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三百八十二章,噩梦成真

第三百八十二章,噩梦成真


  小沙弥的出现,是我没料到的,这小也不看准机会,偏偏是我和空净争斗的时候‘露’了脸。..

  而且,也不知道是他天生运气不好,还是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玄奥之处,圆心小沙弥一出现,立刻将入魔的空净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

  甚至连空净身上吞吐的魔气都完全不在意我,大雨之中,小沙弥穿着黑‘色’的蓑衣,刚刚走出雨廊,就已经被锁定了。

  甚至我还看见他微微抬起头,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被我们的气劲毁坏的墙壁,双目中‘露’出一片震惊。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从我的梦中出来?别杀我,别杀我!”

  小沙弥的状态和之前躲在禅房**上的状态差不多,此时不断地嘶声低吼,声音里透出浓浓的恐惧。

  他的话乍一听是语无伦次,可是落在我的耳中,却又有深意。

  空净转身,彻底放弃了和我的争斗,对着小沙弥遥遥一指,这一指,我立刻看见空净的指尖有绿‘色’的焰不断地澎湃涌动,光芒猛地从他的手指尖爆发出来,‘射’向了小沙弥。

  这一击,要是打中小沙弥,那圆心保证完蛋。

  他为何如此执着地要杀圆心?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对于这个叫做圆心的小和尚,为何有如此大的杀机。

  我隐约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当务之急是救人。一挥手,道力远远打出,在圆心的面前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阴’阳双鱼图,这‘阴’阳双鱼图虽然只有一张,可是其厚度却异常惊人,空净澎湃的烈焰落在这‘阴’阳双鱼图上,却看见道力不断被削弱,同时由魔气所化的古怪烈焰也在渐渐衰弱。

  我趁机以神心流身法闪烁到了圆心面前,回头严肃地喝道:“躲在我的后面,不要‘露’头!”

  圆心立刻点点头,藏到了我的身后,而我则凝望着空净,冷漠地说道:“看来魔‘性’越来越深了,我也不留手了。”

  身上灵觉全开,面对已经入魔的空净大师,我决定使出全力,灵力化作旋风在我的身上旋转,双臂上渐渐浮出绿‘色’的皮肤,盘古之躯显化出来。

  空净对着我再出全力,无数黑‘色’的魔气冲上天空,变作无边绿‘色’流,自空中砸下,霎时间整个天空都被这样妖异的焰所照亮,我抬起头看着天空,冷漠傲然地喝道:“区区魔气,也敢在我面前逞凶,就算你能打中我,那又如何!”

  一声那又如何,天空中的绿‘色’焰轰然**,打在了我的身上,但是盘古之躯无比强悍,即便被打中了也毫发无损,丝毫不为所动。

  我迈着坚实的脚步,一步接着一步走向对面的空净,空净脸上冷,在我接近的同时,身上的佛光透体而出,形成巨大的防御壁垒。

  我一拳砸在这片佛光上,看似透明柔弱的佛光此刻却变的比钢铁山石还要坚硬,挨了我的一拳后丝毫没有碎裂的意思。

  天空中魔气形成第二‘波’强悍的攻击,又从空中落下,我双眼猛睁,身上的青‘色’皮肤闪烁出极芒,大吼之下,再次一拳打出,恐怖的劲气澎湃的灵气,伴随着我这一声战吼,再次冲击在空净面前的佛光墙壁上,“轰隆”一声巨响,佛光被我打出一个大口,我的手穿过了佛光一把捏住了空净的脖,随后,双眼一睁,喝道:“大师,该醒醒了!”

  天机眼再开,圣光透过佛光壁垒上的空‘洞’,落在了空间的双眼中,整个双眼内的黑芒不断消亡,魔气开始快速退散,天空中的魔焰也渐渐消失,最后,空净跌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同时,天空也在此刻放晴,风息,雨停,整片乌云悄然消散,‘露’出天空中的一弯明月。

  我撤掉了身上的盘古之躯,也坐在了湿漉漉的地上,大口喘气,呢喃道:“真是的,这盘古之躯也太消耗‘精’力了,这才几分钟时间,就累的不行了。诶……”

  雨停之后,这小寺庙的主持也没敢回来,整个小寺庙看起来非常平静,我坐在空‘荡’‘荡’的禅房中,桌上放了一盏灯,空净大师昏‘迷’着,躺在我的身边,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

  再回头看了看一脸惊骇不敢靠过来的圆心,我对他招了招手,他也算是明白我是好人,不会伤害他,可就是害怕的不行,对于空净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不用怕,他昏过去了,你过来,我有些话要问你。”

  圆心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站在了我的身边,低着头。

  禅房内的灯光有一些昏暗,圆心的脸和纸一样苍白,我低声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害怕空净?”

  他摇摇头,没说话,我又问道:“你刚刚说你做梦梦见过他?梦里是什么场景?你能描述一下吗?”

  圆心还是摇摇头,这下我心里也有气往上冒,索‘性’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圆心的肩膀,准备以梦道之术进入他的梦境中,可是我还没有开启梦道之术,圆心却忽然低声说:“你,你别杀我,我会说的。”

  这小居然误会我要杀他,是被吓坏了还是真的没有安全感?

  我松开手,他吞了口口水后笑着说道:“我,我从几年前开始就一直每晚都会做同一个梦,一个很古怪的噩梦。”

  他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我身边,双眼直视地面,手放在桌角上,手指发力看的出还是很紧张。

  “在这个梦境中,我每天都会经历一场可怕的杀戮,也是一间小寺庙,也是一个雷雨‘交’加,狂风大作的晚上,只是梦境里的我虽然和我长者一样的脸,但是却似乎是两个人。随后便能够看见一个人远远地顺着山路走来,带着斗笠,穿着白‘色’的僧袍,手上拿着一根降魔杵,可是他的脸,却和这位空净大师一模一样。梦境中,到了晚上,他就开始杀人,将梦境里所有的人都杀光。而我,就是最后一个被杀死的。每天晚上都是一样的梦境,我找师傅问过,师傅说可能是我有心魔,让我多念经,可是这些年来,无论我念多少次经文,都没用,每晚这个梦境纠结在我的梦中,让我感觉异常的恐惧,我害怕,真的害怕。可是,我相信这只是一个梦。直到,他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个小的话不免让我吃惊,因为他所描述的情况不就是之前在另一个世界里,空净大师成魔的经历吗?这个圆心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会梦见另一个世界过去的事情?

  而且,为何空净大师入魔后一见到他就想杀他?甚至无视了我这个大敌,到底是为什么?

  诸多疑问纠结于我的内心中,我皱着眉头说道:“你先出去吧,不要逃走,不然被追上了,我可能保护不了你。在我的视线范围内,至少你还是安全的。”

  圆心点点头,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他一出‘门’,我站起身来,回头看着空净大师,说道:“大师,他已经出去了,你可以睁眼了。”

  其实空净大师在我和圆心说话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我注意到了他的呼吸变的略微急促了一些,但是他却没有睁眼,显然是为了防止自己看见圆心,我越来越好奇这位禅宗领袖的身上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空净大师缓慢地坐起身来,虽然看着很疲惫的样,不过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我知道你有很多好奇,我也知道自己之前入了魔,分界线不好走,一不小心我就会跌入魔镜,诶……”

  他的一声长叹,包含了很多含义,我看着他,一挥手,将大‘门’关上,然后说道:“请您慢慢道来。”

  空净大师从怀中‘摸’出一串佛珠,盘在手上,眉宇间却有几分无奈,低声说道:“我是在二十年前开始出现入魔的前兆。虽然百年之前我就已经开始走在这条分界线上,但是我有我自己的把握,我相信以我的天赋,和对佛法的领悟,一定能够在这条分界线上一直走下去。可是,很不幸的是,二十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于禅房之中打坐,却看见自己的身上冒出了第一缕魔气,环绕在我的身上,虽然很快就被我清除,可是我明白,魔‘性’已成,要想移除很难。”

  他这话说的我一惊,我也是入过魔的人,当年我被黑渊的魔气引‘诱’,被一丝魔气直接引入魔道,是司马天将我带回了正途。

  当年的种种我还记得,我自诩我的定力还算不错,可是根本就抵抗不住魔‘性’,空净大师竟然抵抗了魔‘性’二十年之久!真是让我开了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