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七十七章,小恶灵

第一百七十七章,小恶灵


  ‘阴’影里出现的怪物,一共三头,有着碎裂的头骨,和皮包骨头一般的身体。<>

  不断地发出低吼,手脚并用向着我缓缓爬来,速度很快,身体上散发出一道道令人生疑的黑‘色’气息。

  “地狱的生物吗?为什么会在那个身上具有神力的男人消失后再出现呢?是因为惧怕那个男人,还是因为要保护那个男人?”

  我‘摸’了‘摸’下巴,就在这时候,第一头怪物猛地一跃,跳了过来,对着我狠狠挥出一爪,我脚尖提起,身向后慢慢落下,一转眼消失在了怪物的面前,几秒钟后,快速出现在了怪物的背后,腰间帮着的黑‘色’武士刀出手,一刀劈断了眼前的这头怪物。

  “别以为压制了我的灵觉,随随便便来个小怪也能对付我!”

  黑‘色’武士刀随着我的声音落地,发出“铛”的一声。

  眼前的怪物应声碎裂成两半,不过很快就化作了黑‘色’的气流,飘在了空气里。我转过头说道:“基路伯,你看的时间也够长了,怎么?是准备看好戏一直看到天亮吗?”

  基路伯,穿着的还是那件白‘色’的西装,走出来后,一挥手,剩下的两头怪物也同样变成了黑气,消失在了‘阴’影中,我收起武士刀,问道:“刚刚琼斯被人带走了,你知道方向吗?”

  基路伯摇摇头,却说道:“你还是回去等吧,这几天要杀琼斯的不是刚刚那个男人,其他的事情,你自己问她吧。”

  白‘色’的身影同样消失不见,只留下我站在这漆黑的巷里。走到之前被杀的几个小‘混’‘混’身边,地上的血迹已经有些干了,我翻开他们的身体,几个人的身上都没有明显的创伤,但是他们的身体都被‘抽’空了,换句话说,这几个人全都是因为灵魂被夺走而死去。

  回到琼斯的住宅,一直到凌晨四点的时候,她才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而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进‘门’后冷不丁地问了一句:“琼斯小姐,约会还顺利吗?”

  琼斯吓了一大跳,甚至叫出声来,看见我满脸笑意地望着她,她强装镇定地说道:“我,我只是出去会一个朋友,我也有我的朋友,有我的‘私’生活,我虽然收了你的钱,但是不代表你能管束我!”

  我拍拍手,指了指箱说道:“我饿了。(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琼斯我管不住,但是不代表,我没办法跟踪她,趁着她去做早饭的时候,我在她的包里放了一张顺风耳符。

  又是一个晚上,琼斯也不学乖,当着我的面,背上包走出了房,这一次,因为有顺风耳符的存在,我倒是要,这个她‘私’会的神秘男,到底是什么来头!

  琼斯又到了上一次的那一条黑暗小巷,因为在这条小巷的旁边有一家会放日本歌曲的料理店,很快顺风耳符内传来了一些车辆的声音,应该是去了主路,接着是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昨天你说的那个端木森,我会派人去除掉他,不会给你的生活带来麻烦,放心吧。”

  这个男人居然说要除掉我,那么,也就是说,今晚危险的人,其实是我!

  我手上的顺风耳符在此时猛地燃烧起来,应该是主符被破坏的缘故,而从符里传出来最后的话是:“祝你好运。”

  我立刻从腰间提起武士刀,暂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整个房都有阵法包围,虽然现在画不出太高级的阵纹,但是这些防御阵法只要不碰到和中国千年厉鬼一个水平的恶魔,应该都能挡下来。

  就算真的有恶魔冲级你来了,凭神心流和我手上的这把武士刀,应该也不至于会落败,而我唯一紧张的就是这里毕竟是罗切特的恐怖幻境,恐怖幻境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杀死我,所以,今天这一场我进入这个恐怖幻境以来的第一场正式遭遇战,会遇到一个怎样的对手呢?

  ‘门’外有脚步声传进来了,是皮鞋,而且是厚底的皮鞋,脚步声“嘀嗒,嘀嗒……”越来越响,这说明有人正在慢慢靠近我们。

  房‘门’被敲响了,一个有一些稚嫩的声音响起来。

  “亲爱的琼斯小姐,您订的‘花’送来了哦。”

  原来是送‘花’的小‘女’孩,可是也不能尽信,毕竟这里是恐怖幻境,而且我刚刚得知今天晚上受到攻击的人应该是我。

  慢慢走到大‘门’前,尽量不发出声音,透过猫眼往外看,见到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站在房‘门’外面,而她的手上拎着一捧看起来玫瑰‘花’,现在是晚上8点,会有小‘女’孩在这个时候来送‘花’吗?明显不可能啊,因此,我判断眼前的这小‘女’孩,极有可能是假的。

  “琼斯不在,你明天再送来吧。”

  我开口说道,声音显得比较生硬,小‘女’孩有一些不知所措起来,慢慢地将手放进了‘花’束中间,小‘女’孩低着头,猛然间抬起来的时候,对着我大喊道:“骗,欺骗孩的骗,我要杀了你!”

  太突兀了,这个小‘女’孩的变化,来的太快,而且我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她就从‘花’丛中间拿出了一把手枪,对着不怎么厚的大‘门’猛开了两枪,我立刻后退,枪声一响,应该四周的邻居都会被震动才对,可是,过了好半天,邻居都没有反应,整个十二层的公寓大楼,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

  房‘门’的锁被手枪打穿,小‘女’孩冲进了房内,玫瑰‘花’洒了一地,此时我眼前的这个小‘女’孩,脸上满是青筋,双手握着枪,双眼泛白,嘴角边上不断地有白‘色’的唾液往外流。

  “杀了你,杀了你这种骗,欺骗便是罪孽,罪孽便要偿还,你对我的欺骗,要付出生命来偿还!”

  这孩,一看就是被恶魔附身,而且随着说的话越多,身上积聚的怨念也越来越多,脸上,手臂上,甚至是脖上都开始出现一些黑‘色’的咒文,并且说出来的话,也开始含糊不清,声音也越变越粗,身上开始散发出一股焦臭的味道。

  西方的恶灵附身,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恶灵附身和我们中国被厉鬼上身是差不多的。当然,比起中国的厉鬼来,西方的恶灵更加喜欢折磨人类,而中国的厉鬼基本上就是见面就杀,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驱鬼的方式对我来说也差不多,不过就看附在这个孩身上的恶灵,有多强了,毕竟现在的我实力也大打折扣,希望这第一战,不要让我受重伤,不然之后随便来个小鬼就能‘弄’死我。

  小‘女’孩举着枪,被恶灵附身后这小姑娘自己的灵魂就暂时沉眠了,时间久了会遭到吞噬,不过我要是放开了架势用手上的武士刀去招呼,那多半会伤了小‘女’孩。

  我看了看墙壁上的防御阵法,没有启动,这说明这个恶灵之前隐藏的很好,可是现在暴‘露’了身份,墙壁上的防御阵法也渐渐有了反应,开始放出一些淡淡的光芒。

  我举起手,低声说道:“我哪里骗你了?我们认识才三分钟,我怎么就骗你了呢?”

  恶灵开始不断地低吼,嘴里说出一些含糊的话,我想用神心流的身法突破到他的身边,不过对方双眼仅仅的盯着我,从小‘女’孩的眼睛里慢慢地流出血水来,我知道这是因为小‘女’孩的灵魂开始受到恶灵的吞噬,出现破败的痕迹。

  我举起双手,一点点移动,到了桌边上,放下手,背在身后,慢慢地抓起了背后桌上的一个小瓶,这小瓶里放着的是琼斯用的香水,抓住小瓶后我猛地向对面的小姑娘扔了过去,她反应很快,“嘭”的一枪打中了空中的小瓶,香水洒了出来,我趁机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小‘女’孩的脖,将她按在了墙壁上,同时整个墙壁上的道‘门’阵法快速启动,一道道阵法旋转着印在了小‘女’孩的额头上,小‘女’孩惨叫不断,张开嘴巴,我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影慢慢地从她的嘴里爬了出来,一点点冒出头来,不过似乎还很顽强,我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这个黑乎乎的影,狠狠一拽,一个全身漆黑,身材和婴儿差不多的恶灵被我拎在了手上,小‘女’孩顿时颓然倒地,昏死了过去,而我手上的这个漆黑的恶灵,此时惊慌失措间,还想钻进我的身体内,不过却被我又一次按在了墙壁上,道‘门’驱鬼之力打的它浑身剧痛无比。

  “谁派你们来的?为什么要来杀我?”

  我厉声质问道,这墙壁上的恶灵疼痛难忍,大吼道:“是,是古涅斯大人派我们来的,快点放手,我要死了,快点放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