也成了纯种吸血鬼,拥有万贯家财,不老的生命,我才明白,吸血鬼是多么可悲的生物,不会老,不会死,富可敌国,在如今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就有无数的人肯将鲜血卖给你。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看着身边的朋友死去,然后孤独一个人,多么悲伤的命运,最后剩下的只有无聊,是的,活着太无聊,可是又畏惧死亡,于是吸血鬼特别是活的长的吸血鬼都变成了神经病,无聊到了极点!美‘色’,鲜血这一切都满足不了我们,我们纯种吸血鬼连阳光都不害怕,更有和普通人一样的五感。我们有大把的时间去完成大把无聊的事情,可是生活还是不够有趣。于是,我们就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你,该隐。吸血鬼始祖,有史以来活的最长的吸血鬼,你活了几万年了,肯定无聊的要发霉了吧?那就说明,你的心灵也是最扭曲的,比我见过所有的吸血鬼都要扭曲!我没说错吧?”

  周易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换来的是该隐一阵拍手和哈哈大笑,他一挥手,我们身边的墙壁凭空消失,接着微笑着看着我们说道:“诸位,偷听不是一个好习惯,还是进来吧。”

  我走到周易身边,还有身后的一群人,周易看着我低下头说道:“老大,对不住,我……”

  我摇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需要道歉。”

  该隐慢慢从地面上飘浮起来,连带着他屁股下的椅一起悬浮在空中,好像没了地心引力一般。

  “你说的没错,在我漫长的生命中,的确太无聊了。特别是当我彻底学会了大预言术,也是这世界上唯一一个将大预言术彻底领悟的人,我要什么都只需要一句话就行了,仿佛我变成了这片土地上活着的上帝,无聊,真是太无聊了。我不会死,**不会毁坏,唯一能够消灭我的人,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一个人,许佛。所以我和他成了朋友,正如你所说,我害怕死亡,可是又觉得无聊。所以,今日种种,都是我无聊所为,是一个游戏,我玩的很开心,你们到头来很疲惫。至少打发了我一段时间。这就够了,当然,游戏还没有结束。端木森,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面对该隐的疑问,我心里不解,凝望着他。

  “你说,只要我能够拥有你的血脉,你就将轩辕家族家主的位置让给我,是你说的吧?你不会赖掉吧。”

  他反问我,我顿时想了起来,就是那天在大厅中和他产生争执的时候我说出来的,如今他旧事重提,我不免心中一惊,问道:“你,有办法拥有我的血脉?”

  该隐却不说话,而是笑了起来,这笑声听的我心里发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我是不是能够拥有你的血脉,我们明天见分晓,明天一早,所有轩辕家族的干部都会回来。到时候,我们在所有人的面前展示血管里流着的血液,到时候,希望你能够实现你的誓言,我倒是很有兴趣,管理一下轩辕家族,打发几百年无聊的时光。”

  随后,一阵暗红‘色’的光芒闪过,空中的该隐消失不见,只有一把椅从空中落了下来。他就这么凭空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连夜给索尔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我问道:“老法师,大预言术有办法复制我的血脉吗?”

  索尔在电话里回答道:“理论上来说,大预言术就是西方上帝的旨意,上帝是理论上万能的,也就是说大预言术理论上来说也是万能的。他要复制你的血脉理论上是可以的。可是,你的血脉太霸道也太强悍,所以我不能保证该隐一定能够复制你的血脉。他成功的概率是五五开吧,不过我觉得明天可能是一个圈套,你多加小心,该隐是真正西方的黑暗之王,不死的化身,他有什么手段我也说不好。建议你不要和他硬拼,不然可能会吃亏。”

  挂了电话,索尔老法师这番话其实说了和没说也差不多,都是理论上,但是实际情况还真的不好估计。

  就在我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的时候,却看见大家全都站在了‘门’口,望着我,小骗先开口说道:“师傅,大家想让你出来一下,有些话想对你说。”

  我疑‘惑’地走了出去,站在‘门’口,这群人站成一排,随后星梦端着蛋糕走了出来,我一怔,疑‘惑’地问道:“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啊,买蛋糕干什么?”

  大家脸上同时一愣,然后看向黑蛋,黑蛋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这个,难道是我记错了,抱歉抱歉,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