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七十八章,菜鸟和老鸟

第三百七十八章,菜鸟和老鸟


  此时是深夜,整个白马寺的前殿被篝点亮,没有开灯,僧人们已经开始做起了超度的法事。..

  或许是我太天真,也或者是我看不透所谓的顾全大局。

  我看着身已经变成空壳的邓然,不由得愣住了,随后一闪身出现在了邓然的遗体旁边。

  看见我突然出现的僧人们,一个个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高喊道:“你干什么?快将邓然师兄放下!”

  我却双眼一瞪,身上劲气往外一爆,低声吼道:“人都死了,还做什么法事?他有魂魄吗?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他的魂魄早就没了,他就是因为魂魄消失才会死的!”

  一群僧人此时才安静了下来,此刻,一道金‘色’的魂魄慢慢地飘了出来,九世佛魂已经凝聚,它的身边站着空净大师和许佛。

  我抬起头,冷冷地望了过去,许佛冲我摇摇头,没说话,但是意思是让我克制住自己心里的愤怒。

  九世佛魂对我打了个稽首,才说道:“逆天者,还请放下邓然的遗体,他毕竟是我们佛‘门’中人,让他以佛‘门’高僧的仪式,活化后舍利安置于历代高僧的殿堂内吧。”

  我却低下头,冷哼一声说道:“佛‘门’中人?他是佛‘门’中人吗?他何时入了空‘门’?空净大师,我想问问,他有法号吗?他入了白马寺的‘门’吗?”

  空净一愣,却没说出话来,我望着九世佛魂道:“逆天为上,我明白,大道理你们不用和我说,我懂。但是,我眼中的佛‘门’,却也是如此黑暗吗?我觉得很可笑,都说道家表里不一,如今在我看来,灵异圈,无论道,还是佛,神还是魔,都是一个鸟样。逆天,逆天,天道变了,你们也变了。你们真的是要逆天,还是要帮自己完成野心,灵山到底是魔还是佛?我会看着的,只是,下一次不要再来挑战我的底线,如果再有一次,无论是天,还是你们,我都一样砍了!”

  说完后,我抱起邓然的遗体,飞了起来,消失在了白马寺的上空。

  洛阳龙****,龙脉汇聚之地,我选了一块风水好的,龙脉主干道流过的地方,将邓然安葬。(小说网更新最快最稳定)

  残龙站在我的身后,我手上拿着酒,洒了一杯在邓然的面前,然后笑着说道:“知道你是和尚,不能喝酒,这酒,只不过是做做样。”

  我一边吞饮了自己杯里的酒,一边坐在了墓碑旁边。

  这辈,我虽然只活了24年,可是经历的葬礼不少,见过的墓碑也多了,不过大部分都有很多人来送别,唯独邓然这座小小的墓碑,只有我和残龙两个来送。

  邓然这小,我接触的不深,当年茅山上匆匆相见,萍水相逢,也算是认识了,不算朋友。‘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句实话,若是今天是周易或者是黑蛋被杀了,我肯定会暴走拆了白马寺。

  想到这里,我不禁自嘲地笑了笑后说道:“真是的,我还骂了他们,不也是怂货一个吗?”

  龙****,远远地飞来一个人,等到了近前我一看竟然是该隐,我还奇怪地一愣,却见它手上抓着的是行痴的那一丝魔意,不过已经被打的有一些痴呆了。

  将行痴的这一丝魔意丢在地上后,该隐一爪落在了邓然的墓碑上,随后狠狠一扯,竟然将邓然的尸体从地里面给拉了出来。

  我登时不干了,正要发飙,该隐却挥挥手说道:“别‘激’动,听我说完!”

  随后,我看见该隐将行痴和尚魔意的手,放在了邓然的手上,两个人手心对手心,竟然开始慢慢地传输佛力。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我‘迷’‘惑’起来,却听见该隐解释道:“许佛之前料到你可能会因为邓然要死这件事情而暴走,所以和我想了个办法,趁着白马寺内比较‘混’‘乱’的时候,许佛先是将行痴放出来后打伤,然后佯装逃走,接着再幻化成空净的样过来和行痴的魔意做‘交’易,让它出去阻击我。被我打败后,以我对灵魂的‘操’控力,我可以将行痴魔意内的魔气给祛除,将它的魂魄化作一丝丝的魂力,重新组建成邓然的魂魄。不过,这件事情许佛嘱咐我要秘密进行,他怀疑九世佛魂有很多事情没说,也怀疑空净可能还有隐秘。所以为了防止你提前知道事情后,被看穿,所以故意瞒着你。如今,我是来救人的。”

  魂力流入邓然身体内后,不断地旋转,凝聚在一起,最后渐渐组合成了一个完整的魂魄,邓然四肢一阵‘抽’搐,过了好一会儿后,他猛地睁开眼睛,重重地呼吸,吐出一口浊气后,清醒了过来,从地上一蹦三尺高,双眼瞪的老大,吃惊地喊道:“我,我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

  我笑了笑,喝了口酒后说道:“恭喜你,死而复生。”

  带着复活的邓然回到旅馆之后,在我的房间里见到了许佛,老**看着报纸,喝着茶,一副很闲的样。

  我敲了敲房‘门’,他回过头来瞟了我一眼后说道:“菜鸟小,回来了?”

  我只能点点头,然后说道:“多谢,老前辈。不过,这好像是我的房间。”

  许佛耸耸肩后说道:“从今天开始是我的了,你在去订一间吧。还有,准备一下,明天我们就要跟着九世佛魂寻找登上灵山之路,虽然你对它很不满意,但是记住了,逆天不能感情用事。你还有的学呢,菜鸟。”

  我笑着点点头,一边往外走一边喊道:“好吧好吧,为了给老鸟腾房间,我这个菜鸟,只能再去订一间了。”

  第二天清晨,我们一群人在白马寺集合,邓然这小被我贴了昏睡符,由莉莉安娜照顾着,至于莉莉安娜会对他做什么,我可就不得而知了。

  九世佛魂的模样和之前的行痴魔意很像,但是比起行痴魔意那样张扬高调,九世佛魂的这一身佛光,就显得柔和了不少,在动身之前,我们在空净的禅房内聚首,关于这一次上灵山,还有之后的合作,有很多事情要说说开。

  “我想先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见到九世佛魂,我开口问的便是这个问题。

  “我,过去佛,未来佛,现世佛,万佛其实本没有本名,佛便是佛。只是你们民间给我冠上了名字罢了。”

  我算是明白过来了,这个九世佛魂就不是一个会说人话的家伙,张口闭口都是大套大套的佛家理论,听的我耳朵都起茧了。

  “你可以叫他燃灯。”

  还是老**实在,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不过这来头可真是不小,作为上一代的灵山之主,燃灯可以说是由道入佛的代表,本身乃是阐教弟,得道贤者,可是后来经过封神一战,却去了沙‘门’,成了过去如来,在佛‘门’地位也是尊崇之极。

  可是,这样一位古佛,为何会化作佛魂,还落在了人间九世呢?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隐情呢?

  我疑‘惑’地看着九世佛魂,却见他金‘色’的面容上‘露’出微微一笑,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我昨天对他的‘逼’问,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疑问,在上灵山之前,有一些事情我也要和你们说清楚。灵山已经易主,九世之前,灵山发生大变。接引不知去向,我和一众真佛被打落凡间,而灵山之上,却被一群大魔占据。”

  要不是因为我有了心理准备,乍一听之下,肯定吓个半死。

  这尼玛妥妥就是西游记改编啊!灵山居然也能被打穿?我奇怪地问道:“是什么大魔,这么有本事啊?”

  听见我的问话,燃灯古佛,手指微微一掐,随后说道:“等一下,有客人来访,我们先出去迎客。”

  燃灯古佛说是有客人来访,会是谁呢?我跟着走了出去,白马寺上空,有一片乌云落下,隐约间竟然魔气森森,我双目凝望,竟然看不透这层层魔气之后的身影。

  “燃灯,我知道九世苦劫,终究是困不住你,所以如今特来探望。”

  这声音倒是沙哑的很,说话的语气也很蛮横。燃灯古佛微微一笑,飞上空中,九世佛魂毕竟非凡,面对层层魔气却也不输丝毫,双方在高空中似乎说了一些话,但是隔得比较远,我听不真切。

  再看旁边的许佛,老**望着这一层魔气,冷笑道:“真身都不敢来,只敢躲在灵山中,靠着天佛大界保护。宵小之辈罢了!”

  难道看见许佛这么嘲讽一个还没‘露’脸的魔头,我不由得更加疑‘惑’。这魔气背后的大魔,到底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