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八十六章,强行打开天机眼

第一百八十六章,强行打开天机眼


  撒旦正看着身后走向琼斯的亚当,忽然感觉到了背后有异动,猛地转头,却看见一道黑‘色’的极芒在其面前一闪而过,狠狠地砍在了他的身上。..

  只听见“铛”的一声,撒旦没有看见攻击他的人,只是看见了一把武士刀砍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又是背后传来了黑‘色’的气息,猛地转头,看见一张冷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一只巨大的鬼爪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脸上,巨大的爆炸力,将其震退了几步,虽然没有受伤,可是连续被攻击,让这位地狱之主脸上浮现出了不悦的表情。

  “真是没想到,你还藏有这种能力,是我小看你了。”

  撒旦望着天上的我,黑‘色’羽翼缓缓扇动,我落在了地上。

  刚刚两次全力攻击都没有伤到撒旦,地狱之主甚至只是依靠自己的身体硬接了两招,其他动作根本就没有动过。

  表面看起来好像是我在强攻,实际上我心里清楚,即便鬼纹极变发动之后,要想打败撒旦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的目标,根本就是不是战胜他,而是救出亚当!

  黑‘色’羽翼猛地扇动,没有任何停留,猛地冲到了亚当的身边,抓住他的身,就要往后飞,可是,异变却在此时发生了!

  亚当反手用自己如同岩石一般坚硬的恶魔皮肤刺进了我的后背,我“哇”的一口,又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鲜血洒了一地。

  “哈哈,你以为你能救的了他吗?别忘了,他是我控制的,哈哈!”

  撒旦在我面前嚣张地笑了起来,我晃晃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看见亚当没有了光彩的眼神,他已经没有了自己的意识。

  我皱着眉头,撒旦在此时一挥手,从其脚下延伸出了黑‘色’的空间,如同‘阴’影一般弥漫开,片刻间,整个山中心没有一丝光芒,我往后退,靠在了山壁上,勉强开启心眼,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四周的场景就像是‘蒙’上了一块布。

  “端木森,有一件事情,我可以告诉你,来让这一场游戏增加一点乐趣。”

  我听见撒旦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可是这一句话里,他更换了三次方位,让我‘摸’不清他到底站在那里。(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什么事情?”

  我尽量保持自己的镇定,脑里飞快地思考如何脱身的方法。

  “你难道不奇怪吗?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罗切特的恐怖幻境中?你真的以为我是他创造出来的吗?根本就不是,我不过是和罗切特认识,顺便进来玩玩。但是,进入恐怖幻境是不能用真身的,也就是说,我和你一样,我也是意识体,只不过我保留了大部分本体的力量,所以,也许你还是有机会杀掉我的。只要,你拥有压倒我的力量,可是,你有吗?”

  撒旦居然自报了自己的弱点,他也是意识体,和我一样,那么就应该能够被杀死,只要拥有力量。

  虽然我能够发动鬼纹极变,可是背后的灵觉还是被压制着的,‘摸’了‘摸’自己的天机眼,要是能够在这里使用天机眼,应该还有一拼的机会,可是,如何才能够解放自己的灵觉呢?

  “那么,在我最伟大的战士诞生之前,就让我们继续玩一些有趣的游戏吧。”

  黑暗开始晃动,我感觉到了四周的黑暗气息在不断地转换方位,很快就开始向我包围了过来。我知道不能在这里继续停留,需要不断地转换方位,来确保自己不会被攻击。

  黑‘色’的翅膀带着我飞上了天空,身来回晃动,四周的一切还是看不清楚,猛然间背后有巨大的黑手手臂抓住了我的头颅,将我往熔岩里狠狠一按,攻击的很突兀,我赶忙封闭了自己的痛觉,可是即便现在处于魂体,在熔岩里也坚持不了多久。

  手上武士刀一转,狠狠切开了面前的黑‘色’气息,直冲天空而去,可是刚刚冲出熔岩,黑暗之中又有恐怖的气息压住了我的身,将我重新按回了熔岩里。

  即便感受不到痛觉,可是我心中依然着急,第二次冲出熔岩,却被四周的黑‘色’气息不断地攻击,我就像是无法反击的可怜生物,不断地转移身体,可是却被撒旦如同玩耍一般的锁定了身体。

  灵觉,被压制的太惨了,我落在地上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如何才能够释放灵觉,如何才能够让天机眼打开。

  “你没机会了!”

  撒旦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接着我突兀地发现他出现在了我的身后,随后一只手猛地抓住了我的脖,将我从地上举了起来,他的身体比我高大太多,歪着头,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因为戏耍我而带来的快感。

  “端木森,我玩的还不够尽兴,因为少了尖叫和悲鸣。”

  撒旦猛地拉住我的胳膊,然后反向一扭,我的胳膊顿时发出“咔嚓”的声音,被当场扭了一个360°,我看着自己的胳膊断裂,还在我的痛觉忍受极限之内。

  撒旦看我没什么反应,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利爪‘插’入了我的心口,而利爪的尖端停在了距离我心脏之前,他慢慢地搅动手臂,不断地撕扯我的血‘肉’。

  痛觉已经快到极限了,我快要支撑不住了,低声说道:“撒旦,我记住你了,等我离开了恐怖幻境,一定会找机会报仇的。”

  他哈哈一笑说道:“你应该没机会了,因为只要你在这里被杀了,你的意识就消失了,所以,在那个世界里,你就是一具躯壳,而且,就算你醒了又如何?你能拿我如何?”

  痛觉不断地攀升,终于接近极限了,撒旦却在此时将我扔在了地上,无聊地说道:“不会惨叫吗?看起来好像是没有痛觉啊,真是无聊,那么就在这里杀了你吧。”

  他伸出手,黑‘色’的法阵在他的面前展开,毁灭的气息扑面而来,而我就是那个要被毁灭的人。

  我低下头,看着地面,也许是被‘逼’上绝路了,我的脑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一个能够强行启动天机眼的想法。

  那就是痛觉刺‘激’法,这是在我小时候使用的方法,那时候我总是会用匕首刺进我的皮肤里,用痛觉来刺‘激’我的感官!

  这一次,又要用同样的方法了吗?

  没有其他的选择了,现在是痛觉封闭状态,一旦我解开了痛觉封闭状态,瞬间的冲击力一定会让我崩溃,在崩溃之前,我只有几秒钟的机会,必须要用最强的天机眼之力打穿撒旦!

  深深呼吸,撒旦的黑‘色’法阵已经成型了,无路可退,只有最后一搏了!

  “那么,再见了,东方的小。”

  黑‘色’的法阵上爆发出剧烈的毁灭能量,向着我压了下来,我一咬牙,在这时候解开了痛觉封闭状态,大脑在一瞬间停滞,剧痛到了极限会给人的大脑带来短暂的麻痹,而就在这个时候,我额头上的天机眼飘了出来,带着五彩斑斓的光芒。

  此时在庄园内,我的身边坐着一群人,罗切特低着头,不敢看司马天,这的确是他的计算失误,放入撒旦之魂的主意是许佛同意的,可是当时他拍着‘胸’脯保证,至少我能‘混’一个月。

  可是,这才没几天,撒旦之魂就对我直接出手,让他也是始料未及。

  可是就在这时候,我背后的灵觉枷锁猛地裂开了一道缝隙,大家都是一愣,许佛轻咦了一声,看见灵觉枷锁内不断地有光芒爆‘射’出来,最后在一声脆响后,彻彻底底粉碎了!

  我的额头上一个巨大的天机眼浮现出来,规则之力所化的天机眼,此时不断地提升力量。

  “居然利用痛觉刺‘激’了天机眼的爆发,倒是取了巧,罗切特,等一下将端木森给唤醒,这样的恐怖幻境没必要让他继续停留了。”

  许佛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罗切特立刻点头随后问道:“那么那一道撒旦的魂魄呢?也让它离开吗?”

  许佛已经走到了外面,摇摇头说道:“它,已经不存在了。”

  黑暗的山之中,我放声大喊,五彩的天机眼上同时爆发出数重天机眼的力量,一瞬间齐齐轰击在对面的撒旦身上,先是打碎了撒旦释放出来的黑‘色’法阵,接着正面撞击在了这位地狱之主的身上。

  时光,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我只有几秒钟的时间,看见撒旦在天机眼爆发的恐怖力量之下,被打成了碎片,我‘露’出一丝丝惨笑,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不,不,这是什么力量?罗切特,放我离开这里,快啊!”

  撒旦的魂魄对着天空大喊,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天机眼内数重恐怖力量攻击在他的身上,顷刻间将其彻底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