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四百九十九章,鬼屋尸影

第四百九十九章,鬼屋尸影


  金亮租住的房子,之前我们来过,不过并没有进去,直接去见了文景。

  但是,至少从文景的记忆力,我确认了两件事情,第一,的确有一个‘女’鬼存在,而且这个‘女’鬼很狡猾,不仅袭击过李大山,甚至还袭击了文景。第二,金亮还活着。

  这第二件事听起来有点无厘头,其实这才是我要确定的事情,如果金亮死了,那么给我打电话的就是骗子,如果他没死,至少给我打电话的可能是真的。而且,如果给我打电话,警告我的这个金亮是真的,那么,就说明小骗子和他的两个同学也没有死。因为手机卡号瞬间变成空号,这是需要网络和软件来设置的,金亮不怎么会用电脑,可是小骗子他们俩都会,因此才有很大的可能‘性’,他们俩都还活着。

  想通这些后,我们也到了老公房内,说实话,这老公房远远看去,便是黑气遮蔽,‘阴’风环绕,一看就是传说中午夜凶铃,或者凶宅的感觉。

  车子停在了老公房‘门’口,没有看‘门’的,铁‘门’还开着,整条街都很萧瑟,在上海这么一个一线城市里,你在路上走,就是再偏僻,也不可能整条街都没人,而且还没商铺。

  我打开手机上的百度地图,搜索了一下后,发现,这地方居然在地图上没办法定位!这可是我第一次遇到这么奇葩的环境。

  收起手机,既然地图定位不了,又是如此偏僻的地方,估计出点什么幺蛾子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我推开铁‘门’,根据文景的记忆,应该是在第四排的二楼,我一路走过去,这公房几乎没有一户人家看着等,两边的树木很多,而且非常茂盛。

  树荫成片成片的连接在一起,没有路灯,上海的冬天湿冷湿冷的,喝出去的白气在面前飘成雾气。到了第四排,中间一幢,我试着拍拍手,没有声控灯,甚至楼道里根本就没有装灯。

  我走上二楼,脚步声在耳边回响,这种感觉很像当年我和师傅第一次一起遇到厉鬼的场景,那时候的我中了幻术,被鬼打墙之后走不出去,当时也是这样的一个小区,也是这样的一栋楼。

  我向四周扫视了一眼,随后一跺脚,背后轩辕神剑飞出,将整个楼道里照的金灿灿的。我眼睛向四周扫视,角落里有不少黑气被轩辕神剑的金光所灭,我缓步走上楼,站在了金亮所租住的房间‘门’口,正要推‘门’,身后对‘门’的房‘门’却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像是开‘门’的声音,开‘门’的人动作已经非常缓慢而且轻微,可是我的耳朵因为灵觉的原因听力不错,这才能够发现,脸上冷笑,回头一脚踹在了房‘门’上,房‘门’果然被打开了,只听见“哎呦”一声大喊,房‘门’打开的同时,一个矮小的老头子跌倒在地,我一看竟然还是个普通人!

  这老公房,而且还闹鬼,居然还有人住,可是此刻不是思考这老头为什么在这里的时候,转身一剑将金亮租住的房‘门’给劈开了,金‘色’的剑光照耀在这黑‘色’的房子内,透过金光,这一刻,我竟然看见一个人被吊在了房顶上!

  这么清晰,近距离地看见一个被吊死的人,饶是我也有一些吃惊,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随后却听见了一阵嗤笑声传来,接着吊在房顶上的这个人,笑的全身抖动,片刻后落了下来,我这才看清楚,此人不是人类,也不是鬼魂,而是一个僵尸!

  这是一具‘女’尸,落下之后,撩开了头发,‘露’出了一张粗糙,甚至坑坑洼洼的脸,当然还有那一双异常锋利的尸牙。

  “哈哈哈,真有趣,你这逆天者被吓坏了吧……”

  她倒是活泼的很,不停地笑,还不停地对我指指点点,只是,面对这头厉鬼,我却摇了摇头后说:“是将臣派你来的?找我什么事?”

  这僵尸止住了笑声,开口说道:“的确是将臣大人派我来的,我来这里等你的时候,赶走了三个厉鬼,你应该感谢我,不然你胆子这么小,肯定吓死了!”

  我眼中寒芒一闪,冷冷说道:“说正事!”

  它挥挥手道:“好吧好吧,真是个急‘性’子。新的赢勾真祖马上就要诞生了,我们伟大的将臣大人让我邀请你参加我们的新一代赢勾真祖诞生的大典。这是请帖……”

  说完它飞出一峰黑‘色’的请帖,上面还鬼画符一般写了不少我见都没见过的古怪符号,此时这僵尸又笑着说道:“没见到过吧?这是僵尸一族由将臣大人所设计的僵尸文,是我们僵尸一族的文字,你看不懂也是正常的。记得要来哦!”

  它一边说着一边就想走,我却眼睛一扫,看见了刚刚被它的身子挡住,此时显‘露’出来的一个类似卫生间的房间,只是房‘门’打开着。

  里面隐约间能够看见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影,我满怀好奇地走了过去,推开房‘门’一看,却见到了让我一怔的画面。

  地上躺着一个孩子,不是小骗子,但是看起来应该是小骗子的同学,年纪也就是初中生,整个人非常瘦,病态的瘦,很显然是被‘女’鬼吸干了‘精’气,只是,此刻的他心口已经被挖穿,整颗心脏全都不见了!

  “哦,对了,我来的时候,三个厉鬼已经吸干了他的‘精’气,被我赶走后,他已经命不久矣,我给了他一个痛快,将他的心脏给挖掉了。”

  这个僵尸说的很随便,或许它被派来通知我是因为它在僵尸一族内的地位不低,对我这么放肆的说话是因为它自己觉得自己的本事不小,不过,如今我要让它明白一点,在我眼中,它如同蝼蚁。

  身子一闪,神心流身法启动,我还未落地就刺穿了僵尸的后背,将它钉在了地上,它自己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出手,立刻大声吼道:“你为什么对我出手?他本来就要死了,我这么做是给了他一个痛快,让他免受痛苦!”

  我冷哼一声道:“我就是要杀你,没有理由!”

  神剑狠狠一砍,将这僵尸的身子直接横劈成了两半,鲜血喷溅出来,这僵尸倒是顽强的很,只有一半身体了居然还在地上翻滚,而且并没有痛苦的嚎叫,反而大笑着质问我:“阿呆告诉我,说你不一样,说你能够理解我们僵尸,说你对我们僵尸好,都他妈的是放屁,你和所有的人类一样,你和所有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人类高手一样,一丘之貉!”

  我被它骂的一愣,虽然刚刚一剑的剑气已经彻底将这头僵尸的根子伤了,今天肯定陨落,但是它临死前说的这些话,却让我感觉心里很震惊。

  “你说,阿呆提到过我?”

  我问道,对面的僵尸笑的更欢了,大声喊道:“是的,它被将臣大人带回来后,我们问它,为什么要和你这样一个人类‘混’在一起!它却告诉我们,说你和其他的人类不同。说你是个伟大的英雄,不歧视我们僵尸。现在看来,你也不过只是个骗子。阿呆如此信任你,和将臣大人约法三章,不滥杀,不过度繁殖,不毁灭生灵,没想到,它也只是一个被你骗了的可怜虫。”

  我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的僵尸一点点破碎,生命慢慢消失,我皱着眉头问道:“其他的人看见了吗?还有,为什么你会看见三头厉鬼!不是只有两头的吗?”

  僵尸却只是大笑,最后笑声消失,上半身僵尸的脑袋在剑光的破坏下,彻底粉碎了。

  我看着一地狼藉的老公房,随后走了出去,看见对面房子里被我一脚踹倒在地的老头,此时正一个人坐在客厅里,而且还没开灯。

  有时候人比鬼可怕,这老头穿着一件白‘色’的老头衫,坐在黑暗的客厅中,双眼直勾勾地望着我,粗糙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长长的指甲都已经泛黄,我望着他问道:“这个房子闹鬼,你怎么还不搬走?”

  他听后却不理睬我,双眼依然直勾勾地看着我,我往旁边侧移了一步,随后才发现,他看的只是我这个方向,也就是他家对面闹鬼的房子。

  “嘿,嘿,嘿……”

  随后他开始怪笑,我感觉这老头应该有点‘精’神方面的问题,估‘摸’着也问不出什么来,就想离开,忽然听见这疯老头低声说道:“三个鬼,大鬼,小鬼,男鬼,‘女’鬼,鬼要变人,人要杀鬼,哈哈……”

  这话听的很慎人,可是细细一想,我不由地愣住了,三个鬼,男鬼,‘女’鬼,小鬼,这个男鬼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