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一十章,茅山五老,百年兄弟情

第二百一十章,茅山五老,百年兄弟情


  姜封的灵魂深处,梦境空间内却只有一棵大树,巨大的盆状大树,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小说网..

  我倒是没料到姜封的梦境空间内,居然会是如此平静祥和的样。

  我走到大树之下,抬起头,看见记忆片段如同树叶一般挂在梦境空间内的大树上,伸出手点在这些记忆片段上。

  记忆片段开启,我看见了姜封的这一生,很多事情我都是知道的,不过很快,我就发现了他成为大魔被救走之后的经历。

  昏暗的房间内,姜封虚弱地趴在地上,身边是那口黑‘色’的大鼎,‘毛’舜和老杀手坐在他的对面。

  “醒了吧?”

  ‘毛’舜开口问道。

  姜封摇晃了一下脑袋,听见‘毛’舜低声说道:“醒了吧,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姜封摇了摇头,彻底清醒之后看着‘毛’舜说道:“为什么要救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毛’舜微微一笑,站起身道:“我从你这里什么都不想得到,因为你给不了我什么,我救你是因为我觉得你我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我才会出手。”

  姜封眼睛微微一眨说道:“共同的敌人?你的敌人也是茅山?”

  ‘毛’舜哈哈一笑,走到了姜封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当然不是,我知道你是天道的影,我还了解你在另一个世界里被罗焱灭掉的事情,这些我都知道。所以你不用和我耍这套心机,我和你的敌人,其实都是端木森,不是吗?”

  姜封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片刻后,‘毛’舜站起身来说道:“只是可惜,现在的端木森已经跟在了许佛的身边,你没机会打败他,所以,要想打败他,你需要更加强大的力量,而我,能够给你这个力量!”

  姜封忽然笑了起来,大声说道:“哈哈,你?有能力帮助我?你有能力对抗许佛吗?”

  ‘毛’舜没有说话,而是一抬手,我看见老杀手慢慢地拉动了一根摇杆,随后在我们背后有黑‘色’的幕布缓缓拉开,我看见在‘阴’影中,有一个个人影站着,排着队,看起来好像是睡着了,或者说是很沉默。小说网

  “这是……”

  姜封的话还没说完,‘毛’舜忽然冲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了姜封的头上,记忆片段猛然间断开。

  我立刻翻阅下一张记忆片段,可是什么都没有了,姜封竟然被‘毛’舜洗了脑,我皱着眉头,心里有一丝丝的不甘。

  正要退出梦境空间,却看见在这棵大树最上面的地方有一片黑‘色’的记忆片段,我兴奋地飞了上去,可是手指一点这个黑‘色’的记忆片段,却被弹了回来,整个黑‘色’的记忆片段竟然拒绝了我!

  我眼渐渐冷了下来,喝道:“哼,居然还拒绝我的观看!你,有这个能力吗?”

  手指微微一转,片刻后,梦道之术从天空中覆盖过去,我想以自己对梦境的‘操’控能力,强行进入这片黑‘色’的记忆片段中,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失败了。

  理由不是因为我对梦道之术‘操’控的不够熟练,而是因为,这片记忆被姜封自我封闭,成为了他绝对不能够被外人知道的心灵禁区。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方法就是,说服本人,自我解封。

  我退出了梦境空间,眼前的姜封浑身一个‘激’灵,慢慢地清醒了过来,低声说道:“端木森,是不是什么发现都没有?你不可能看见我最深层的记忆片段。”

  我没有说话,默默地退出了水牢,我也有自知之明,任凭我如何撒谎,如何口若悬河,面对姜封,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说服他的可能‘性’。

  但是,这个秘密,我必须要知道,那隐藏在黑暗中一排又一排的人影,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让姜封看见的一刻也‘露’出震惊的表情。

  走出水牢,我看了看不远处的九霄万福宫,或许整个茅山,甚至整个天下,只有一个人能够说服姜封,就是还在病**上的诸葛飞。

  没有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九霄万福宫,一路到了顶端的诸葛飞的‘洞’府,阿寇坐在‘门’口,估计是陪着,看见我后他笑了笑迎了上来。

  “端木大哥,师叔已经醒了,你要进去他吗?”

  阿寇笑着问道,我点点头,阿寇打开了‘洞’府的大‘门’,我第一次走进了诸葛飞的‘洞’府。

  非常干净,朴素,甚至是过分简单的‘洞’府,一张石**,一个蒲团,一方案桌,还有‘毛’笔,砚台和纸张,唯一最多的就是成堆的书籍。

  诸葛飞躺在**上,面‘色’还是很苍白和桌上的宣纸一般,看见我后,对我勉强点了点头,我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后说道:“前辈,身好些了吗?”

  他应了一声,说话还是有一些困难,我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还是开口说道:“前辈,姜封之所以能够凝练大魔之躯,是因为有一个幕后的黑手在帮忙。”

  我顺势将‘毛’舜的事情说出后,停顿了一下,诸葛飞一直沉默没有‘插’话,此时却开口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让我劝劝我师兄,让他自我解封记忆片段是吗?”

  我点了点头,诸葛飞叹了口气,这一次他沉默的时间很长,就在我认为诸葛飞不愿意,也站起身来准备告辞之际,诸葛飞忽然开口了。

  “我不方便走动,你用顺风耳符吧,我和师兄说几句,他若是不肯回头,我也没有法。”

  诸葛飞终于还是答应了,我连连点头,从腰包里‘摸’出了一张顺风耳符放在了他的面前,接着快步冲出九霄万福宫,进了姜封的水牢。

  “哈哈,你怎么又来了?不是都和你说过了吗?我不会答应的!端木森,你要是有什么厉害的手段,尽管使出来,大不了一死,我这一生也就算了,茅山大长老当不成了,魔气也被‘抽’走了,何苦还活着呢?也许一死更好。”

  他惨然一笑,我却默默地在地上放了一张顺风耳符的符。

  随后默默地走出了水牢,靠在了黑‘色’的石壁背后,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了诸葛飞的声音。

  “师兄。”

  这一声师兄里包含了很多很多的含义。

  姜封愣了一下,然后轻轻一笑说道:“真亏了你现在还叫我师兄,我是茅山的罪人,断断当不起这个称呼了。”

  “今天最后‘交’手的时候,其实你是有机会将我一拳打碎我的心脏,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听到诸葛飞这话,我也是一愣,当时场面太‘混’‘乱’,而且风沙太大,道力,魔气‘混’合成一片,所以连我都没看清楚当时的状况。

  “哈哈,你看错了,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姜封惨然一笑,否认了诸葛飞的话。

  “是吗?我记得从年轻的时候和你对打,到后来我们领悟了道法本源,我们几个都没人能打的过你。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五兄弟,一起坐在澄澈的泉水边上,你拿着书给我们讲道法演变,老三总是偷偷地喝酒,你总是一脚把他踢下泉水中,说让他清醒清醒。也许你忘记了,但是这样的画面和回忆我都记得,而且几百年过去了,都没有忘记。”

  诸葛飞的话让姜封一阵沉默。

  “师兄,你还记得你正式成为茅山大长老的那一天吗?我们四个站在九霄万福宫内,你第一次穿上那件黑‘色’的道袍,坐在主位上的时候,我们站在你的下方,拍手鼓掌。那时候的茅山,那时候的我们感情不是很好吗?可是为什么过了几百年,我们就变的这么陌生了。”

  诸葛飞停顿了一下后说道:“难道,我们五个几百年的‘交’情,比不上你想要的权力吗?难道我们之间的兄弟情,就不能磨灭你心中的仇恨。师兄,这里是茅山,是我们的家啊,是我们五个一起练功,一起吃饭,一起说笑喝酒的家啊!你怎么忍心把自己的家给毁了……”

  或许这样的话落在旁人的耳朵里没有什么感触,但是落在姜封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感觉。

  他慢慢地低下了头,我听见一连串哭泣的声音。

  数百年来一直屹立于华夏灵异圈顶端的这个男人,其实姜封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茅山。

  “师兄,我知道,你只是用错了方法,如果你愿意回头,茅山依然是你的家……”

  却在此时,我听见一阵水声,接着诸葛飞的声音哑然而止,我走到水牢前,看见地上的顺风耳符被姜封‘激’起的水‘花’打湿碎裂了。

  姜封低着头,泪水隐隐可见,他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道:“端木森,我会解开自我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