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六十一章,奈奈子的仇恨

第一百六十一章,奈奈子的仇恨


  铁板烧店里客人不少,白烟慢慢飘出,不时地能够听见一两声烤‘肉’的“兹兹”声,很奇怪的感觉。(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四周吵杂的环境里,奈奈看着我,眼睛里带着一些‘迷’离,我干咳了一声后说道:“这个,姑娘,我有‘女’朋友了。”

  奈奈这才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开始吃东西。我却哈哈一笑说道:“用我们中国的话来说,你的条件不错,长相也不错,就是年龄还小。将来肯定有个好婆家,不行的话,等我逆天归来,我介绍个帅小伙给你。”

  尴尬的气氛在我的调侃声中渐渐放松,奈奈喝了口橙汁,脸‘色’微红地开口道:“嗯,我们快点吃完东西,早点回去吧,明天我还要社团活动。”

  我点了点头,却没注意到角落里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不时地朝我们这边偷看。

  一个小时后,在夜晚回家的路上,夜风微微吹过我们的脸颊,奈奈穿着好看的日本‘女’高中生制服,走在人行道的白线上,如同孩一般张开双臂,一步接着一步往前踏,生怕踩出了白线之外。

  我跟在她的身后,嘲笑道:“你也17岁了吧,还做这种动作,够傻的。”

  奈奈却转过头,有夜风吹过她的脸颊,对面驶来的车灯照亮了她的头发,飘散在黄‘色’灯光中的头发显得很漂亮。

  车辆的声音很响,轰隆隆地驶过,奈奈忽然用日语对我喊着什么话,我没听清楚,高声说道:“你说什么?日语我听不懂啊。”

  她却红着脸,摇摇头,如同任何一个可爱的‘花’季少‘女’一般开心地向前跑,我则双手‘插’在口袋里,无奈地说道:“真是的,等我逆天归来,就把李迅介绍给她算了,一个温柔的大叔,一个可爱的姑娘,还‘挺’配的。”

  踏着夜‘色’我们慢慢前进,每个人都有两面,我和奈奈也是如此,奈奈举起妖刀的时候,是杀人不留情的神心流继承人,可是放下刀后还是一个会脸红的小姑娘。而我逆天举起轩辕神剑的时候是必须胜利的逆天者,然而,此时的我,却是这夜‘色’之中的一个过客。小说网

  回到家中,洗漱之后,我躺在地上,月光照在我的脸上。后天,神心流的决战就要结束了,短暂平静的生活就会消失不见,等待我的将是更加艰苦的修行之旅。

  ‘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我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为什么还会有人登‘门’?难道是奈奈的同学?

  我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夹克,戴着鸭舌帽的男站在‘门’口,我不会说日语,不过一想要是坏人,我和奈奈都不是吃素的,难道还怕他不成?

  索‘性’打开了‘门’,这人在一开‘门’的瞬间,猛地一撞,将大‘门’给撞开后,从夹克下面掏出一把铁榔头向着我的脑袋劈了过来,来势很快,不过我却从容地闪身躲过,一脚踢在这人的腹部,然后伸出手按住他的脑袋,将他的脑袋按在了墙壁上。

  奈奈闻讯走了出来,打着哈欠说道:“怎么了?好像很吵的样。”

  没想到被我按住的家伙,一看见奈奈后立刻就咆哮了起来,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声音,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话,奈奈看见他的一刻,眼神一瞬间变了。

  如果说过去奈奈在杀人的时候,她的眼神是冷不带任何感情的话,那么此时的奈奈,眼神里满是愤怒,甚至是仇恨,狂野的怒在不断地燃烧。

  “找到你了,终于找到你了,哈哈,我找你好久了……”

  这个男人用很是猥琐恶心的声音向奈奈喊道,而奈奈则猛地冲了过来,手指成刀一下刺穿了这个男人的头部,男人惨叫一声,鲜血喷溅出来,这一次奈奈甚至没有用神心流的剑术,鲜血洒的到处都是,我自己都被奈奈突然的爆发给怔住了。

  这男人不是灵异人士,只是普通人,受到这么致命的一击,顿时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下倒在了地上,鲜血流了一地,更恶心的是他的脑浆也流了出来,铺满了地面,手脚‘抽’搐个不停,可是还能说话。

  “我还记得你的味道,是我闻到过最美妙的味道,是我……”

  他终于闭上了嘴,因为奈奈冲了出去,用手刀将这个男人的头劈成了碎片,即便奈奈自己的手都受到了创伤可还是没停,将这个人的头颅给打成了碎片。接着是身体,最后奈奈一脚将这个男人的下体踩成了烂泥。

  这边的争吵声很快就引起了四周公寓的居民的关注,我赶忙冲过去,一把抱住奈奈的肩膀,让她停下狂暴的动作,可是奈奈却根本就没有停,失去理智的她,甚至一转身将手刀刺入了我的手臂中,这时候,四周的居民全都打开了‘门’,为了不让大家看出是奈奈杀了人,我赶忙将奈奈抱入怀里,双臂紧紧地锁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弹,然后大声用日语简单的词汇说道:“不要紧了,不要紧了……”

  很快四周的邻居惊叫着报了警,景山美也带着人赶了过来,我和她在警察局里见了面,此时奈奈因为太‘激’动而昏过去了。

  景山美坐在警察局的休息区里,一边拍着奈奈的头,一边对我说谢谢。

  “如果被警察看见她杀人的场面,会很麻烦,日本的警察,比较认真。所以,谢谢你当时保护了她,你的手臂没事了吧?”

  景山美问我,我一愣神,看着手臂上的伤说道:“该死,我关闭了痛觉,所以才刚刚反应过来,不过没事了,这点伤不碍事。”

  景山美微微一笑,有些吃惊地说道:“你真是很厉害,已经能够习惯没有痛觉的生活了。比我的奈奈要厉害多了。”

  她提到了奈奈,我便顺口问了一句:“那个死者经过调查是一个心里**,过去因为猥亵儿童而入过狱,之后因为保外就医的机会而逃了出来,昨天还在另一边的楼里杀了一个和奈奈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可是为什么他看见奈奈后会一直喊着,找到她了?而且,奈奈的突然狂暴,也让我很奇怪,那样的战斗方式完全是为了发泄,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当然,如果您不方便说的话,可以不说。”

  景山美看着奈奈,悲伤地说道:“其实,你是奈奈的朋友,也帮助了她,应该是要告诉你的。不过,我想还是不说了,毕竟,这是奈奈最痛苦的回忆。”

  我点点头,便没有追问,这时候警察走过来,询问了几句后就让我们离开了。奈奈被景山美给带走了,我则一个人回到了公寓里,擦掉了墙壁上和地面上的血迹之后,时间,凌晨一点了,本来就没什么睡意的我,索‘性’靠在了墙壁上,看着外面的月‘色’。

  我们的这个世界,这个充满未知和危险的灵异世界,让人着‘迷’,却也会带给每个人痛苦的回忆。奈奈的遭遇,虽然景山美没有告诉我,但是我多少能够猜的出来。

  第一次,我生平头一遭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灵力就好了,一个无灵的世界,没有‘阴’魂厉鬼伤人,没有天道摆布每个人的命运,没有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所有的一切是不是都会变的美好起来呢?

  不过我很快就自嘲地笑了笑,低声说道:“那不就是传说中的乌托邦吗?哈哈。”

  却在此时,房‘门’传来开锁的声音,然后我看见奈奈低着头从房间‘门’口走了进来,我一愣,吃惊地说道:“你不是在景山前辈那里吗?为什么回来了?”

  奈奈却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跪在了地上,仰起头嚎啕大哭起来,我顿时慌了手脚,赶忙走过去,奈奈却一把抱住了我的‘腿’,哭个不停。

  半个小时后,她的哭泣总算是止住了,‘抽’泣地蜷缩在角落里,对我说道:“谢谢,谢谢你……”

  我走进厨房倒了杯热牛‘奶’,拿了两块巧克力走回来,放在她的面前,笑着温柔地说道:“听人说,如果不开心的时候,吃巧克力会变的开心起来。所以,快点将这两块巧克力吃了吧。”

  奈奈点点头,伸出手握着巧克力,我笑了笑站直身正要走出她的房间,奈奈忽然说道:“请,请你不要走,我,我想找人说说话,可以吗?陪我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