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二十九章,井中魔 感谢书迷 雪玫瑰 打赏玉佩!

第五百二十九章,井中魔 感谢书迷 雪玫瑰 打赏玉佩!


  “你是说一个鬼头从井水里冒了出来?”

  我笑了笑,继续吃面。…………

  “怎么?你不信我的话?告诉你,老陈家的二儿子如今都带着媳妇搬到城里去了,我们这小镇子本来就不大,老陈家这点怪事很快就传开了,好多人都搬走了,说是害怕这井水里鬼出来。现在老陈一家子,就剩下他一个还留在那个院子里,说这是租屋,他不能走。也不怕被鬼给祸害了!”

  这服务员正说着话呢,没想到小店门口又走进来几个人,两男一女,这女的打败的还挺时尚,俩男的则穿着迷彩服,看起来挺干练的样子。

  坐下来之后,三个人要了点吃的,旁边的服务员还想和他们唠唠嗑,结果被这女人一个眼神给瞪了回来。

  我没转头,安心吃我的面,不过随后他们三个说的话,我还是听见了。

  “大牛,你的消息可靠吗?别回头扑个空,上一次就是的,让那个厉鬼给跑了。害我们赔了不少路费。”

  这个姑娘看起来像是队长,看他们的装扮和样子,应该是和过去的米娜一样,是干猎鬼行当的,也算是阴阳代理人的同行,不过不算正派也不算邪派。

  “凤姐,你就放心吧,这事情我在圈子里都打听清楚了,就是要搞定那老屋子里的老头,不然回头误伤了他,那可就糟糕了。”

  一个皮肤挺黑的汉子笑着说道,他一开口就被这女的打了一下头,不满地喝道:“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凤姐!你听不懂啊!叫我队长,明白不?”

  我差点没笑出声来,如今这社会“凤姐”二字,莫名其妙就成了骂人的话。

  “铜头,回头你把那个老屋子里的老头给支开,然后我们进去将那鬼给抓了,拖延时间长一点。水鬼一般都比较难缠,而且这附近还靠近酆都,鬼气也比其他地方要浓,保不齐会有什么变故,听明白了吗?”

  另一个戴了耳钉的年轻男子立刻点了点头。

  我本来还寻思着,下午没事干,要是真有厉鬼作祟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如今看见这三个猎鬼的年轻人来了,也就用不着我出场了,看这女子做事风格还听果敢,也比较严谨,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情。

  我吃完面后,就推门走了出去,经过他们一桌的时候,这女队长抬头看了我一眼,我头微微往另外一边偏了偏,她没看仔细,只是嘟囔了一句:“应该不是他吧,这样的大人物应该不会被我遇上吧。”

  入了夜,我和女魃出发了,踏着一路的夜色向着酆都的方向疾行,穿过之前面店的时候我想到了那三个猎鬼的年轻人,停下了脚步,想了想后说道:“女魃,你在此地等一下,我这边稍微有一些事情,我去去就来。”

  女魃一怔,不过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活说道:“我在小镇出口外面等你,你速战速决。”

  说完之后,我们俩就分开两条路,我向着之前服务员跟我说的那个老陈家走了过去,远远地就能看见小镇子四周的房子里还有灯光,可是到了中间爱你一幢看起来挺老的古宅子时就彻底变成了一片漆黑,这应该就是老陈家的祖屋了。

  只是,我靠近之后却没听见任何打斗的声音,也没有攻击呼吼的叫声,甚至来拿法术我都没有看见,整个祖屋安静的出奇。

  “不是说要来捉鬼的吗?怎么这么安静,已经捉完了?”

  我奇怪地一跃落在了房子的外墙上,往里面看了一眼,依然是安安静静的样子,我开启心眼,落在了那口水井上,水井表面看起来黑乎乎的,可是却有丝丝鬼气往外冒,果然是不干净的。

  正在我好奇,厉鬼没捉走,那三个猎鬼的年轻人到哪里去了,难道已经遇害了的时候,远远地却听见了几声说话的声音,我赶忙用散仙印隐去了自己的身形,坐在了围墙上张头望去。

  远处黑暗的街道上有三个人影走了过来,正是早上我在餐馆里见到的三个年轻人,见到他们这时候才过来,不由得心里称赞道:倒是很懂行,知道白天逼鬼鬼拼命。晚上逼鬼鬼逃命这个道理,倒是有几分见识。

  结果,我这心里的称赞还没过三秒钟,就听见凤姐大声呵斥道:“大牛,你丫的净给我整事儿,让你下午少吃点,你瞅瞅你吃了多少?两斤刀削面,还要了三碗泸,还吃了两斤牛肉,你不吃撑了才怪呢?还有你铜头,让你多吃点,不听,非要去买拿破零食吃,好家伙,吃的拉肚子了吧?蹲马桶上仨小时,你不累?和你们俩做队友,那真是我王凤这辈子最糟心的事情!难怪人家个顶个地上了灵异圈的头条,说抓住千年厉鬼,封了万年妖怪。你瞅瞅我,好歹也算是当年五行门内门弟子出生,结果整的如今入不敷出,上个月想换个手机,结果硬是没钱,苦啊!”

  凤姐说话间就叹了口气,大牛和铜头俩货则躲在边上不敢吭声,我坐在围墙上,差点没笑出声来。

  等到仨人到了老陈家门口后,凤姐和大牛绕到了我身边的墙根底下,凤姐身材倒是不错,爬围墙也是麻溜的,三米高的围墙,蹭蹭两脚就上来了。我有意逗一逗大牛,他爬到一半的时候,我挥了挥手,道力往下一压,把大牛给压回了地面上,摔了个屁股着地。

  “你干啥呢?快点啊!是不是还没消化?快上来!”

  凤姐低声呵斥道,大牛则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无奈地摇摇头,随后重新爬上了围墙。

  上了围墙之后,他就蹲在我身边,凤姐远远地对铜头做了一个手势,铜头这才“咣咣”砸门,很快老陈家的大屋子里有了声响,不过却没开灯,老陈摸着黑就走了出来。

  一般人在晚上起身开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灯,可是老陈却没有,这让我吃了一惊,这还不算,老陈走出房子之后,月光下我依稀能够看见他的脸。

  稀疏的头发,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苍白的脸,以及满脸白惨惨的胡渣子,月光下的他,看起来非常憔悴。而且,我注意到这老头的影子看起来很淡,月光下,似乎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铜头这边一敲门,老陈走出来开了门后,低声说道:“你干什么?大晚上的。”

  铜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拉着老陈就走了出来,而此时我身边的凤姐和大牛一跃落到了井水边上,此时铜头一掌打晕了老陈之后,跑进来低声喊道:“我把风,你们快一点干活!”

  凤姐点点头,摸出几张镇魂符往井水里一扔,过了一会儿井水里亮起一道金光后,很快就有了水声翻滚的声音,慢慢地一个鬼头阴森森地从井水里升了起来。

  白色的眼睛,黑色的脸,以及鬼气森森的魂体。

  只是在我眼中看去,这鬼气森森的厉鬼,看起来却有一些不对劲。首先是魂体并不外散,其次是面对镇魂符的金光和眼前的两个活人,这厉鬼显得非常镇定,最后便是它的表情,如同凝重的雕像。

  我觉得有古怪,可是此时急功近利的凤姐和大牛已经动手了,抖出几张灵符,还有一些法器,就往这头厉鬼的身上招呼。

  却没料到,镇魂符,暴天符,各种法器落在了这个厉鬼身上之后,却一点用都没有,厉鬼魂体上的黑气往外一冲,将凤姐和大牛给震飞了出去,铜头也受到了波及。

  而这黑气落在我面前后,将我的散仙印给震散了,一滴黑水落在了我的脸上,皮肤隐隐作痛。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这黑水是厉鬼释放的,有一定的腐蚀性,小小一滴竟然在我的皮肤上留下了一点红色的印记。

  我从围墙上落下,这厉鬼却也不攻击凤姐他们,只是这会儿子却盯上了我。

  “我们早知道你要来,我们的世界,是魔的世界,我们都是魔的仆从。你将成为魔的客人,在这里,你将会看见魔的本源。”

  我一怔,这个厉鬼说话的声音很平,可是说这话的对象却是我。

  “什么意思?魔的世界?你从哪里来?”

  我反问道。

  “这个世界不仅有圣,亦有魔,我们便是魔的仆从。端木森,你成不了圣,便可以入魔。我们欢迎你的到来,污泞之海,我们的主人在海中等你。他比圣人更伟大,比混沌更神秘,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鸿元本质的存在。此行,你将见证伟大的魔的起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