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五百四十四章,回忆有苦才有甜 感谢书迷 serein 打赏皇冠!

第五百四十四章,回忆有苦才有甜 感谢书迷 serein 打赏皇冠!


  是不是偶然看见的,我看这丁一冷一眼就能明白,不过没有当面戳穿他。

  梁伟之后的描述,我听完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吃晚饭之后,你们陪我去一次滞留区,找一下当时发现这些碎片的那个屠夫,好了,菜都凉了,快点吃吧。”

  我招呼了一声,眼睛有意无意地落在了丁一冷的身上,这小子也很机敏地发觉了我在盯着他,感觉有一些不自在。

  下午的时候,我们进入了滞留区,所谓的滞留区和过去的生活区并不同。圣人之战前,平民老百姓都必须要在通天会的保护下才能够生存,可是圣人之战后,很多地方都得到了解放,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搬迁到了一些开始搭建的小村,小镇里。不过虽然生活区的人口数量在减少,可还是有很多人认为,必须要在生活区待下去,外面的世界还是不安全,因此还会滞留在生活区中,故而生活区也就改名成了滞留区。

  我在梁伟的带路下,到了这屠夫居住的小房子边上,因为已经有人提前来说过了,所以这屠夫知道我要来,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远远地看见我走了过来,立刻迎了上去,低声对我说道:“您好,我是这片滞留区的屠夫,您叫我老汪就行。”

  我点了点头,和老汪一起走了进去,坐下来之后,老汪说道:“这碎片,是前段日子我在后山和几个灵异圈子里的朋友打猎的时候捡到的。”

  说着,他还指了指滞留区远处,那片层层叠叠的山峰,因为滞留区的后方还是需要‘肉’类食物,所以这打猎的工作和屠宰的工作并不轻松。

  “你是在打猎的时候发现的?能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我开口追问了一句,老汪想了想后说道:“端木森,当时是中午,我们上午的时候收获并不怎么好,就打到几只狍子,正坐在一起吃点干粮,‘抽’口烟。我正‘抽’着烟呢,就远远地看见前面有亮光微微闪烁,好像是太阳底下闪光。我就走了过去,就看见在一个小坑里,有几片黑‘色’的碎片,我以为是石头,后来看见这切口真锋利,就拿起来试了试,手臂粗细的枝条,一切就切断了,所以我就捡回来,看看是不是以后有机会当做刀刃来用。正巧被几个孩子看见了,我才知道这玩意儿大有来头。”

  看起来也挖不出什么消息,随后我们几个去了一次后山,实地勘察了一下,最后我在老汪发现黑‘色’碎片的地方,大约三里外的一个小山‘洞’里,终于有所发现了。

  这个山‘洞’很浅,也就两三米深,不过在这个山‘洞’里我发现了更多的刑天铠甲碎片,而且还在山‘洞’的四周山壁上发现了一些攻击过后的拳印和掌印,显然山‘洞’内也爆发了战斗,在这么小的地方,而且还是和厉雷云一个级数的高手,打斗却没有惊动滞留区的居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一时间还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之后又在附近转悠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之后,在傍晚的时候回到了通天会内。

  吃过晚饭,我在通天会安排的房间内下榻,入了夜,睡眠不好的我,正躺在‘床’上假寐,却没想到深更半夜还有人来敲我的‘门’。

  开了‘门’之后,去发现站在‘门’口的居然是丁一冷这小子。

  打着哈欠,我问道:“你小子晚上不睡觉,跑我这里来干什么?先说清楚,我可是直男,而且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了。”

  丁一冷无奈地摇摇头,随后说道:“大哥,有一点事儿想请教。”

  我一愣,看见这小痞子一脸的严肃表情,我这才打开了‘门’,把他放了进来,开了灯后,我看见这小子的手上还拎着瓶酒。

  ‘弄’来两个杯子,他把酒给我满上之后,随后一仰头将自己杯子里的酒全都灌了下去,随后说道:“大哥,一直以来我有个问题很困扰,和这里大部分人都说不清,但是今天想和你说说,你要是嫌我烦,我扭头就走,要是你愿意听我说话,我继续喊您大哥。”

  我不由得笑了起来,如今这世道,十七岁的小屁孩仰头就灌酒,低头就喊大哥,那感觉,就和武侠片里的武林豪杰似的,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

  “你说说呗。”

  我笑着说道。

  他指了指自己的后背然后说道:“其实丁云问我的时候,我没说实话。我不是三年前发现自己有灵觉的,我是从小就发现我有灵觉。但是一直不敢说,其实无论是梁伟那小子,还是云儿,他们都不明白那种从小就能看见各种脏东西,就能见到他们见不到的世界的感觉。小时候我和其他人说,我能看见鬼,他们都笑话我。因为我是个孤儿,父母在一次修士打斗的时候被‘波’及,给炸死了,我小时候也很野,喜欢打架,喜欢吹牛,所以后来我跟大家说这事情,也没人相信我。如今想来,也是我自找的,哈哈。”

  看着这小子又一口吞下了一杯白酒,其实我能理解他的心境,从小到大我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而比起他的自作孽,我却更显可悲,因为从小到大我都没想害过人,也不是一个学坏的小痞子,只是一个被人摆布的可怜人。但是,那种如同被全世界抛弃的心境,我多多少少能够理解。

  “那你来找我,是为了说明什么?”

  我始终没有喝酒,此时严肃地看着面前的丁一冷说道。

  丁一冷又喝了杯酒后才开口道:“我来就是想问问,是不是有方法能够抹掉那些我过去不快乐的记忆,因为一旦记忆被抹去了,我就能够做一个全新的我,我所有的一切都会被重置。我觉得您应该能够办到,大哥,您帮帮我。”

  十七岁的少年,还没有成年的男生,却已经消极地想要通过消除记忆来换取美好的人生,这样的话语落在我的耳朵里,听起来却是无比的可悲。

  “你想要抹掉记忆?我的确可以帮你。”

  听见我这么一说,丁一冷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伸出手抓住了我手臂,很是兴奋地望着我。但是我却‘摸’‘摸’地推开了他的手,随后说道:“但是我不会帮你。”

  丁一冷一愣,然后吃惊地望着我,片刻后“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盯着我喊道:“为什么?我喊你大哥了,你为什么还不肯帮我?你不觉得这是做好事吗?帮了我,就等于是帮了你自己!”

  我却摇摇头说道:“不,这不是最好事,而是害了你。”

  丁一冷又一次愣住了,不解地望着我,而我则平静地说道:“几乎大部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当二十岁的时候回忆起十五岁时候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懊悔。当三十岁的时候回忆起二十岁的时候,也不由得羞臊了满脸。人们总会变老,都会有遗憾和后悔的时候。可是,这些也是我们回忆的一部分。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完美的,但是,就算完美的人生就真的是美好的吗?如果没有了童年时候一起挖泥巴的日子,如果没有了少年时代一起掀‘女’孩子裙子的记忆,如果没有了青年时代,一起熬夜喝酒,傻傻追求‘女’生的勇气。我们的人生就真的美好了吗?丁一冷,你说你觉得你过去那些日子是噩梦,我能理解,因为我的过去比你的噩梦更加恐怖一万倍。但是,即便如今我有了能力,能够将这些记忆抹去,我却依然保留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听见我的反问,丁一冷默然地摇了摇头,说不出话来。

  我却说道:“因为,只有这些回忆被保留了下来,只有这些记忆还存在的时候,我们才是我们自己。如果没有了童年的悲伤,和如今的懊悔,没有了这一身的痞子气,你还是丁一冷吗?如果没有了我童年的悲惨,那些伴随着死亡和恐怖的回忆,我一定不是端木森。名字并不因为它是名字而存在,身份只是因为记忆的变化而变化。若是没有了这些苦,人生永远都是甜的,你还会知道甜味吗?”

  丁一冷沉默了,我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后说道:“还有一点,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厉雷云是我的师叔祖,我必须要将他带回来,所以,请你不要保留了。”

  丁一冷一怔,默默地低下了头,片刻后,才说道:“其实,那日我也在后山上,我看见了厉雷云一个人在山‘洞’中,疯言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