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三十九章,两个傻子!

第三百三十九章,两个傻子!


  过去我总在想,为什么高手都喜欢下棋,也都喜欢博弈?是喜欢那种掌控全局的感觉呢?还是喜欢和人对弈时候的紧张感?

  过去我不理解,如今却有了几分体会,这棋局之中,却似人生,又似世界,黑白之间,有一种独特的方圆。小说网

  上了方诸山,进了主峰,远远地便能见到老坐在远处,身下是一个金‘色’的蒲团,银发白须,面‘色’微红,身着一件素‘色’的道袍,脸上带着一片冷峻。

  在他身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棋盘,棋盘之上方格之间,却已经成了残局之势,他已经布好了棋局,等着我的到来。

  我让其他人站在外围,正要走过去,却看见老的声音随风传来,飘‘荡’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这一局,我不是和你下的,而是和他下的。”

  这样的一句话,让我一怔,回过头去却看见罗焱的身自己飘上了天空,缓缓落在了巨大的石头棋局边上。

  “我,我不会下棋!”

  罗焱挥手相告,眼中‘露’出一丝丝惊慌,还未恢复记忆的他,遇到这种情况的确非常惊慌。

  “有没有觉得眼前的这个棋盘很眼熟?”

  老笑着说道,抬手间,棋盘上缓缓飘出一个巨大的光影棋阵,这个巨大的光影棋阵慢慢地转动,如梦似幻。

  罗焱摇了摇头,只是我却看见老微微一笑道:“这是天地棋局,当年你逆天之时,这是你和鸿元最后对弈的棋盘,虽然如今眼前的这个棋盘不过只是我仿造出来的,可是这外形,却是一模一样。如今,这残局乃是你和鸿元当年没下完的,我们,再来延续当年的这盘棋吧。”

  罗焱没有说话,我却皱了皱眉头,走到了一边,看着罗焱坐在了巨大的棋局边上,我不太懂下棋,可是这一眼看去,依然能够看见这盘棋上金光肆意,圣人之力流转不绝。

  棋局便在此时开启,我背靠方诸山上的一颗枯树,看着方诸山顶之上终年飘‘荡’着丝丝雪‘花’,一老一少,太清圣人和造天者之间的真正博弈。

  残龙站在我身边,这家伙不懂棋,但是却也瞪大了眼睛看着棋盘上。(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我说端木森啊,你觉得谁会赢?”

  听见残龙的问题,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目前看来,罗焱不懂棋,且没有修为,他应该没有机会获胜,但是,谁又说的清楚呢?老做事从来都讳莫如深,神秘莫测,他的用意,我不明白。”

  却在我和残龙说话之时,罗焱望着眼前巨大的棋盘,他不知道这棋应该怎么下,更不知道这棋盘为什么会发出金光,他只是知道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都太过神秘莫测,大大超出了他的意识。

  “我先手,落一。”

  老微微一笑,抬手,巨大棋盘上的一枚石头棋缓缓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前方的棋盘之上,这一落下,整个棋局猛地一阵,无数圣力全部都冲入了罗焱的脑海中,他浑身一震,双眼眼皮微微低垂,竟然好像睡着了一般。

  这不寻常的一幕落在了我们的眼中,却倍感焦急,我高声喊道:“老前辈,我家师祖这是怎么了?”

  老却没有说话,脸上带着三分微笑,却在此时,对面的罗焱手臂微微抬起,一枚黑‘色’的石在地上颠了几下后飞了起来,同样落在了棋盘之上,他这一举动,让我们众人都吃惊不已!

  特别是白骨他们,更是满脸震惊和期许,我开启心眼却见坐在蒲团之上的罗焱身上有超越圣人的力量疯狂地向外涌出,这样的情景让我震撼,这才是他身体内真正的力量,能够力压圣人的力量!

  而同时,巨大的棋盘也开始剧烈摇晃,石头棋上下跳动,我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似乎,这一局棋远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而在棋局两边的两个人,此时却都不说话,老脸上的笑意却渐渐消失,随后同样闭上眼睛,入了定,无声无息之中,战意已经开始高昂地涌起!

  “罗焱,多年未见,却没想到在这个世界里你布置了不少暗棋,从你的残魂,到分身,再到这转世,你始终未曾离开过这个世界,是不放心端木森吗?“

  老面目凝重地说道,此时的两人是旁人看不见的,以自己的意识进行‘交’流,站在‘混’‘蒙’无边的巨大棋盘中。

  “哼,你不了解我。”

  罗焱微微一笑,此时的罗焱和之前那个转世的模样一点都不像,他脸上的笑容中又出现了那种坏坏的感觉,望着别人的眼神内却总带着一丝丝的轻蔑。

  “哦?那你为何要帮端木森?如今你的转世只要我肯帮忙,就能够恢复记忆,一旦恢复记忆,你的修为就会慢慢恢复,牺牲了端木森后,你还有可能变回那个足以和我的师尊匹敌的罗焱。而且,端木森也为你收集了两个圣人的心头血,加上他这一世的少典血脉沉淀,你这一次如果要逆天,成功的可能‘性’很大,难道你不是这么计划的吗?”

  老说出了一个了不得的大‘阴’谋,却换来了罗焱更大声的嘲讽,他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肩膀一直抖动个不停。

  “你笑什么!有什么那么好笑的啊!”

  老不解地问道。

  罗焱摇摇头,用手背擦掉了自己眼角的泪水,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后说道:“所以说,即便是人教教主的您,也不了解人类,更不了解我。我没那么坏,也没布置下你说的这些暗棋,我只是在我陨落的时候做了一些我能做的事情,留下一些残魂来守护我想守护的人,我不是一个很有心机的人,上一世不是,这一世不是,永远都不是。说起来,我比我那个笨蛋徒弟和傻瓜徒孙还要单纯,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利益,只有正义。谁若是为恶,我灭了便是,天若是不义,我便灭了这天。鸿元要灭世,我就灭了他,不是为了所谓的野心,我呢,只是想开开心心,问心无愧地活下去。至于为什么会有转世在这个世上,或许是我命大吧,总死不了,哈哈!”

  罗焱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而此时站在棋盘外的我看见罗焱脸上‘潮’红,眼睛里流出泪水来,不由得紧张起来,低声对残龙说道:“看准时机,要是不对劲就冲过去救师祖。”

  残龙嘟囔了一句,很不满地小声说道:“你小是不是傻啊?那是你师祖没错,可是他要是活了,你小就死了,你不知道这一点吗?哪有人一心求死,就想着让别人活的,你那股聪明劲儿都哪里去了?罗焱要是在这里死了,你丫的不是安全了吗?”

  可是残龙这话才讲完,却看见我转过头,用眼角地余光冷地望着它,被这冷的余光看着,即便是万年寿命的残龙都不由得浑身颤抖了一下。

  而在此刻,意识世界中,老同样对罗焱说道:“你逆天的成功概率要比端木森高的多!当年你逆天的时候,我曾经阻止过你,但是如今不会了,只要你回来,十圣献心不难实现。‘女’娲,我,貔貅,许佛,司马天,都会送出我们的心头血,这是我们对你的肯定!有了我们的心头血的帮助,要灭元始也并非难事,西方二教主也不会成为你的障碍,十圣献心取得之后,加上四世血脉,打败鸿元也不是妄想!罗焱,当年的我认为你不会成功,所以不惜威胁你也要让你妥协。可是如今的你,有能力代替我的师尊,成为天地之主,为何要放弃?就算为了天下苍生,你也不应该放弃。除非,你是个傻!”

  然而,罗焱却在一瞬间冷下了脸,几乎用和我一模一样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圣人!

  棋局之外的我,冷冷地说道:“我的确是个傻。残龙,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不要将这样的话说出第二次,不然,你我之间的情分会疏远。”

  棋局之中的罗焱,同样冷冷地说道:“我一直都很傻,老,你成为圣人这么多年,认识我这么久,还不明白吗?我从来都不想成为天地之主,我只是想平静地活下去。更何况,端木森这小是我的徒孙,你见过有祖师爷和自己的徒孙抢东西的吗?反正我是做不出来,我还要脸呢!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要是想打架,奉劝你一句,别和我动手,毕竟我们之间还是朋友。”

  罗焱说话间又‘露’出了一丝坏笑,老望着渐渐消失的他,低声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罗焱在消失前的一刻,懒洋洋地说道:“这是他的时代,而我已经老了,更何况,他是我从小照顾到大的徒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