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五十七章,疼痛

第一百五十七章,疼痛


  许佛,米洛克以及罗切特坐在另一边的房间里,罗切特一边摆‘弄’手上的扑克牌一边说道:“我们来打个赌吧?”

  米洛克疑‘惑’地问道:“打什么赌?你这家伙,就是喜欢当赌徒。小说网@!..”

  罗切特却笑着说道:“我们来打赌,端木森能够挨老刀几刀,我觉得五刀差不多了,毕竟刀中鬼每一次出刀,这刀带来的疼痛感都是成倍增加的。”

  米洛克想了想说道:“那我就赌这个小能撑过五刀,赌什么?”

  罗切特从口袋里拿出一枚金币扔在了桌上,说道:“这是路易十四年间制造的金币,我用这个来赌,要是我输了,这金币就是你的了,要是你输了,接下来的几天你要背着我走,如何?”

  米洛克豪爽地笑道:“可以,现在端木森已经中了两刀。”

  而在走廊内,我另一侧的肩胛骨也被打穿,鲜血遍布两边的身体,看起来异常可怖。然而,身上多出了一个伤口并不算事,可是这新多出来的伤口带来的疼痛感却比另一侧要强烈很多,伤口四周的‘肉’在微微跳动,如同被烈灼烧,我捂着自己的伤口,试图用道力减弱伤口的痛感,但是就在这个当口,刀中鬼第三次出手了。

  这一回,他走的更慢了,刚刚走四步的时间,这一次他只走了三步,在第三步的时候,右脚落下,我看的清清楚楚,明明他就在我的眼前,可是,我还是中招了,而且又是从背后中招,这一次,我的肋骨中间的空隙处,被刺穿了一个大血口。

  剧烈的疼痛如同决堤的大水冲进我的脑里,第三刀带来的剧痛竟然比之前两刀还要剧烈,依然是烈焰一般的感觉,可是这一次的灼烧感更加真实,迅速传遍我的整个身体,就好像我真的落在了烈焰之中,皮肤开始泛红,我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自己‘胸’口,鲜血涓涓流出,光是用手是挡不住血口的大出血。

  房间内,许佛一边看书,一边听着我的惨叫声,低声说道:“刀中鬼还没出刀,看来,端木森还不够资格让他出刀。”

  米洛克握着一杯威士忌,笑着说道:“说起来,这个老家伙还真是够麻烦的,身上带着两把这么厉害的刀,可是偏偏每一次和人‘交’手,都首先要确定对方是不是够资格让他出手。我第一次和他‘交’手的时候,他还因为不拔刀,差一点被我打断手臂,不过,他要是拔了刀,实力可是够**的啊。但是,他还是没能在第一次就走出你的恐惧幻境吧,罗切特。”

  罗切特点点头说道:“日本的这些武士,他们外表看起来凶悍,穿着盔甲,拿着长刀,似乎是无所畏惧,但是其实他们的内心正好相反,他们内心中的恐惧比任何人都要强烈,因为害怕,所以才会寻求外在的保护。不过,有一点我不得不承认,他们虽然内心极度恐惧,但是,他们的‘精’神意志力很强,毕竟真正敢于切腹自尽的民族,肯定不是省油的灯。”

  走廊之中,中了三刀后,浑身几乎所有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一般,我趴在地上,鲜血大量流失,加上疼痛感模糊我的意识,此时的我,看见外面的世界,也是一片重影。

  刀中鬼望着我,低声说道:“才刚刚三剑而已,但是我这三剑,你已经死了三次了。弱者,是不值得怜悯的,不是吗?”

  他的手指点在我的背部,随后狠狠一划,剧痛再次来袭,这一次我的身体没有被‘洞’穿,可是整个后背一大块皮肤被拉了下来,这种被生生剥皮的痛楚,我是第一次尝试,后背,仿佛缺了一块,先是冷冷的感觉和单纯的痛楚,接着这种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甚至有一种有人将我置身于寒之中的错觉。

  肩膀和‘胸’口的伤口如同烈焰灼烧,背后的皮肤却好像寒冻伤,已经无力战斗,鬼纹极变也早就在我第一次出手的时候,被解除了。

  莫良快速幻化出来,此时趁着刀中鬼不备,猛地从‘阴’影之中蹿出,向着刀中鬼突袭。刀中鬼看似没有防备,却在此时向后一闪,躲过了莫良这一击,接着一道黑‘色’的刀芒飞出,莫良正面被刀芒击中,虽然没受什么伤,可是却还是被击退了好几米。

  不过机智如同莫良这般,此刻也早就算计好了,在它后退的一刻,猛地抓住了我的手臂,将我抓了起来喊道:“主人,我们闲走,不然你肯定会死在这里。”

  而此时在宾馆房间内,罗切特轻笑道:“许佛大人,要是那个鬼纹带走了端木森,我们是不是要去将他带回来?”

  许佛合上了自己手上的书本,抬起头高声喊道:“端木森,你听好了,如果今天你逃走了,那么你将丧失三年锻炼的机会,我也敢断言,你这一走,绝对没有机会打赢通天教主,是走是留,你自己决定吧。”

  倒在了地上的我,清清楚楚地听见了许佛的话,就在莫良抓住我的一刻,我却甩开了莫良的手。莫良一惊,望着我说道:“主人,你……”

  我勉强从地上爬起来,不能弯腰,因为‘胸’口的伤口会痛,不能直起背部,因为背后的皮被剥掉了,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站了起来,艰难而又虚弱地说道:“我,不会走的,我说过,我渴望力量,所以,我不会离开。刀中鬼,还有其他的招数吗?尽管使出来吧,我还没有认输呢!”

  莫良吃惊地望着我,房间里的罗切特吹了个口哨说道:“真是没想到啊,我们东方的小朋友竟然如此坚强,不过,接下来刀中鬼应该也会出真本事了吧。”

  苍白的头发在风中微微晃动,老家伙慢慢地往前走,发出摇铃的声音,我听着这样的铃声,看着他晃动的身体,慢慢地走了过来,而他的手,在此时此刻也终于握住了腰间的一把黑‘色’长刀。

  “接下来的两刀,我将会一起挥出,希望,你还能坚持的住。”

  他慢慢地拔出了黑‘色’的长刀,刀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杀意。

  摇铃的声音越来越近,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甚至连身上的痛觉都已经麻木了,最后,我只是看见了眼前一片黑暗,脑一晕,昏了过去。

  这一次昏‘迷’,时间似乎过的很长,随后是在一阵剧痛中清醒了过来,当我醒过来之后,首先看见的是白‘色’的天顶,然后听见的是音乐的声音,我摇晃脑袋,慢慢地坐直了身,可是才刚刚恢复意识,背后,肩头,‘胸’口的疼痛感就异乎寻常地涌来,我的手上还吊着水,一个空姐模样的‘女’人站在我身边,笑着对我说道:“该吃‘药’了哦。”

  我虚弱地说道:“我这是在哪里?”

  此时罗切特哈哈一笑说道:“小,醒了啊,我们在去日本的飞机上。怎么样,被刀中鬼砍过之后是不是特别爽?脑是不是特别清晰?”

  我白了他一眼,能不清晰吗?疼的我都够呛了,米洛克则一脸消沉地坐在角落里,我看着米洛克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罗切特哈哈大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他和我打赌,赌你能不能撑过刀中鬼的五刀,不过可惜他输了,所以到了日本之后全程他都要背着我。不过,你小嘴上说的厉害,可是刀中鬼最后两刀还没劈出来,你就昏过去了,是故意昏过去的呢?还是真的昏过去了?”

  一听这话,我顿时没好气地说道:“当然是真的昏过去了,你不知道有多疼,对了,我背后的皮肤咋办?”

  此时许佛平静地说道:“会自动愈合的。”

  我转过头,看见刀中鬼盘‘腿’坐在沙发上,正闭眼凝神打坐,而在他的身边,一个穿着日本‘女’高中生制服的少‘女’正看着外面,赫然就是之前我追捕的那个‘女’杀手。

  “我靠,她也在这儿?不行,我要将她拿下!”

  我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动手,不过身刚刚移动立刻又是钻心的疼痛感传来。少‘女’看了我一眼,冷漠地说道:“废物。”

  我顿时暴怒道:“嘿,你说谁是废物?是谁被我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罗切特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别吵了,先和你说明一下状况,我们这一次去日本的东京,作为观战者参加神心流的内战。不过时间是一周之后,所以我们要在日本住一周,这一周呢,我们几个被安排在宾馆里居住,你呢,就被安排在奈奈的家里居住,所以,你们还是好好相处吧。”

  我一愣,吃惊地说不出话,居然要和这个冷面皮的婆娘同住一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