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九十五章,阿呆变了

第四百九十五章,阿呆变了


  四合院内,许佛不经常来,他不喜欢在人很多的地方说事情,以前和我们布置任务的时候,也都只是说需要我们做什么,他不喜欢解释,说讨论多了,反而‘乱’。

  其实有时候老流氓也像是个独裁者,但至少,从过去开始到如今,一直都是他在带领着我们。

  “前辈,那个僵尸一族的事情,到底是咋回事呢?”

  我有一些熬不住,之前在大雷音寺内,东皇太一也在我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当时它对我说:“有六道之外的势力正在崛起,你家后院怕是要起火。”

  当然,这话说的肯定不是我家后院真的着火的意思,六道之外,后院起火,两句话联系在一起之后,我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指的就是阿呆。

  所以这边才火急火燎地来问许佛这事情,坐在房间里,老流氓也没多说什么,而是低声道:“你去把你身边那头僵尸带进来。”

  我赶忙走了出去,正好阿呆就站在雨廊下面,望着天空发呆。看见它的时候,我就感觉有一些[‘精’,彩免费小说上,)奇怪,阿呆灵智虽然一天比一天在成长,简单的来说,就是阿呆比过去要更聪明了,可是,却总能感觉到他身上的人‘性’和气息一天天变少了。

  赢勾的事件之后,阿呆虽然在生死的关头走了一圈,可是过去阿呆身上的影子却一天天在变少。我喊了它一声,阿呆一愣,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见到它的双眼,如此陌生,它微微摇了摇头,炸了眨眼后,刚刚那种奇怪的陌生感这才消失不见。

  “主人,你叫我?”

  它问我,我点点头,说道:“许佛前辈想见见你,你进来。”

  阿呆点点头,大踏步地朝我走来,经过我身边走进房间的一刻,我却好像从它的身上多多少少闻到了一丝丝的血腥气。

  从一个人的身上能够闻到血腥气,有很多原因,而其中最可能发生的原因,那便是此人杀过的人多了,或者喝过的血多了。

  阿呆过去每日饮血也不过是一餐一杯,且是动物的血。为什么身上会有如此明显的血腥气?

  进了屋子,外面日头并不很好,房间里有一些昏暗,阿呆站在墙角里,可能是因为四周有一些黑暗的缘故,所以站在黑暗中的它,双眼微微有一丝丝的绿光。

  看着还是有一些慎人的,许佛一边喝茶一边说道:“端木森,一会儿你不要‘插’手,更不要开口说任何一句话,听见了吗?”

  我一顿,老流氓这是要干啥?听着似乎是要对阿呆出手的意思啊。

  许佛扫了阿呆一眼后说道:“赢勾死了,你有什么打算?”

  他是在问阿呆,不是在问我,我一顿,正想帮阿呆回答,却被许佛瞪了一眼,这才没吭声。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一直不怎么会说话的阿呆,今天却非常平静地开口说道:“我没有什么打算。”

  这话说的很平常,可是开口说这话的可是阿呆,在我的印象里,阿呆永远都是那个默默站在我的身后的沉默僵尸。它应该有一点傻傻的,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平等的,甚至可以说是摆出了一张非常老练的表情。

  “没什么打算?你不愿意继承赢勾的地位,成为僵尸一族的真祖吗?而且,你还是巫卫吗?”

  老流氓依然很镇定,最后问的这一句,他不是问我,而是在问阿呆。

  我不修炼巫族秘法已经很久了,可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到阿呆身上微弱的巫族气息,它应该还是巫卫才对,毕竟它身上巫卫的气息并没有彻底消失。

  只是,听见老流氓这么问了一句,我也不由地看了过去了,仔细这一看,心眼将阿呆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却能够看见,炼制巫卫时候必须要将阿呆身体内经脉中,应该都有巫族的气息流动,可是,在不知不觉间,阿呆身上的巫族气息,只停留在了皮肤和‘肉’体表面,经脉内空空‘荡’‘荡’,它,可以说已经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巫卫了。

  而我这个主人,竟然根本就不知道阿呆何时开始已经将身体内的巫族气息排出了体外。

  就如同阿呆刚刚被赢勾抓走的时候,我突兀地发现,阿呆在慢慢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是过去的我从来都没有注意的。

  只是,我没想到,阿呆已经走了这么远,远到已经脱离了我的预料。

  阿呆听见许佛的问题,却转头先看了我一眼,随后竟然慢慢地走了出来,坐在了椅子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不僵硬,不木讷,不呆滞。

  “主人,不是我一直有意隐瞒,而是在潜移默化中我已经变成了这样。我已经渐渐清醒过来,特别是在赢勾死后,我经常会看见一些奇怪的画面,听见一些很奇怪的声音,乍一听就像是嘶吼,可是仔细一听,却好像是法咒之类的古怪语言。当我彻底明白过来,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巫卫了。”

  阿呆解释着,我却微微皱起了眉头,许佛听见这番话后微微摇头说道:“如果你说你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这是僵尸真祖诞生前的征兆,听见来自远古的古怪声音,嘴里说着奇怪的话,甚至你会发现不需要过多的吞噬日月‘精’华,不怎么专心修炼,可是你的实力还是不断提升。我可有一点说错了?”

  阿呆摇了摇头,证明了老流氓这话说的没错,之前我也曾经担心过如果有一天阿呆真的成为了僵尸真祖,是否就会站在我的对立面,而今天,这种担心竟然提前来到了我的面前。

  “所以,我才问你有什么打算?而且,如果今天你不告诉我你的决定,我不会放任一个可能会变成敌人的僵尸离开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老流氓身上寒气微微散开,脸上笑意渐冷。

  阿呆点了点头,随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摇摇头说道:“我,明白了,其实这几日我也一直在想这件事。如今得到了验证,其实你想问我的是,我到底想变成僵尸真祖,离开这里,还是留在这里,继续做阿呆。那我可以现在就给你答案……”

  从他俩对话到现在,我硬是没有‘插’上一句嘴。

  “我,想要离开这里……”

  我以为阿呆会解释,但是它没有,说完这句话后,它慢慢地走到了房‘门’前,许佛双眼内寒芒越来越盛,眼看就要动手!

  阿呆对我低声说道:“主人,我说过我不会与你为敌,这个承诺我会实现,只是当初我答应会坚定地站在你身后,如今,我要食言了。”

  我往斜前方踏出一步,站在了它和许佛之间,阿呆一愣,眼神里流出一丝惊讶,随后慢慢低下头,轻声说道:“多谢主人了。我收拾收拾东西,今天就会离开四合院……”

  阿呆默默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我回过头,看向许佛,老流氓叹息一声道:“你如此护着它,但是我敢保证,它一定会回到将臣身边,也就是那僵尸一族之中。我这几年虽然忙着逆天大事,但是对于江湖中一些细小的风声也是有所耳闻,将臣虽然是僵尸真祖,不过还入不了我的眼界。只是前些年我听说它在一处古‘洞’‘穴’内发现了一具几乎僵硬的‘女’僵尸,这‘女’僵尸居然是当年上古时代终结后被正道追杀的‘女’魁,也就是旱魃的前身,不过并没有彻底灭亡,而是留了一口气在,将臣趁机将其吞噬,获得了‘女’魁的部分力量,因此才有能力聚拢僵尸一族,不过我原本并不认为这些小角‘色’会跳出来,不过如此看来,怕是要出事儿。赢勾被灭,阿呆肯定会成为赢勾一脉新的僵尸真祖,你若是和将臣开战,免不了要和它动手,你自己看着办吧……”

  许佛话说到这里,又是一声轻轻的叹息,我却转头,看着外面有一些灰‘蒙’‘蒙’的天空,北京的天空总是这样灰‘蒙’‘蒙’的,空气里仿佛有一股苍老的味道,让人心里沉甸甸的。

  阿呆要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四合院,晚上的时候,恋心儿组织了一个欢送会,除了昏‘迷’的黑蛋,基本上都来了。

  大厅里,阿呆也没什么行李,除了带走了几件衣服之外,也算是孑然一身。

  我站在走廊上,靠着廊柱,望着和众人一一告别的阿呆,很不适应它脸上古怪扬起的嘴角,看起来像是微笑,但又好像是悲伤的表情。

  许佛站在人群后面,望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是在告诉我,要出手就出快点出手。

  他不会‘逼’我,只是会告诉我,最正确和理‘性’的选择。

  放走阿呆,也许就是放虎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