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阴阳代理人 > 第六百四十一章,巫祖西屠

第六百四十一章,巫祖西屠


  “巫族老祖,在最初的时代,我们这些百族老祖以自己种族的名字来命名自己的时候,它是第一个给自己取名字的家伙,它叫自己西屠,这个名字后来在巫族语言里的意思是,先驱者。”

  电话里白绝之王有条不紊地开始说道,而外面的情况已经‘乱’成一团,所有人都在为小镇发生怪事而感到恐慌,不仅仅是老百姓,还有普通人。

  凤姐看见铜头将昏‘迷’的大牛给背了回来,立刻迎了上去,低声问道:“外面好‘混’‘乱’,到底怎么了?大牛这是怎么了?”

  铜头将大牛放在了‘床’上,擦掉了自己头上的汗水后喘着粗气说道:“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绿‘色’妖魔夺走了不少人的魂魄,还和端木森发生了摩擦,现在小镇很‘乱’,大家都想离开小镇。”

  凤姐听后皱了皱眉头,她听见铜头在问她该怎么办,可是凤姐心里却一片‘混’‘乱’。其实她是知道的,有我在的地方就一定是‘混’‘乱’的,强大的怪物,恐怖的妖魔,绝世无双的高手,这些都不是她一个小小的江湖‘混’子所能够参与的,可是她还是来了。

  也许正如铜头所说,她是喜欢我的,只是她知道这份喜欢里的差距太大,所以她才选择了默默地关注,如同一个小小的粉丝,喜欢着自己心里的明星那般,我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仅此而已。

  只是,在面对自己的朋友陷入危险中时,凤姐终于做出了决定,她连续几个巴掌打醒了大牛,看着大牛‘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才说道:“大牛,别睡了,收拾东西,我们立刻马上,离开这个小镇,马上就会有大战斗爆发了这里太危险了。”

  却没想到大牛的倔脾气却被‘激’了起来,大声说道:“为什么要走?哼,你喜欢的端木森不是还在这里吗?你不是要跟着他吗?”

  凤姐听见这话后猛地转身,大牛以为凤姐要对他动手,赶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却没想到凤姐只是轻轻地抱住了大牛,第一次柔声说道:“好了,我知道错了,一起走吧。”

  铜头在边上看的也是目瞪口呆,好不容易摇了摇头清醒过来后说道:“额,我去收拾一下包。”

  数分钟后,三个人冲出了小旅馆,街上都是人,似乎‘混’‘乱’的程度比起刚刚有过之而无不及,灵异人士们也开始大范围的撤离,可是却全都堵在了小镇的出口,没有一个人冲出去。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大牛大声地问道,很快就有人对他说道:“你自己抬头看看天!”

  大牛三人听后猛地抬起头,这一刻却见到整个小镇的天空都变成了墨绿‘色’,这些墨绿‘色’的气流分明就是那个铜头看见的妖魔所为,而出口的地方,还有小镇四周的围墙外,已经全部都被墨绿‘色’的气流包围,寻常人和灵异人士想要冲出去都会被这些墨绿‘色’的气流包裹,随后变成痴呆,凤姐透过人群看见好多人都痴痴傻傻地站在墨绿‘色’的气流中,硬是没有动弹分毫。

  “这是什么妖魔?太厉害了吧。”“大家别出去,不然会死的。”“端木森呢?还有他的那些高手呢?都去哪里了?快点来杀了这妖魔啊!”

  人们喊了起来,而此时的我依然在和白绝之王打电话。

  “西屠当时是在两个阵营里最摇摆的,因为巫族天生的力量甚至超过妖族,西屠的实力很强,虽然比不上‘阴’冥和鸿元但是也高于我们,所以他很骄傲。我们当时也是用了很大的代价才将它招入我们的阵营里。它是个很聪明的人,但凡事都讲究一个代价。它做任何事情都要求代价,但是它的能力很强,不仅仅是实力,更是它的算计,严格上来说,我在团队里的作用是定制远的谋略,而西屠的作用就是将每一场大战都算计的清清楚楚。哼,不过可笑的是,在鸿元夺取最初的时代,封印了最初的世界后,我还沉浸在将白绝一族发扬光大的美梦中,而西屠却已经预见到了,所以它自导自演了一出遭遇‘阴’冥势力反扑,身体被打碎,只剩下魂魄自封的好戏。让鸿元放弃了对它的镇压,只是没想到它这一躲竟然躲了好几个时代。”

  白绝之王对于巫族老祖所知还是很详细的,我皱了皱眉头说道:“它有什么弱点?”

  白绝之王在电话里哈哈一笑说道:“它的缺点和它的优点一样明显!它一共有两个缺点,第一个便是它对于血食的偏爱简直到了‘欲’罢不能的地步,在最初的时代一次偶然的机会,它第一次吃了生的妖兽的血‘肉’,从此以后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吞咽血‘肉’的感觉,第二个缺点也是显而易见,那便是它太自以为是了,在它看来,鸿元,‘阴’冥都只是运气好了一些罢了,而它才是真正的天才。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白绝之王说完之后反问了我一句。

  “还不知道,不过至少要让它明白,骑在我的头上是会死的。”

  我挂了电话后,挥挥手,一群正坐在桌子边上的人全都站了起来,走出房子后看见‘乱’成一团的小镇,以及天空中不断飘动的墨绿‘色’气流,我冷冷一笑说道:“你们先去帮助那些平民和灵异人士,让他们离开小镇。然后黑蛋,你和我去一次‘毛’家,其他的人准备一些血食,越多越好,最好堆积如山。”

  说话间,我和黑蛋冲天而起,一拳打碎了墨绿‘色’的气流后,我们向着北方飞了过去。

  落在破败庭院上方的一刻,黑蛋正要落下却被我一把拉住了胳膊,我高高飞起,双眼内星芒‘交’辉,黑蛋轻声问道:“你想怎么做?”

  我脸‘色’冰冷地说:“我来测试一下‘毛’家和这位叫做西屠的巫族老祖的底线,首先,我要让他们明白一点,那就是,别来惹我!”

  双手展开,背后的灵觉微微震动,发出微弱的光芒,这是两世血脉‘激’化之后的效果,这种微弱的光芒在我发动法术的时候会引动我背后的灵觉,灵觉就会发出微弱的光芒,平时会被我的黑‘色’外套遮蔽,今天,却和我背后打开的巨大星图形成了呼应。

  ‘毛’家内部,所有的长老都感觉到了四周空气里一丝丝不对劲的感觉,此时一个守卫冲进来喊道:“在,在我们的上空,端木森又来了,而且还在释放强大的法术!”

  长老们慌作一团,西屠控制的守卫依然安定地坐在椅子上,此时一个吵闹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四周空气里的灵力怎么变化这么大?到底发生了什么?”

  正在泡澡,毫不关心家族事务的‘毛’璃叫嚷着走了出来,出现在了一群长老的面前。

  她一出现,其他的长老就都往后退,一个个脸上‘露’出了艰难的神‘色’,而西屠却在此时斜瞄了‘毛’璃一眼后说道:“这就是你们那个白痴家族吗?哼,已经大难临头了还不知道。”

  ‘毛’璃看了西屠一眼喝道:“你这个守卫谁允许你坐着的?还有什么大难临头,到底怎么回事啊?坤长老,怎么了?”

  坤长老在‘毛’璃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毛’璃双眼一睁,看着西屠吃惊地说道:“你就是舜哥哥说看见的那个怪物?”

  西屠冷哼一声,坤长老赶忙赔不是。‘毛’璃却在此时径直走出了禹皇厅,站在了夜空下,这一下可是吓的四周的长老们脸‘色’发青!

  ‘毛’璃抬起头,大喊道:“端木森,你还真敢来惹‘毛’家,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满天的星光在同一时间落下,我一身黑衣,神‘色’冰冷地站在星光之中,望着‘毛’璃和‘毛’家的眼神如同看着蝼蚁一般。