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一百九十三章,十年兄弟情

第一百九十三章,十年兄弟情


  “哈哈,终于遇到第二个超一流的杀手了,不过你这手段比起魔来算是有些提升了,至少知道要对付的人是我,所以出手之前用了**烟。小说网不过,现在这局已经被我破了,你准备怎么办呢?直接攻过来吗?”

  我挑衅一般地说道,对面的“天”眼睛微微眯成一条缝,只是这双眼睛,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一些熟悉。

  “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继续开口问道,对面的杀手却不说话,这时候米洛克和罗切特却从两边包抄了过来,出现在了‘门’口,眼前的杀手已经被包围了,要么就是杀出一条血路,要么就是被我们擒下。

  杀手眼‘波’流转,看了看我们三个,看的出来,他应该很年轻,因为其身上的阳烧的非常旺,但是这份镇定却是很多年轻人所不具备的。

  他在考虑如何逃走,我再将眼睛落在了这年轻人手上的长剑之上,心中猛地一怔,正要开口说话,面前的杀手忽然身一晃,分化成无数个一模一样的分身,一时间‘肉’眼根本就分辨不出哪个是本体。

  所有的长剑全部都像我刺来,心眼开启,很快就从这一群分身之中找出了真正的杀手,但是对方的剑很快,等我分辨出他的真身时,银‘色’的剑锋已经划破了我的手臂,随后他猛地破窗而出,落在了地上,回头和我对视了一眼,我望着他,却没有追击,看着这个杀手几个闪身消失在了马路上。

  我身后的米洛克和罗切特也想追击,但是却被我拦住了。米洛克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端木森,为什么不追击?还有刚刚你要是用神心流的身法,杀他不难。”

  罗切特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望着破碎的窗户,看着外面漆黑的夜空和星星点点的灯,沉声说道:“这事情你们别管了,我会自己处理的,这个杀手,你们不要追查,保护好邓然,我先出去,等我回来。”

  说话间,我拿起红‘色’的仙剑,披上一件外套,走出了房间。

  金坛市的殡仪馆,一个应该最不惹人注意的地方,但是最近总是有灵异人士出没,我站在殡仪馆的‘门’口,看了四周一眼,冷笑一声说道:“果然,布置的是茅山阵法。小说网”

  在殡仪馆四周,布置了三重阵法,全部都是茅山上清一流,四周的墙壁上还贴着几张千里眼和顺风耳符,用来检测。

  我缓缓走到其中一张千里眼符的面前,面对千里眼符说道:“我都来了,你应该知道这些阵法是挡不住我的,还是开‘门’吧,有什么话我们当面聊聊,毕竟,认识这么多年了。”

  我说完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殡仪馆的大‘门’才慢慢地打开,阵法消失不见,我提着红‘色’仙剑踏着沉重的步走进了殡仪馆中。

  和上半年我来的时候差不多,走在无人的楼梯上,听着自己的脚步回响,整个殡仪馆里的工作人员,应该都已经昏睡过去了。

  我走到了殡仪馆内,看见代号“天”的杀手站在我的对面,提着那柄我很熟悉的长剑,脸上戴着黑‘色’的面罩,额头山微微有汗珠往下落。显然,他很紧张,面对我的时候,握着长剑的手都在微微地抖动。

  “别紧张,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当然,过去见面的时候你也没有穿上黑‘色’的外套,更没有‘蒙’面。那么,我该叫你天,还是该叫你阿寇呢?”

  我脸上带着淡笑,夜风很轻柔地吹来,殡仪馆内灯光昏暗,我看着面前的杀手,缓缓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罩。‘露’出了那一张我从年少时候就认识的面容,今年我们还在九霄万福宫内见过面,当时他以残忍但是高效率的动作,一瞬间杀光了潜龙部队所有的队员,当时我就觉得阿寇的手法太过‘激’烈,但是如今知道了他在地下世界的身份后,一切也就解释通了。

  一个近五年来崛起的杀手,以长剑杀人,高效,‘精’准,没有失手过。

  “我知道,只要我出现在你面前,接下杀你的任务,如果不成功,就一定会被看穿,可是我没想到你会找到我躲藏在殡仪馆里,端木大哥,我到头来还是小看你了。”

  他脸上‘露’出一个平静的笑容,亦如多年前之前我们第一次在刘氏庄园见面的时候。那时候我是蒋天心的徒弟,名不见经传的‘阴’阳代理人,而他是茅山五老之一,传奇人物酒中仙的亲传弟,所过之处,风光无限,年纪轻轻便风头强劲。

  然而,即便那时候我们的身份如此悬殊,可是在见面后,他还是主动对我行了个礼,笑着叫了我一声端木大哥,这一声端木大哥,一叫便是将近十年。

  遥想当年,我和他共闯长平战魂封锁的地下通道,一起对付邪教传道,在九霄万福宫上,他和酒中仙更是处处帮着我,却未曾想,今日要来杀我的杀手,却会是他,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造化‘弄’人,命运多变。

  “我认出了你手上的秋水剑,所以确定你的身份。我们擦身而过的时候,闻到了你身上淡淡的烟香味,所以知道你多半躲藏在这殡仪馆里。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变成杀手?又为什么要来杀我吗?我想,我们之间,应该只有情,没有仇吧。”

  我依然微笑着,因为当我脸上的笑容消失的一刻,就代表,我和阿寇之间的情,断了,那时候我会拔剑,而一旦出剑,便无回头路,而注定倒下的人是他。

  “理由,我会告诉你,不过,既然你已经追到了这里,那我们还是比一比吧,我还没和端木大哥你比过剑呢!”

  他脸上也带着笑容,澄澈的,干净的笑容,手中长剑微微一抖,在月光下分出无数的剑影,身一跃而起,人在空中,但是我的四周已经同时出现了无数个阿寇的分身,和上一次杀潜龙部队的剑法几乎一模一样,速度快到连我的眼睛都觉得有点跟不上。

  可是,我的心眼还是捕捉到了他的动静,没有出剑,在他手中秋水剑刺向我的一刻,我身一晃,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他刺了个空,不过身一转,双指一弹剑身,秋水剑本就是一把茅山打造的好剑,此时发出“嘤嘤”之声,好似在回应阿寇的剑招。

  阿寇回身,脚踩茅山上清踏风步,每走一步,速度就越来越快,如同在大风之中舞蹈一般,手中长剑已经彻底化作剑光,在这殡仪馆的大厅内,不断回响各种声音。

  “端木大哥,此为我最强剑招,此招若是还不能打败你,我便收剑。此招名为风行剑,是我以师傅传授的天道叹息为本,变招而生,此剑之上,蕴有我对道的理解。我的道,便是风之道,我‘欲’化作世间之风,来去无踪,潇洒自由!我之剑,便是风之剑,剑光化作万千狂风,将敌人灭杀与摧枯拉朽之剑!”

  狂暴地力量不断爆发,我站在这如同大风一般的剑光之中,笑着说道:“这一招不错。”

  剑气落下,却看见我张开了双臂,没有丝毫抵挡,阿寇脸‘色’大变,手指一挥,猛地将空中的剑光全部停下,可是还是收手慢了,一道剑光刺穿了我的胳膊,鲜血登时流出。

  阿寇脸‘色’霎时难看,狂奔过来,看着我流血的手焦急地说道:“端木大哥,你为何不躲?为何不挡?”

  我哈哈一笑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如果我挡了,岂不是真的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不成?你我是兄弟,怎能如此大动干戈?”

  阿寇愣住了,怔怔地看着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要杀你,你却不愿和我动手……”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低下头,轻声说道:“我只是,一时‘迷’了心窍,端木大哥,我并非有意要杀你,只是想和你比试比试,我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比你差……”

  收了剑,我们坐在殡仪馆的楼梯上,阿寇从腰间拿出一个酒器,灌了一口后递给我,我摇摇头说道:“我不喝酒,你知道的。”

  他点点头,握着酒器,低声说道:“我这臭‘毛’病是被我师父给养出来的,你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变成杀手吧?你不用问,我都会告诉你。五年前开始,我以‘天’这个代号加入地下世界,开始从事杀手工作,为的是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为了在实战之中不断磨砺自己的战斗经验,第二个理由是为了,赶上你的脚步,对我来说,端木大哥你一直都太耀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