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三十四章,最不像圣人的圣人 感谢书迷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射你打赏玉佩

第四百三十四章,最不像圣人的圣人 感谢书迷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射你打赏玉佩


  河图洛书,本为两物,河图为龙马踏天背负而来,献给伏羲。洛书为龙龟自水中浮出,献给大禹。

  此二物为天下大道之根本,虽然来历成谜,但是很多圈子里的人都怀疑,此物乃是圣人所著,甚至还有一些高手认为,此物甚至可能是鸿元所著,说法不同,但是毫无疑问,天道循环,本就神秘莫测,之后大道不断变化,但是归根溯源还是来自于河图洛书。

  其实鲲鹏手上拿到的这一卷,乃是河图,洛书下落不明,它找了很久,却都没有发现。不过即便只是河图,这其中的诡异程度却也不容小视,玄妙奇诡,若不能看破大道变化,便也看不穿这河图洛书。

  只是,今日它的对手却是许佛,而这一个世界的许佛已经是圣人了!

  有时候鲲鹏会想,如果当年在上古时代,自己没有没了许佛的这一个部族,会不会就不会招来今日之祸呢?

  上一世,它与许佛是在一处旷野上相遇,当时的许佛还是个孩子,鲲鹏却已经是一方大妖,因为觉得这孩子的笑容太过可爱,觉得许佛的身上会有神妙之事发生,所以才会出手灭了许佛的部族,想要以此断了许佛的命路,让他在上古时代险恶的环境中自生自灭。

  但是,最终的结果,却大大地出乎了它的预料,许佛非但没有死亡,甚至最后还变成了上古第一天才。

  这一世,鲲鹏一样在上古时代南征北战,可是却未曾遇见许佛,只是,也许真是命运捉‘弄’,在一次看起来毫无异常的屠杀之后,它惊讶地听手下妖怪们报告,有一个人类孩子逃走了,不见踪影。

  那一刻它就明白,该来的还是要来,这个逃走的孩子就是许佛!也就是如今手握两极锤,圣威‘混’合着杀意的圣人!

  而许佛也永远都不会忘了眼前这张脸,两世的记忆,两世的仇恨,他都见过鲲鹏,都见过他横行于上古时代的模样。

  两个部族屠杀的仇恨,许佛,绝对不会忘!

  上一世的时候,许佛面对鲲鹏还需要罗焱帮忙,才能够报仇。

  但是,这一世中,许佛已经有了圣人的修为,这个仇,他要自己报!

  “大道,收了他!圣人也不过只是站在因果循环之外,你真的以为河图洛书对付不了你吗?大道便是从这神器之中悟出,你们这些圣人也逃不过大道命运!”

  说话间,河图洛书狠狠罩下,一点点将许佛和他的圣威一起吞入其中,太极,八卦,佛印,旋转不觉,百兽幻影在其上飘浮,许佛所见的世界,有一种奇怪的变化,天空,光影,虚虚实实。

  鲲鹏站在河图身后,冷冷说道:“许佛,你没机会了!”

  它伸出手,将河图召回,河图落入其手中后,它却心中掠过一丝警觉,接着猛地转头,看见一个男子站在它的身后,两极锤上的极光爆‘射’而出,轰然砸在了鲲鹏的身上,鲲鹏一边吐血,一边‘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鲲鹏被这一锤子打的重伤不止,落地后,吐出一口鲜血,随后怒吼道:“你明明已经被河图洛书装进去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在我身后?不可能的!”

  许佛冷冷望去,低声说道:“端木森会的瞬间转移身法,我也会。虽然你说的没错,我们圣人也是大道中的一环,只是高于众生罢了。但是你别忘了,对于大道的变化,我比你更懂!鲲鹏,今日,就是血债血偿的日子了!”

  许佛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两极锤,喝道:“鲲鹏,今日取你狗命!”

  极光,寒冰,化作无边‘波’纹轰然落下,冲击在了鲲鹏的身上,它大呼小叫地想要逃走,可是身子却已经被寒冰冰封,接着极光打在它的身上,瞬间又在它的‘胸’口处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鲲鹏痛苦地嚎叫,趴在了地上,双手撑住地面,狰狞地转过头来看着许佛吼道:“本命妖型,开启!许佛,你要杀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你以为你成了圣人就一定能杀了我?我乃‘混’沌之中诞生的异种,乃是天地间第一条鲲,我于北冥之中吞吐千年才化作鹏,飞上天空,我比你们人类更古老,许佛,你杀不掉我!”

  它的身体不断变大,这种增长变大的速度非常惊人,许佛扛着两极锤,望着鲲鹏不断变大却只是冷笑,低声说道:“你还是不明白,我是圣人,圣人之下皆是蝼蚁,你变的再大,在我眼中也只是蝼蚁一个!”

  “许佛!!!”

  鲲鹏真身现于妖族大地之上,真的是大的没边,甚至连它的‘毛’发都如同参天大树一般巨大,黑‘色’的身体大的仿佛是另一块海底大陆,这一声怒吼震碎了海底的山脉,让整个北海震动不已。

  许佛站在鲲鹏的面前,比一粒微尘更小,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巨大怪物,慢慢飞了起来,双手握住两极锤,两极锤放‘射’光芒,随后,从空中俯冲而下,锤子重重地砸在了鲲鹏的身上,寒冰之力,瞬息间冰冻住鲲鹏的整个身体,许佛暴喝道:“我说过,你就是蝼蚁!鲲鹏,你变的再大,也只是蝼蚁!”

  鲲鹏全身被冻住,接着许佛返身飞上天空,一点点举起手中两极锤,极光从天空中轰然落下,这道极光前所未有地巨大,鲲鹏被冰冻的身体在挨了这一击后,顷刻间被打成碎片,冰冻之后的鲲鹏碎成了一块块。

  被打碎之后,冰块渐渐融化,鲲鹏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断裂的身体变成了人形,它的半截身子落在地上,竟然还有意识,还能说话,不得不说这位上古妖师的生命力真是异常惊人。

  “许佛,你说的对,圣人之下皆是蝼蚁,我是蝼蚁,你越来越像一个圣人了。”

  它惨笑着说道,身体开始消融。

  “鲲鹏,你有想过会像今天一样死去吗?”

  许佛冷冷地问道,寒冰融化之后的水流洗刷了地面上的血迹,鲲鹏忽然豪放地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喊道:“许佛,我做错了什么吗?上一世,我的确错了,我不该明明遇见了你,却还灭了你的部族。可是这一世,我故意不愿和你相遇,最后却又一次栽在了你的手上。许佛,这一世,你我都是被命运玩‘弄’了的可怜虫!哈哈,可怜虫啊!”

  鲲鹏的声音越来越冰,越来越冷,也越来越虚弱,笑声渐渐无力,最终一代妖师,上古异种鲲鹏死在了妖族大陆上,许佛扛着两极锤,望着死去的鲲鹏低声说道:“有一点你说错了,我的确是圣人,可是我却也是最不像圣人的圣人。”

  司马天看着我,我们俩都没动手,我一直在克制着身体里的魔气,对面是我的祖师爷,虽然我的内心非常渴望杀戮,但是我却忍住了。

  司马天也没有动手,我知道,自己的祖师爷是没有把握打赢我,不过许佛那边获得胜利,回援之后,他的压力就减轻了不少,老流氓和大长老联手,死死地吃定我了。

  “小森,回头还有机会,我们能够救黑蛋,仇恨只会让你越陷越深,入魔没有好处。”

  司马天劝说道,我点点头,却仅仅地握着轩辕神剑,我害怕自己会对司马天动手,害怕自己失控。

  “端木森,你还在等什么?你已经决定成魔,为何还要回头!成魔之后,世界对你来说就会无比宽阔,你以为他们不是魔吗?你看见他们手上沾染的人命了吗?你看见他们杀人的样子了吗?他们说自己没有成魔,其实是骗你的。我告诉你,江湖就是魔窟,入了江湖,就是进了魔窟。每个人都是魔,只是他们隐藏的比较好。”

  行痴的声音又在我的耳朵里响了起来。

  我摇摇头喊道:“别说了,老子让你别说了!”

  双手捂着耳朵,不断摇晃脑袋,我想要将行痴从我的脑海中甩出去,可是却做不到,他不断地对我说话,我越来越烦躁,忍耐的也越来越辛苦。

  “端木森,杀吧,杀吧,不要停,不要停……”

  行痴不断地蛊‘惑’我,我感觉非常的痛苦,这时候司马天看准机会,贴近我的身体,想要将我打晕,但是他的手刚碰到我的肩膀,我双目立刻爆‘射’出黑‘色’的魔气,司马天闪身避过的同时,也失去了打晕我的机会。

  “你看,他要杀你,他要杀你啊!”

  行痴就像是住在我脑中的鬼怪,驱赶不走,扰我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