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一十四章,一甲子的等待

第三百一十四章,一甲子的等待


  ‘混’摩天来的时候,身上鬼气收敛的很好,不过这老家伙飘进来后,我还是一下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混’摩天一怔,随后一下就跪在了地上,这模样看来好像是要认错。(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不去找你,你却来找我,真是有意思。”

  我一边笑着,一边说道,盘膝坐在了**上,对面的‘混’摩天却一直跪在地上没有起来,低着头,片刻后才放声大喊道:“我给云商出了一个馊主意,当时是他偶然间发现了重伤的我,我不是他的对手,‘逼’迫之下只能胡说八道,没想到如今竟然让云商做出了杀人夺魂的事情,的确是我没料到啊!”

  ‘混’摩天果然是来承认错误的,我却笑了笑说道:“你不必向我解释,你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都无所谓,既然你来找我了,就应该带给我一些有用的建议或者情报吧。”

  我身上散发出的灵气已经将‘混’摩天笼罩,他身一僵,猛地点点头哈道:“是的,我有不少情报要告诉您,我知道云商下一个要杀的人是谁!”

  听到这话,我一下就站了起来,不管‘混’摩天想搞什么鬼,但是至少此时的他应该会他提供非常有用的建议!

  “他下一个要杀的人是李大山!而且,这步暗棋他很多年前就布下了!”

  ‘混’摩天一边说着一边双眼直直地看着我,有人说,透过一个人的眼睛,就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说谎。

  此时,李大山躺在自己的房里,今晚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论喝多少酒,都不会醉,不醉就睡不着!

  “该死的!”

  他猛地将自己手里的酒瓶扔到了墙壁上,酒瓶被摔碎的声音很响,很快玻璃碎了一地,李大山用被‘蒙’住了自己的脸,最后竟然‘蒙’着头哭了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有一个‘阴’冷的声音从窗台上传来,对他说道:“如果觉得委屈,我可以帮你了断,可以让你永远都不会再遭受痛苦。”

  李大山吓了一跳,将头上的被给摘掉了,然后看了过去,却见到窗台上站着一只乌鸦,这只乌鸦双眼一片漆黑,头微微晃动,月光下这只乌鸦显得非常安静。小说网

  李大山不由得苦笑道:“我真是病入膏肓了,难道乌鸦还会说话吗?滚滚滚,不要烦老!”

  可是李大山这里刚要轰走乌鸦,乌鸦却又开口说话了,对他喊道:“愚蠢的家伙,我是来帮助你的,你居然让我滚,哼,你难道不想摆脱这种身上的痛苦了?感受不到温暖,不能见强光,头发变白,变瘦,身虚弱,如今连喝酒都不会醉了,你难道不想摆脱这样的日吗?我,可以治好你!”

  李大山一愣,听见这话后,先是怔怔地看着这头乌鸦,好像还在确定是不是这只乌鸦说的话,过了好一会儿后猛地从**上跳了起来,大声问道:“你,你说可以治好我?你,你为什么会说话?你是妖怪?还是神仙?”

  乌鸦没有回答,而是往后飞了起来,不一会儿,一个矮小的老头慢慢地从地上飞了起来,他一只手托住了乌鸦,低垂着头,月光下,李大山想要看清他的脸,却看不真切。

  “你,就是你刚刚说能治好我的吗?”

  李大山很‘激’动地又一次开口问道。

  此时的李商心里同样非常‘激’动,只差一步了,按照‘混’摩天传授的方法,他只差一步了,只要杀了眼前这个男人,夺走他的魂魄,就能够依靠纯五行的魂魄,召唤会自己师傅的残魂。

  其实他在一年多前听见‘混’摩天说出这个方法的时候,他自己是根本就不相信的,一个比自己弱小这么多的家伙居然还给自己出主意,肯定没安好心。

  可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相信‘混’摩天的话,因为在他看来,无论是什么方法,只要鞥能够让自己的师傅残魂归来,再和他说说话,再站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是一分钟,对他来说付出什么都值得。

  他是8岁那年拜入云天行‘门’下的,其实他一开始是不愿意的,只是自己饿的很,有一个老家伙说给自己饭吃,还能学本事,就跟着他走了,在他的童年,孩的命都不值钱,他也没有功夫考虑太多的未来,因为对于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孩来说,未来比不上一张薄饼。

  可是,在和这个看起来严厉,实际上非常慈爱的师傅,以及那个天天绷着一张脸,严肃的不行的师兄,却会晚上爬起来帮他盖被,每一次都将碗里的‘肉’都给他吃的师兄生活了一阵后,他就知道,自己是幸运的,在那个兵荒马‘乱’的世道里,还能遇上这么两个人,是他一辈的幸运。

  他总是在修炼的时候偷懒,总是笑嘻嘻地对云天行说:“师傅,我累了,我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吧!”或者对那个照顾他的师兄喊道:“师兄你要加油啊,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我本事不好,会被杀的,你一定要罩着我。”

  其实,只是他不愿离开师‘门’,只是他不愿过早地走进这个冷的世界,在那个师‘门’内至少还有师傅和师兄在,他,不愿离开。

  可是一切都在‘毛’家的山‘门’内,在那个‘阴’云密布的下午变了。

  他跟着师傅一路走到了‘毛’家内,看着一向不愿意和人争斗的师傅第一次上‘门’挑衅‘毛’家,看着绝天大阵发动,看着那个满头银发,满脸白须的严苛老头就这么在绝天之阵中灰飞烟灭了,一切对他来说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到他都忘记了看清云天行最后的表情,忘记了对他的师傅说一声再见,忘记了要转身逃走,忘记了很多事情……

  可是,有些事情却在那一刻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如果师兄没执意要去‘毛’家,如果师兄不离开山‘门’,那么师傅就不会死,一切都不会发生……

  所以,一切都是云秦的错,一切都是师兄的错,一切都是他犯下的罪!他这样告诉自己,可是还是在云秦和‘毛’家家主现在的时候,扑上去抱住了云秦,痛哭流涕,害怕的浑身颤抖。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不是当年那个留着长发,满脸坏笑走到哪里都有姑娘跟着的帅小伙了,云秦也不是当年那个穿着整齐的长袍,认真热心的少年,他们都老了,60年过去了,如今的云商已经78岁了,师傅死的时候,他18岁。

  如今的云秦85岁了,师傅死的时候,他25岁。

  纠葛了60年的恩怨,一甲后,他终于有机会再听一次云天行的声音,他知道人不可能死而复生,但是他只是想要将云天行的魂魄招回来,为了这个目的,他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杀人无数,哪怕了结了自己和云秦的生命。

  他飞在空中,面前的李大山已经不是一个活人了,一年多前,他假装被国字号第五组捉住,当时这个胖和很多人都看着他受审,他当时不过是为了杀一个在场的国字号第五组高管,这是他在泰国清迈接的杀人单,但是在下手之后,他偶然间发现了眼前的李大山竟然是纯木行的灵魂,但是他当时没在意,就回了泰国。

  可是如今,他就缺这纯木行的灵魂了,而对方身体内还留着他当时施展的降头术的残存力量,凭借他和降头术之间的力量,他很快就找到了李大山,今晚,就要杀了李大山!

  他慢慢抬起手,指向了对面的李大山,快了,快了……

  他一遍遍对自己说,可就在这时候,一道银光‘射’穿了他的手臂,他吃痛往后爆退,一抬头看见了老杀手站在房之上,用冷的眼睛看着他。

  “师兄,你果然来找我了!不过好像不是来我的,而是来杀我的吧!”

  他冷冷地问道。

  云秦老杀手望着云商老头,沉声说道:“师弟,回头是岸,别再错下去了,师傅不会回来了,最后被毁掉的只会是你自己!”

  云商哈哈大笑道:“我都78岁了,再活不了多少年了,你经历的我都经历了,我杀的人比你还多,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育我?今天,你不帮我便是我的敌人,而做我的敌人,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亡!”

  云商狂喊道,李大山也不笨,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赶忙朝着房里退,可是他刚退后几步,就被云商一枚铁珠给打穿了小‘腿’,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要不是老杀手以另一枚铁珠打偏了这一枚铁珠,李大山肯定就死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