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二百五十三章,期许

第二百五十三章,期许


  有一些期许,不一定会实现,有一些等待,到头来还是一场空,对于乌浊来说,他等了三百多年,等了普通人几辈的时间,就为了和自己的父亲见上一面。小说网

  从小,他就听到很多古神对他说,自己的父亲是整个古神一族的大英雄,顶天立地,最后和妖族的‘混’战中光荣牺牲了。

  那时候的他还不明白牺牲是什么意思,他只是知道,父亲不会回来了。

  当所有人都认为他没有成为强大古神的天赋,所有人都认定他连最普通的古神幼儿都比不上的时候,他其实也怨恨过自己的父亲,在那一个个漆黑而又孤单的晚上,他总是说:“为什么你不能活着,为什么你要和人类生下我,要么让我成为完整的人类,要么让我成为完整的古神,为什么!”

  但是,这些为什么他从来就没得到过回答。

  于是,随着年纪长大,他开始明白了一件事,无论他怎么抱怨,那个被称为父亲的人都不会回来了,所以,他也就渐渐放弃了抱怨。

  所有的期待,全都落空,然后从落空变成了永远都不会期待,其实连乌浊自己都不知道,他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有期许,可是这只是他认为而已。

  直到那一天,他被抓进妖族后却直接被带到了紫水妖王的面前,他还记得在那个黑‘色’的‘洞’‘穴’内,他看见紫水妖王满脸带笑地对他说道:“我能够复活你的父亲,需要你的帮忙。”

  一句简短的话就好像是一根小小的柴,落进了他的心里,接着一瞬间点燃了他内心深处那一团恐怖的**,这一团**的名字叫做“期许”!

  于是,当我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华服默默地坐在宴会中,在祭坛上毫不犹豫地割开了自己的手腕,一切都是因为“期许”!

  他想要见自己的父亲一面,哪怕只是说一句话,哪怕只是拥抱一下,哪怕只是互相笑一笑。他不想责怪自己的父亲为什么生下了他又不好好照顾他,因为他知道身为一个古神,无论是他还是他的父亲,都没有选择。

  可是,好不容易复活成功了,好不容易可以见面了,如今,却听见了这样一句话,黄泉团聚。

  乌浊低着头,心里不断地翻滚,嘴里呢喃着一些细碎的语言:“死了,还是死了,死了,死了……”

  黑莘战将不满地皱着眉头,给四周的古神战将使了个眼‘色’,很快就有人冲了过来,想要抓住乌浊的身,可是,如今的乌浊已经不再是一天前的乌浊。

  今天的乌浊,比这三百年来所有的乌浊加起来都要强!因为,他得到了乌风留给他最后的礼物,那就是至高古神的‘精’华传承!

  当古神战将的手伸过来的一刻,三十米高的古神战将,在他们的眼中,乌浊就是地上的蚂蚁,随便一脚就能碾死,可是这一次他没有成功,或者说,他在找死!

  当他的手落下的一刻,黑莘,无骨婆婆,以及在场的每一个古神同时感觉到了一股野蛮霸道,带有王者风范的力量从乌浊的身上爆发出来,接着乌浊的背后一个蓝‘色’的人影飘了出来。

  这地牢深70米,而飘出来的这个蓝‘色’人影居然高达60多米,虽然还看不清楚脸和身体,但是毫无疑问,这个人影里散发出的是非常浓郁的古神气息。

  而之前那个想要碾死乌浊的古神战将,此时却被乌浊背后的蓝‘色’人影直接按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嘭”的巨响,当蓝‘色’人影将手抬起来的一刻,地面上,古神战将已经被碾成了一滩‘肉’泥,恶心到了极点的鲜血淋淋的碎‘肉’!

  黑莘战将和无骨婆婆在此时,脸‘色’通时大变,他们心中都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眼前的乌浊,怕是身体内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古战场内,我沉默着,一直没有说话,因为对面的老祭师也没有说话,一声抱歉,能够换来什么?换来有蠕氏的尊严还是平衡他这么多年来的愤怒?

  我说不好,但是我不相信老祭师,这个心机深沉的老家伙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为了换少典的一句抱歉。

  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没有再去问,因为我从老祭师的眼睛里也看见了一种叫做“期许”的东西,他在期待和少典再一次的见面,作为曾经少典的仆从,他等待了万年,但是却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直到我的名气在灵异圈里传出,他开始知道一个叫做端木森的新秀,当他看见了我的请报上写着,少典血脉几个字的时候,‘激’动地身体微颤。

  这时候,打破沉默的还是老祭师,他望着我,和他身体不相配的那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闪烁出的却是异常凝重的光芒。

  “端木森,你决定了吗?”

  老祭师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急切,开口问道。

  我指了指地上的蓝‘色’焰说道:“把焰灭了,我要落地。”

  老祭师根本就没有犹豫,一抬手,地上的蓝‘色’焰顷刻间熄灭,我缓缓落地,再一次召唤出了金‘色’的巨人,接着以我鲜血为媒,又一次唤来了少典残魂。

  少典借助金‘色’巨人的身体,慢慢抬起头望着老祭师,低声道:“又见面了。”

  老祭师同样望着少典,猛然间召唤出了上古古神之灵,随后亲自出手,带着数个上古古神之灵从远处直冲过来,一边冲一边还用沙哑的声音怒吼道:“少典,终于又见面了,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只要你彻底魂飞魄散!”

  老祭师身后的上古古神之灵同时开启强悍的法术,这些法术如同雨点一般落下,狂‘乱’的灵气流中,我和少典残魂就好像是一条小舟,随时都会覆灭!

  但是,少典的脸上却很平静,他慢慢地伸出手,指尖剑芒闪烁,只是一道金芒便破了老祭师和上古古神之灵释放出来的无数法术!

  少典的实力,让我有了新的认识,要是不流血就能召唤,倒真是我的一个大杀器啊!

  地牢内,黑莘战将和无骨婆婆在逃,疯狂地逃窜,他们这辈很少这么狼狈,更不会在面对一个只有三百岁的古神时还这么狼狈。

  可是,今天这一切都发生了,无骨婆婆一边逃亡一边喊道:“黑莘,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故意挑衅乌浊这小,告诉了他乌风的死讯,他也不会爆发!”

  黑莘却了一皱眉头,一边跑一边吼道:“我又不知道乌风会将至高古神的‘精’华力量传给了他,要是我知道的话,打死我也不会说的!不过这小现在‘精’神状态不稳定,所以古神之力‘混’‘乱’才会‘乱’杀人,我们只要逃跑就行,逃出了大牢,找个地方躲过这一劫。等至高神打败了端木森,自然会收拾了乌浊的!”

  在他们的身后,一个光头男低着头正如同行尸一般往前走,嘴里还是念叨着同样的话:“死了,死了……”

  也不知道他说的死了,是指乌风死了,还是他的心死了。

  他的手上沾满了鲜血,他走路的时候脚下拖着长长的血痕,背后的蓝‘色’人影越来越狰狞,已经杀死了好几个古神战将而不自知,此时的乌浊已经彻底陷入了心灵的‘混’‘乱’之中无法自拔。

  黑莘战将和无骨婆婆慌不择路地逃跑,转眼间却‘阴’差阳错地跑到了残龙的牢房‘门’口,残龙看了他们一眼,有些惊讶地说道:“哼,两位古神一族的大人物怎么被吓成了这幅老鼠样啊?”

  此时无骨婆婆看了看残龙,双眼一转,有了一条毒计,她快步走到了残龙的面前,从自己的布袋里掏出了三把灵觉枷锁的钥匙,接着对残龙说道:“残龙,只要你帮我打退追兵,我就提前放你离开,如何?”

  她想依靠残龙来对付乌浊,残龙看了看无骨婆婆手上的钥匙,不屑地说道:“不需要,反正再过两个月我就自由了,何必在这里和你做‘交’易,我没兴趣!”

  残龙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无骨婆婆的话,无骨婆婆眼看无法**残龙出手,却听见了走廊另一边传来的一阵低语,脸上立刻‘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喊道:“那,那这样,只要你能够帮我们,我可以在古神一族内拿出一些秘宝赠送给你,只要你出手!”

  无骨婆婆已经闻到了血腥气,此时残龙还没答应她的话,自己却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牢房外面,这一看连残龙自己都吓了一跳,它一眼就望见了正慢慢走来的乌浊,吃惊地低声说道:“该死的,这小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