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五十六章,神乎其技的身法

第一百五十六章,神乎其技的身法


  宾馆的房间空间并不大,鬼纹极变之后,化作魂体的我在房间内来回穿梭,少‘女’却没有显出慌张,似乎已经习惯了战斗。.

  看似随意地站位,甚至连妖刀都已经回鞘了,但是乍一看是破绽百出,可是我能够看的出来,若是我此刻攻过去,多半会吃瘪,轩辕神剑不在手,金‘色’巨人的凝聚太费时间,我的攻击手段在最近的大战中变的很是捉襟见肘。

  我在等待她‘露’出破绽,但是少‘女’却在此时闭上了眼睛,对战的时候居然闭上眼睛,这可不是因为眼前的少‘女’有绝对的自信,多半是要放什么大招。

  她嘴里默默地念叨着什么话,握着妖刀的手忽然松开了,妖刀按理来说应该是落向地面,但是此刻,妖刀竟然飘浮在空中,少‘女’手指抬起点向了我,刀出鞘,带着妖异的粉‘色’光芒,向我砍了过来。

  速度很快,在我眼前也就是一闪而过,我闪身避过,却看见妖刀这突如其来的一斩,却在我身后劈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缝,少‘女’手指再一次点向了我,妖刀上粉‘色’的光芒一变,再次向着我砍了过来,这一刀的威力比之前一刀更强。

  又一次避过这一刀之后,我冷笑一声说道:“有点意思。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少‘女’第三次指向了我,但是我没有再给她出手的机会,背后黑‘色’羽翼一振,少‘女’长长的头发被吹起,随后脸‘色’一变,猛地转头睁开了眼睛,却见到我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随后一折,少‘女’脸‘色’惊变,因为她握着妖刀的手骨被我的鬼爪拧断。

  可是让我惊讶的是少‘女’却没有惨叫,而是向后一跃,落在了走廊上,想要和上次一样破窗逃走,不过我这一回鬼纹极变状态下的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在她刚刚踏出一步的时候,我已经落在了窗户之前,挡住了她的去路,眼神冷地说道:“你要是以为我会因为你是个‘女’孩就手下留情,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不会留情,因为你杀了很多人,对于你这种将生命视作草菅的人,必杀之!”

  鬼爪泛起一片鬼气,向着少‘女’冲了过去,鬼爪向着她的脑袋抓去,狠狠一劈,少‘女’却没有因为刚刚战斗时候的伤势而影响自己的判断,仿佛完全感受不到手臂上的疼痛一般,在鬼爪落下的一刻,向着后方一跃,偏头躲过了鬼爪的这一击,虽然鬼爪还是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在她的肩头撕开了四条血口,可是,毕竟她保住了命。

  少‘女’向着后面退去,看了看肩膀上的伤,脸‘色’变的很难看,额头上有汗珠流下来。

  “下一击,你不可能躲过去。”

  我脚尖点地,向着少‘女’冲过去,举起鬼爪,少‘女’习惯‘性’地躲避,可是这一次,我举起的是左手的鬼爪,而她却是向右边躲避,我的右爪抬起,这一击要是落下,少‘女’肯定必死无疑。

  不过,就在此刻,一道黑芒贴着墙壁上的‘阴’影向我突袭,在我要击杀少‘女’的一刻,黑芒向着我的脑袋砍了下来,我没有一丝吃惊,黑‘色’羽翼一扇,身向后爆退,鬼爪和黑芒撞击在了一起,一时间,引起巨大的爆炸,我被气劲震退了数米,靠在了墙壁上。

  “阁下一直在旁边看着,终于还是出手了啊。”

  我笑着说道,双爪背在身后活动了一下,刚刚一击,对方的力道很强,果然不是弱者。

  一声铃响,两把黑刀,三分杀气,四步成阵。

  来者,是一个老头,一个乍一看是欧洲人,但是仔细一看又有东方人脸部特征的老头,他有一头苍白的短发,身材还是‘挺’高的,但是显瘦,腰间别着的两把黑刀给人一种肃杀的气息。

  他穿着墨绿‘色’的好日本武士服,腰间别着一个铃铛,走路的时候会有轻响传来。

  我不认识他,但是从他给我的感觉,还有身上的装扮,都和我得到的刀中鬼的资料很相符,老头走到少‘女’的身边,用深邃的目光,慈祥的声音说道:“奈奈,不该来印度,你还不够强大。”

  这个少‘女’原来叫奈奈,看起来还和老头认识,那么八成这个老头就是刀中鬼了。奈奈一直冷漠的脸上终于有了反应,跪坐在地上,向着老头深深一拜,说道:“请您回日本,完成您和‘奶’‘奶’之间真正的决战。”

  老头却捡起了奈奈掉在地上的粉‘色’妖刀,可是这妖刀一落在老头的手上,登时刀芒就从粉‘色’的妖异光芒变成了黑‘色’凶芒。

  他将妖刀拔出来,举在头顶,笑着说道:“你的刀芒原来是粉‘色’的,真是很漂亮的颜‘色’啊,和樱‘花’一样。”

  少‘女’浑身一怔又一次喊道:“请您,请您一定回神心流,‘奶’‘奶’她这些年一直惦记着您,希望和您一战来完成神心流上一代的恩怨!”

  老头笑了笑,妖刀归鞘,放回了少‘女’的身边,‘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后说道:“是该回去了,这么多年了,我和她之间的决战的的确确应该分出一个胜负了。你先回去等我,明天我们出发去日本。”

  少‘女’‘激’动地抬起头,眼中竟然喊着泪,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我,我等您。”

  她没有拿走妖刀,而是身一晃冲出了宾馆走廊。我黑‘色’羽翼一扇,想要追击上去,但是脚步刚刚启动,就看见老头一刀劈下,重重地落在了我的面前,将我面前的地面砍出了一道缺口,我急忙后退,可是却意外地发现他的腰间一把刀都没有动。

  一个人拔刀,无论速度多快,刀出过刀鞘,那都是有痕迹的,可是这个老头刚刚明明出手了,但是无论是地上的妖刀,还是他腰间别着的两把黑‘色’武士刀,全都没有出过鞘的痕迹。

  换句话说,地上这一道痕迹,不是他用武士刀劈出来的,那么是从哪里来的呢?我一时间竟然有一些看不透老头攻击的路数。

  “老头,你就是刀中鬼吧,你的这个后辈杀了人,就要伏法,你还想挡我的路不成?是准备和我‘交’手?”

  我用比较轻浮的语气对刀中鬼说话,但是心里却对他很忌惮,能够加入许佛逆天队伍的人,绝对没有一个是善茬。

  刀中鬼侧着身看着我,眼神冷,就好像是一抹寒风一般,开口对我说道:“你就是端木森吗?”

  我点点头,他却抬起头说道:“许佛大人,你之前对我说的意思,是让他习惯疼痛是吗?不过习惯不是第一次就能够养成的。”

  许佛的声音从宾馆的角落里传来,对刀中鬼说道:“你自己决定吧,第一次,先让他不能动。”

  刀中鬼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向我走来。

  当一个人向你走来的时候,若是这个人很惹眼,你一定会将眼神落在他的身上,但是明明刀中鬼这么一个高手在眼前,明明他身上带着冲我而来的杀机,可是在他踏出三步之后,整个人却消失了,真正地从我眼前消失不见,不是因为他速度很快,而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他所走过的地方,他这个人就根本不存在一般。

  接着,就在下一秒,背后传来一阵巨痛,我看见自己的肩头被打出了一个血口,鲜血喷溅出来,落在地面上。

  我不敢停留,黑‘色’羽翼狠狠一扇,冲出了十多米的距离,装过头,看见刀中鬼站在我刚刚所站的地方,眼神冷地望着我。

  我脑中一片空白,他什么时候到我身后的?什么时候出的刀?明明有杀气,可是为什么他对我下手了,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太不可思议了,从未见到过的刀法,从未遇到过的身法。

  “刚刚的一刀,其实你已经死了。”

  刀中鬼对我说道,我看了看自己肩头的伤口,很深,整个肩胛骨都被‘洞’穿了,钻心的疼,不过还好,这种程度的伤势我还是能够忍受的。

  刀中鬼再一次起步,如出一辙的步伐,如出一辙的速度,可是我已经有了经验,不退反进,这一次我主动进攻,速度同样提升到了极限,鬼爪狠狠力劈而下,势要取下刀中鬼的头颅!

  可是,我没料到的是,这一次的进攻,竟然扑了个空,鬼爪落下的一刻,刀中鬼的身体不见了,就和之前诡异的消失是一样的,甚至他也从我的心眼范围内消失不见。

  随后,我另一侧的肩胛骨,再遭重创,刀中鬼第二次出现在我身后,打穿了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